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视生命、扭曲心灵的党文化


【明慧网2006年5月26日】也许我的前生死的很惨、很凄凉,因为我能够回忆小时候最早的事,是我5岁时经常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哭,害怕自己死去。那时还没见过死人,也没听过死人的事,可却害怕自己死去,怕死时躺在又黑又冷的地方,一动都不能动。我不敢告诉家里人,只能自己默默的忍受。现在想起来,这种对死亡的恐惧,在后来的人生中竟帮了我不少忙,不然凭着后来我对生命的漠视,凭着党叫干啥就干啥的满腔热情,该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1. 以“英雄”为榜样 时刻准备献出自己的生命

我上小学时,正赶上学雷锋,那时我对中共宣传的深信不疑,学习雷锋,处处要求自己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要爱憎分明,对敌人要象严冬一样冷酷无情。能在世界革命的心脏——首都北京生活,尽管那时大家都很艰苦,我仍感到无比幸福。心里老想着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党的教育是:生命只有为别人、为了保卫祖国而献出,才是伟大、光荣的。既然人总是一死,死就要死得其所,不然就是轻如鸿毛。战争中为了不让敌人活捉去,最后的一颗子弹一定要留给自己,最后的一颗手榴弹一定是用在与敌人同归于尽时,否则就是怕死鬼。结果,我无时无刻牢记这一念,时刻准备为××党献出生命,时刻准备与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阶级敌人进行生死搏斗。一段时间内,我为他人献出生命,奋不顾身抢救国家财产的念头真的已经很成熟了,走在路上我会东张西望,观看有没有为抢救他人献出自己生命的机会,时刻警惕着有没有阶级敌人在搞什么破坏活动。

渐渐的,我从轻视自己的生命发展到漠视别人的生命。如果有谁在我认为该献出生命时没献出生命,就很鄙视他,不理解这个人在关键时刻为什么不为别人而献身呢?后来看到外国电影里,英雄们没有用最后一颗子弹结束自己的生命,而是动不动就举手投降,动不动就让敌人活捉去,很鄙视,花了好长时间才悟出这也是一条生存的方法。

2.怀疑共产党 厌恶共产党

后来我怀疑、厌恶共产党,也是出自于我天真、朴素的本性。因为我自己头脑简单容易受××党蒙蔽。当时经常听到因为国民党政府无能、腐败,不能使人民过上好日子,所以要推翻它。××党能夺取掌权是因为它伟大、英明,是为人民谋幸福的。

可后来在农村亲眼看到农民生活都很贫困,就连我哥哥北京郊区插队落户的农村也很穷困,我哥哥辛辛苦苦劳动了三年拿的工钱加起来才有5百多元。农民都把城里人的生活看成象天堂一样美好。可嘴上也跟我们一样高喊“我们的生活比蜜甜”。其实那时北京城里人的生活并不好,也很贫困。我很诧异:在外国电影里,看国外生活比我们中国的城里人可强多了,一点儿也不象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贫困潦倒的样子,那样的生活才算美好,可见共产党没有把中国领导好。

那时我经常想:××党没有把国家搞好,是因为没有这个能力,就象当年国民党被推翻一样。××党就该老老实实的下台,让别人来干干。于是我就耐心的等待它自己下台。看着它老赖在权位上不走,我很反感。当年最不喜欢听到的一句广播词是:……遭到了全中国人民的反对……。受到了全中国人民的喜爱。我总想:你怎么老代表我呢?你怎么知道我会反对,我会喜欢什么呢?

文革后我从干校回到单位,正赶上全国兴起的揭发批判“四人帮”运动。看到又是那批政工干部,就象当年鼓励我们参加学习“四人帮”的讲话一样,组织全体职工揭发批判“四人帮”,我很反感。在一次通知我申请入党人参加活动时,我表示不再参加这种活动了。因为不理解这些人为什么老是对的?当年学习是这些人让学的,现在批判又是这些人组织批判!明天要我们干什么,后天是不是又不对了呢?后来党委真派人来通知我:如果不参加申请入党人的政治活动,以后就不再考虑我入党的问题了。我听到后,脊梁骨感到一凉。可转念又一想:如果继续参加这类活动,又要被他们利用干那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于是我胆怯的说:“不考虑就不考虑吧。” 尽管我很惧怕××党,可内心还是感到轻松了很多。

3.组织上没入党 思想上依然受党文化影响

在共产党漠视生命、崇尚暴力的教育下,我对别人的生命与自己都不懂珍惜。很长时间,我遇到生气的事,忍受不了时,动不动就不想活了。把自杀当成一种解脱的办法,报复的手段。当然我从来没有认真的考虑过怎么去自杀,因为小时候对死亡的恐惧经常浮现在眼前,我就不敢往下想了。到修炼前,遇到我既不敢去死又忍受不了痛苦时,我给自己找到的解脱的办法是:等到孩子能够独立后,我就不去看病,不再服药了,尽快结束自己的生命,好早点儿离开这个世界。很长时间,这个想法成了我的精神寄托,日子过的好象轻松一些。

出国十几年了,我还深受党文化的影响。例如:不管谁按我家的门铃,我都不敢不去开门,从骨子里想表明我没有什么可隐藏的。干什么事情怕引起误会,总喜欢表白自己,反复说明自己的观点,把本来简单正常的生活搞的很复杂、很繁琐。

修炼后,有过不去心性关时,最令我难受的是:以前虽然不想真死,但遇到过不去的事时还可以以此来安慰安慰自己,起码还有自杀这条后路可走;可修炼后不光不能自杀,而且连想都不能想。心性一时又提不上去,所以关就显的更大了。

回想起来,我在党文化的常年熏陶下,对待生命到了近乎荒唐的地步。××党把普通老百姓都培养成不能正常,不习惯于过正常生活的怪物了。

4.从未泯灭的一念

尽管中共党文化无孔不入,可有一点我是从没受过党文化的影响的,是党文化永远影响不到的,那是我与生俱来的一念,我也一直以此提醒自己:永远不封闭自己,不抗拒新事物,不能与好东西、真东西擦肩而过。所以,接触到大法后,我很快就下决心修炼,从没动摇过。

最近听到中共在国内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消息,我一点儿都不感到奇怪,因为这才是中共恶党的邪恶本性的真实体现,它们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看到有很多同修接受不了这样残酷的现实,我认为,这其实还是受党文化的影响,还是对中共邪党报有希望,希望恶党能纠正错误,从新做好。这种思想依然来源于党文化,是要从思想中清除出去的脏东西。

个人体会,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