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迫害后走入法轮功


【明慧网2006年5月26日】一年多以前,我是一名道家太极门的弟子,我的一位老乡是法轮功学员,虽然我和她同住某国某城市,而这里老乡又非常少,但我们之间依然很少往来,因为是不同门派,再加上我相信中共的宣传,对法轮功抱有偏见,我对老乡讲的法轮功在国内受残酷迫害的事情持怀疑态度。

有一次,我回国探亲。老乡拜托我务必去看望她朋友的家人。她的朋友因为炼法轮功,夫妻双双被中共关進监狱,家里留下两个年幼的女儿由爷爷奶奶照看。奶奶没有工作,全家靠爷爷的退休金生活。但几个月后,爷爷因独生子被无辜关押而悲愤去世,这家人失去了最基本的生活来源。老乡托我给这家人送点钱去。我同情这家人,又托不过老乡的情面,于是答应帮忙。

回到家乡,我和姐姐按老乡写的地址找到了他们的家,在宿舍大门外的收发室,我很有礼貌的问门卫:某某某住这里吗?答:你有什么事?我说受老乡之托来看望他们。门卫说:你们等一等。大概就几分钟,刚才还只有一个门卫,这时不知怎么突然一下钻出来四、五个彪形大汉,个个面目狰狞,团团围住我们。我和姐姐尚未回过神来,又三、五分钟,一辆警车呼啸着飞驰而至,我们被警车带到一家派出所。

我和姐姐立即被警察分开围起来,我们被要求出示证件,并回答他们提出的若干问题,诸如:姓什名谁、家住何处,干什么工作、回国干什么?去他们家干什么、怎么认识这家人的、和他们是什么关系?你们是法轮功吗?你们还去过哪些地方、和哪些人联系过?……在反反复复问答之后,他们确信我们和这家人不认识,就又问:是谁叫你们来的?我只好说是受老乡之托。于是他们查看了我的电话本,记下了老乡的姓名、年龄、电话、居住国地址等,并问了老乡的一些情况,比如她和这家人是什么关系、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以前在国内时在哪个单位工作、她国内家里还有什么人等等,我一一作了回答。最后,警方给我们录了象,然后放我们回家,整个过程持续三小时。我们以为事情就此完结。

过了一、两天,三个表情严峻的便衣警察(应该是“国安”的人吧)突然来我家,反复问了我和家里人很多问题,并一一作了记录。他们还派人调查了我家庭的所有成员。我的家是一个大家庭,兄弟姐妹众多又都分别有自己的小家庭,他们调查了每一个小家庭,包括一大群侄儿侄女甚至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他们不仅在住地调查,还到每个人的工作单位和学校作了调查。我们又以为事情就此完结。

又过了几天,“国安”的人通知我去一个地方谈话,这个地方好象是以前公安厅的一个什么单位,那条街新修过,我不太记得。在那里,我又被问了很多问题,他们似乎很关心国外法轮功的情况,问国外法轮功是不是公开的?我说是公开的,法轮功经常上街搞宣传。“国安”的人对我说:这件事(指我被扣留调查一事)你出去以后不要对别的人讲。又说:希望你下次回国多向我们提供你这位老乡的情况,比如:她什么时候回国?她家里有什么人、住在哪里?她和哪些人往来?……。最后我说,老乡托我给那家人带的钱还没有带到,我还得去那里。他们说:你不能去,去了一切严重后果自己负责。我又说:你们不让我见这家人,这钱麻烦你们帮我转交一下。他们断然拒绝。不久,我的假期满了,返回了居住国。我再次以为事情就此结束。

大约半年以后,我与家里联系,姐姐告诉我,警察还在调查我的家庭,把单位人事科的人都搞烦了,一见调查的人去就连连挥手:走开,走开,给你们说了,不是就不是(指他们不是炼法轮功的),没有就是没有(指这里没有炼法轮功的)。姐姐说,搞的很紧张,就象当年搞阶级斗争。

没想到,这段特殊的经历彻底改变了我和姐姐(两位当事人),我们终于认清了中共是什么东西。我现在也炼起了法轮功,姐姐也在国内积极劝“三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