我要重回修炼正途


【明慧网2006年5月13日】我这篇心得,是关于我如何离开修炼,如何执著在常人中6年,又是如何回归修炼正途的经历。看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出死关》后,我想我应该把它写出来,与正在犹豫如何回归的同修交流,也是对自己所犯错误的彻底决裂。师父在《走出死关》经文中说:“我希望走错路的学员不要再一错再错,也许这是师父最后一次对这样的学员讲法。”我看了真想哭,师父如此的慈悲对待走错路的弟子,请大家都快回来吧。

背离大法

1999年7月,恶党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后,我正好毕业,离开了原来学校里的同修们。那时的我修炼的不精進,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虽然不认可迫害,但没有更高的认识。渐渐的炼功和学法也停下了。于是人心大显,我开始流连于电脑游戏,甚至于网上一些不良的信息之间。后来准备出国读书,在办护照时被邪恶发现是法轮大法学员(据说被人举报),被要求参加洗脑班。因为这时的我早已堕落为常人,所以写下了“保证书”,还说了对师父不敬的话。现在想来,觉得非常可耻。

出国后看到了明慧网上的文章和师父的经文,感到非常后悔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就在明慧网发表声明,表示收回一切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言论。但是由于过份的后悔,怕心,更因为放不下已经很严重的对情、色、电脑游戏等的各种执著,也就是在人神两路的选择上,继续选择做人。所以虽然师父给了我在国外从新开始的机会,虽然自己时不时也有从新开始修炼的想法,却仍然被自己的人心和执著隔绝于修炼之外。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在后悔,执著中过了六年。时间越长,越是感到没有机会,也没有脸面回到修炼中,所以离法越来越远。同时又经常感到痛苦,作为一个生命,放弃修炼大法,滋味实在不好受。但是佛法修炼是很严肃的事,人心不去,外加上当时魔的干扰,我确实没办法回来。

我的回归修炼正途

大家一定奇怪我都已经这样了,怎么还能回来?我要感谢师父的慈悲,也要感谢同修们不停的发正念,讲真相。因为师父的慈悲,修炼的门一直对我开着,甚至在我家人有生命危险时也受到了师父的保护。我的母亲有一次严重眼底出血,便把一个眼球摘除了。其实原因不仅是因为出血,而是因为她看到了许多对她来说是奇怪的景象:有一只眼睛悬在前额前面;房间里有时有金色的龙;还看到有东西似乎在清理她的淤血,她一害怕便把一个眼球摘除了。要是我那时在修炼中的话,可能母亲不仅不用摘除眼球,而且很有可能也走入修炼。但这件事情令我开始明白师父依然在管着我。加上同修们几年来不停的发正念,讲真相,使我一直能接触到大法,影响我的邪恶也越来越弱。终于在几次发出善念后,受师父的慈悲加持,使我终于回来了。一个善念是当我在大纪元网站上看见师父的退团声明后,我想师父做的我要照做,于是我马上用真名退了恶党的一切组织。第二个善念是看见明慧网上关于恶人强行让大法弟子流产的消息,我无比气愤(当然这是人的情绪),想到我也得做点什么来制止这种恶行。之后看师父的经文时便感到很强能量的加持,而且好多话似乎直接说到我心里去了。于是我修炼的心渐渐开始回来了。犹豫了一段时间后,决定不再执著于面子,要回归正途。最后终于在所在学校的炼功点从新开始修炼。

刚开始仍然受到过去执著心的影响,没有做到精進。直到苏家屯事件的曝光,我受到了极大的震动,觉的邪恶如此猖獗,我如果不好好修炼,如何能正念清除它们,如何正念援助受困的国内同修,又如何讲清真相救世人。这时的我可以算是真正的清醒了,开始认真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但有时人心免不了想,现在我还来的及吗,我还能圆满吗?这时师父又在梦中慈悲点化:在梦中我看见一片金光,当殊胜的景象过后,只见两个字显出,就是“精進”。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要我只管精進的做修炼者要做的三件事。于是我就更加精進,通过反复的学法背法,发现自己的变化又快又大。常常发现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差别很大(当然,这与我从新修炼有关)。虽然自己觉的心性还是很差,但对自己的要求开始越来越严。我想,这样的我可以算作真正的大法弟子了。从新回到修炼中的愉悦,实在是无法用语言表达。

总结我的过错和回归,我深深感到修炼的严肃,大法的庄严。不能做到放弃人心,选择神路,根本无法修炼。但是师父无比慈悲,始终为犯过错的弟子留着门,希望我们回归。而且佛法无边,只要修炼人能精進,犯错后从新修炼一定也能圆满。希望我的经历能给有同样经历的同修有所启发,不要失去这珍贵无比的机缘。所谓的面子与修炼的机缘比,是根本不值一提的。

心得写的比较仓促,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也请悉尼的同修对我多多帮助,指出我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