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人的观念


【明慧网2006年5月26日】学习师父的新经文《走出死关》,对我触动很大,我虽然不是师父在经文中说的那种人,但师父的法是讲给大法弟子的,作为大法弟子就一定有要悟、要修的东西。

每次背这篇经文的时候,我感到心灵的震撼,同时也隐隐感到触动了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我开始查找自己。在修炼的路上,我有没有没做好的事情,不愿叫同修知道的或不想提的事情。一想,很多,不只一件,凡是自己做的不好的事、犯的错误、在证实法中造成损失的事,都是自己不愿说的。这就是被触动的东西,也是我必须扭转的观念。

师父这次讲法要我们赶快拿掉有错不让人说的陋习,自己何止是不让人说,自己都不愿意说。这倒不是自己不修自己,有些问题都归正了,就是不愿与别人说或让别人说。这种愿意与不愿意,不只是在人中形成的观念习惯,其根本上是带有旧宇宙败坏因素,其最终还是自我的表现;也是不能认识法、同化法的生命的表现,在最表面的表现就是人心。

半年多来,长期坚持背法,对自身存在的问题看的比以前清楚了。愿意听好话,愿意说自己做的好事,不愿听不好的话,不想说自己的不好,这和有错不让人说是一样。为什么不让人说,这背后有很多的执著,从根本上讲,还是想得到人所追求的东西,还是没有把自己与人分开,还在被旧宇宙的理和观念所束缚。到了最后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要它了,不能从根本上摆脱它,就脱离不了人。“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警言》)

为此,我就从今天做起,从不愿提起的话题说起。比如,在情的问题上,我也犯过错误,我也曾有一段时间不能自拔,虽然已经过去几年了,也早已走过来了。说的目地不在于这事的本身,就是要从这件事上开始,改变自己的观念,能够正确的看待自己,曝露那本不属于自己的败物。这个事情我虽然和周围的同修都谈过,现在想起来还是有掩盖的成份。

我本不应该在这方面出现什么问题,就是那个自以为是,人为的酿成的错误。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在这方面看的很淡,我在常人时是一个很正统的人,在这方面口碑很好,所以就认为自己在此方面比别人基础好,也没感觉到有什么难过的关,在色欲方面也看的很淡。因此从不重视在这方面的修炼。周围同修出现问题,作为第三者的我,从不借此看看自己,还陷在事中帮助别人解决问题,致使问题积累了也不自知,加上许多人都羡慕自己修炼路上的清白,也使自己沾沾自喜,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甚至觉得天生这方面基础就好。其实我觉得自己那个好,还停留在与常人对比的标准上,不下功夫修,就难以达到法的标准。

自己怎么会没有情呢?生生世世怎么没沾染呢?现在回想起来那种想法真是幼稚可笑,修炼是严肃的,我发现自己在哪方面不重视,就会在哪儿摔个跟头。几年的时间,我就没有在情的问题上好好找找自己的问题,好好修正自己,最终还是被邪恶钻了空子。

由于我长期流离失所,不与家人接触,这种情就表现在和周围同修身上。在一段时间接触了一位和自己谈的来的、工作上配合的还不错的异性同修,在一起相互提高也很快,逐渐的产生了情也不自知。后来觉察到了,也不在意,觉得也只不过愿意在一块配合工作,这种情也只不过象兄长的关系。当时也确实没有什么想法。可是时间长了,自己不重视,邪恶却在虎视眈眈,它在加强这个东西,因为你不清除它,就等于你愿意要,它就呼呼的给你。

突然有一天,这个同修受到干扰,就觉得前世我是他的什么什么人,他告诉了我他不正确的状态。我当时就愣了,急的都哭了,我告诉他,不能这样乱想,要振作起来,否则的话,我宁可离开这里。我们理性归正了这一切。我以为就过去了。

由于我没能在法上找找自己的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反而觉得自己很理智。这是修炼,有了漏,不修正自己,真是被邪恶钻了空子,由于我们要经常在一起做证实法工作,有时和他在一起,就感觉被一种东西控制,有时也在想入非非,过后意识到不对,都是通过学法来清醒自己,但是我还是没有想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态,时常被这种东西干扰。

一段时间后,才引起自己的重视,找自己的问题,为什么被干扰了呢?才发现自己在此没怎么下功夫修,在常人中虽然看不惯社会的不正风气和其堕落的生活,但自己生活在其中,看的多了,听的多了,潜移默化也被沾染了。我厌恶男女乱理的两性关系,但我追求精神上的依附关系,在常人中我也有关系特别“铁”的知音,我很喜欢高山流水的故事。这种东西在常人不算什么,还可以留为佳话,可是作为一个修炼人,怎么可能保留人的东西不放,你不放,邪恶不会让你保持在人的层面上。它会利用这个情,给你扔更多的腐败物质,让你往下滑。

当我逐渐认识到这些,通过学法、背法,还是走了过来。当我清醒过来后,真是如梦方醒,简直是对自己前一段的状态不可思议。更糟糕的是,过后同修给我指出来,我还很委屈,还说自己是真修弟子,不会陷進去,早已过去了,我困在当中时,你为什么不说。真是反咬一口,就是不愿意让人提这事。自己也和一些同修谈这事,谈的当中或是轻描淡写,或在说明自己如何理智的走过来。今天把这些不正的东西揭示出来,是因为我应该越来越清醒了,真正知道自己是谁?我不能再把这些东西当作自己,不能再遮挡掩盖它,不敢说它,还是看不清它,不想放弃它。藏着它,就清除不了它。最关键是要改变人维护人的观念,修炼人是要改变人的观念,必须从根本上扭转在人中形成的观念和思维习惯。

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我更认清了它们,我就从自己最不愿意说的地方打开,“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走出死关》)怕别人说,不让别人说,爱听好话,不愿说自己存在的问题,这些人的观念、思维习惯就得破除,再也不能听它们的了,必须自己说了算,必须与人的理反着来,我就得能让别人说,就把人认为的不好话当成最珍贵的好话来听,主动去听。我就得把这些个不愿意改变过来的改过来。明明白白修正自己的心,在自己的心上下功夫,在任何情况下、环境下,发生的任何事情中找到自己的不足,不断的看到自己的问题,看到问题,才能修炼。当我写到这儿,发正念,心很静,感觉清除了很多不正的东西,正念之场很强,制约着一切,我想停下来都不容易,就这么静静的发着,没有杂念。

几年来耽误了更多时间的原因就是外求,在事中说事,情中去情,经常是在拐弯、外求。大法修炼直指人心,直接针对自己的心去修。只要在一件事或一个问题上没有针对自己的心,没有去找自己的问题,没有痛苦的把这个不正的心扭转过来,心没有改变,那就是人在做事,自己就失去了这个机缘,这样的机会不能再一次次的失去了。而且在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修正自己,那就一定加强了自己执著的什么。不在法上,就在邪恶上;不是正的,就是邪的。

在回归的路上,机缘越来越少,要求越来越高。在这个过程中,不是成就生命的过程,就是淘汰的过程,因为修炼是严肃的。

个人体悟,与同修交流共勉,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