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师恩


【明慧网2006年5月15日】我是来自大陆的大法弟子,记的自己刚刚得法之际,异常的兴奋,虽然没有见过师父,但是在自己修炼的路上,切身感受到了师父对我的关心和呵护,令我铭记在心。

小的时候,我身上就有一些超常的事情发生:我曾经被220伏的电压电过;也曾经不会游泳却到大河游泳差点被淹死;在玩耍时,别的孩子恶意的用大树干扎我,我却连疼的感觉都没有,等等。还经历过其它一些危险的事情,但都安然无恙。

另一件事是我发现自己不能干坏事,每干一次坏事总会受到惩罚或者败露;与别人玩时,从来就没有赢过。

那时的我非常自私,贪生怕死,怕吃苦,头脑简单,反应慢。有一次我家的人都出去了,只有我留在家里,结果我只做了自己的饭。父亲回来后,痛斥了我一顿,于是我发誓去掉自私的心。想去掉自私,可是根本上是去不掉的,只是表面上有点改变。而且自己的“老实”,并不是真正的老实,而是怕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而忍受。所以“复仇”、“报复”的思想非常严重。知道要想报复没有后效应,只有“斩草除根”才能达到,可也知道这么做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只好忍气吞声了。后来由于学习比较好,经常受到老师的赞扬,逐渐忘却了小时候所受的欺负。

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参加了89年学生民主运动,跟着大伙去了北京。那时虽然是随大流,可是心中也增添了一些正义,也曾经激动不已。由于我参加了这次民主运动,被取消了报考研究生的资格。

不用考研了,时间多了起来。当时兴起气功热,我也跟着学了某种气功,觉的很好,还出现了气功中的一些现象。后来我感觉自己再也发不出气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追求那种气的感觉。我希望自己还可以继续往上走,可是怎么走?不知道。后来,又接触另一种气功,那种气功告诉我修炼的目地是不再轮回,永远保持自己的身体。于是我开始炼那种气功。在那个气功里,我被告诉有“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之说,而且总以为修炼是靠某种技术。而且那个气功师很强调天份,说如果天份不好是炼不成的。现在回想起来,只有师父才告诉了我们修炼的真机,那些气功怎么能够和法轮大法相比呢!

当我知道我的一个老师一夜之间来了功,我就要跟他学。可他向我要三万元钱,就不了了之了。大概是在 1990年到1991年间的一个晚上,我刚要躺下,心想:我能够出去一下多好啊!就这么一想,突然间,我的全身都不会动了,紧接着,我感到我的思维开始脱离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巨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拽起来,我感到我的身体在床上,它原来不是我,而真正的我飘起来,飘的特别快,周围的环境都变了,我身体的上方是巨大的银河系,星星白亮亮的非常美丽……。由于初次出现这样的状态,我很害怕,害怕自己回不来而死掉,我拼命的往下沉,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躯壳内。

这一次经历使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我开始真的相信有神论了,从理念上,我再也不怕死亡了。但是,由于社会上的气功都是讲究祛病健身,我也就感到无所适从了。

92年我来到了长春,为了练英语听力,我找到了外国老师,并借口要学习基督。可是,那个老师总是诚恳的对待我们,我又开始真的信起基督了。可是,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那个老师也无法解释。由于受现代科学的影响,我没有象其他基督徒那样的信耶稣,最后还是离开了基督教(由于近代出现的事情和考古中的一些发现令我对基督教产生怀疑)。

那时哪里懂得修炼呢?只是有一个愿望罢了。之后,我的一个同学向我介绍“法轮功”,我以为是一般的气功,就没有答理。那时师父在哈尔滨办班,学员就住在我的工作单位。在《转法轮》出版之后,我的同学借给了我《转法轮》。我一读就觉的这本书很不一般。但当时看到同学对师父的尊敬,感到很不理解,只觉的是一个气功师,为什么这么恭敬。后来在长春地质学院的礼堂看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录像,看到师父那么年轻,皮肤是那么的好,觉得这门气功绝对能达到性命双修,于是决定修炼法轮功。

可是我是带着强烈的好奇和科学实证的心走進来的,虽然觉的法理很高深,可还是在实际修炼中表现出很大的不信,可是又没有别的功法能够具有这个能力,就只好坚持了。

由于显示心和争强好胜的心理作用使自己一直坚持着,只是硬性的强迫自己修炼,那种心灵上的撞击无法用语言形容,很多次险些不修了。

师父在法中提到的感受,我几乎什么也没有。只是在刚刚开始修炼时,一次梦中我在银河系的外边,在师父的身旁,师父跟我说的什么不是很清楚,好象是说如何到达地球。

这一幕一直是我修炼的动力,每当我快要不修的时候,想起这一幕,我感到了希望,虽然我身体的感受几乎没有,但是这一线的希望能够支撑我坚持很长时间。

1999年2月,我来到德国。在此之前,师父的经文,我只是知道表面意思,什么内涵也看不到,那种苦啊,无法形容(其实是被现实迷的太深造成的)。在那时,感觉精神上非常好,为了能够达到象其他同修对师父那样的恭敬和为了回国后能够顶住迫害,我每天看三讲《转法轮》,再结合看佛家的人物修炼故事,我开始有某些本质上的变化,但是由于法理不清,总是以为只有忍受力大的同修才行的,所以有时感到能够理解那么高,但是这么大的执著却没有去掉,还不知为什么。

回国后,通过和同修交流,感受到了自己具有神的一面,可是一碰到问题,马上又非常的害怕。为了保住自己的层次(怕掉下去),不敢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心想等自己修掉那些东西之后再去,也算报答师父的恩情了。后来看到师父发表了《严肃的教诲》的谈话,因怕自己被销毁,就带着这样的心胆胆突突的去了北京(我那时不怕死亡,但怕被折磨),强行的在北京天安门炼功。被抓之后,一次为了保护横幅被警察用手铐打伤了头(但是不疼),我没有悟到这是超常的体现,反而产生了巨大的怕心。在怕心的驱使下,自己一落千丈。出来之后,总结自己为什么还是不行?一直在法中寻找答案,就是找不到。

后来在学法时,我的头脑中闪出这样一句话:“修炼的人怎么能够承受不住呢”?我知道,这是师父看我实在不悟在点化我,可是我还是没有真正明白。那时,我的状态稍微好一点儿,开始做一点儿大法工作。

后来,我利用了一次机会逃到德国。这时,一方面非常高兴,另一方面内心又非常痛苦。师父对我的关怀,让我感激不尽——我那么的不好,师父还让我逃出来,恢复自己;我又感到自己的心里很阴暗,总觉得自己好象是属于邪恶那边的,只是没有实际干那些恶事罢了。我觉得自己一出生就非常自私,感到自己的思维和中共一样(各种邪恶的招数都能够想出来,没有底线),所以对自己也没有什么信心。

可是,随着修炼、提高,我逐渐感到了自己还是有善的一面,每当我下决心向前走时,师父总是给予我很多,我感到很不好意思。

2002年底的一天晚上炼功时,突然感到自己神的一面非常的静。由于被另外空间邪恶的迫害,我的腿三年来不能够双盘,后来悟到这不是我的错,而是邪恶的迫害,于是我一方面发正念,一方面求师父,我的腿奇迹般的从新盘上了。

前些日子在一次打坐时,我突然悟到怕疼是自私的体现,同样是一颗肮脏的心理,但它不是我。那时我突然发自内心的想去掉它,顿时,我感到神的一面是那样的坚不可摧,刚强,我的信心倍增,觉得我一定能跟师父回家,而且距离回家已经不是那么遥远了。

经历了风风雨雨,现在才真正认识到,在这个宇宙中,只有师父是真正来度人的,是真正为了人好。是因为在我还没有认识到大法的珍贵之时,邪恶的考验来了,来考验我们是否合格,是否配做师尊正法时期的大法徒。师尊说过,根本不承认它们,它们的存在是对师尊正法的严重干扰,我们的修炼哪里需要它们?!这种邪恶考验来时,我对法理还没有很明白,这个根本的执著我还没有认识到,还停留在以为去掉名利情就是修炼,就可以达到标准了。我法理上的不清使我的修炼延误了至少6年的时间,深感痛悔。

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所给予我的一切,将我从一个几乎完全坏下去的人改变到今天这种程度,回想起来连自己都觉得无法想象。虽然有时我会在师父面前撒娇,不停的问师父“去掉根本执著为什么那么难?”但是想到师父在我人生道路的每一步都无微不至的呵护,我又有信心,相信应该也可以用正法修炼中的正念正行修去它。

感谢师父的无量之恩。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