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五天回家

【明慧网2006年6月16日】信师信法,是同修们经常交流的一个话题。我感觉这个真信不是从理论上得到的,而是在实践这部法时,说白了也就是面对魔难、考验时,你是向神走一步,还是向人走一步中,师尊的无所不在,大法真、善、忍的制约一切,才能让你体悟到和展现于你,所以你就越来越信,也就越来越变的金刚不动。下面,我来谈一下自己信师信法的小故事。

今年清明前夕,我市几位同修被抓。我到一位同修家想帮忙把东西整理一下,被埋伏在周围的便衣非法劫持,相继去的还有几位同修也未能幸免,我们被送到附近的派出所。

面对眼前的突发事件,我没有理由去找什么整体的漏,着眼点应该在自己身上,因为牵扯到谁都不是偶然的,这不是人跟人斗,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起作用。难道邪魔想迫害谁就迫害谁吗?肯定是自己长期不去的人心让邪恶抓到了迫害的借口。我审视自己,归正自己,我可是得了宇宙大法的,不象旧宇宙中的生命(成、住、坏、灭),所以没有死亡的概念,不过,肉身我还是要的,我要用他去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师父说:“但是不管怎么样干扰,做的事情再邪恶,大家回过头来看看,其实,都没有跑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保证是这样。”(《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

我开始心平气和的给民警讲真相,见一个讲一个,除了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还重点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惊天恶行,他们大多数都感到很震惊。我发现这些年轻的生命大部份还是可救的。

有两个小伙子,值班时一直在玩手机,你讲什么他也不理你这个茬,我就想:進来一个愿听的吧,我给他讲,这两位也就随着听了。这时,就真進来一个戴眼镜的民警说:“我佛教、道教、基督教的书都看,现在想和你谈谈法轮功。”我和他在修炼方面谈了大概有两个小时,民警也越围越多,刚才玩手机的那位竟然学起了我的样子,在打莲花手印,还挤过来说:“有书吗?我看看。”我说你们值班室就有,他跑出去了。

还有一个年青的小民警,在看着我们时,认真的听着我讲,这时又進来一个,他使眼色示意我别讲了,我没停,声音更大了,等到那个走后,他说:“我听你讲就行了,为什么来人了还讲?”我说:“这是千古难遇的大法,我亲身实践了他是真的,我想告诉我看到的每一个人。”他有点震惊,又问:“如果现在让你说不炼了,放你走,你说吗?”我笑着摇了摇头。他闭上眼睛,半躺在沙发上,自言自语的说:“我真想救你,可我又救不了你。”

又進来两民警把我带進办公室,想问出点什么。我想:我们之间不是审问和被审问的关系,我是这派出所里众生的希望,我是金光闪闪的神。我笔直的坐在沙发上,微笑着只讲大法好。在派出所里,除了大量发正念之外,我是个炼功人,不能不炼功吧。我正炼着动功,所长進来了,大声斥责:“在这地方还敢炼功!”我心想:我炼的可是宇宙大法呀,你看看吧,要不是我,也许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宇宙大法这样炼,这是神佛对你的慈悲呀。这所长也就不吭声了,在我旁边坐了多半个小时,蔫蔫的走了。

第三天,所长把我们几个人叫到院子里,7、8个民警看着,院子里来办事的人也多、车也多,我想这是个回家的好机会。一位同修说:我是平底鞋跑的快。是呀,应该让同修先走,他们几个都是第一次遇到这事,没有经验。中午时,又有几个民警凑过去和先前那几个说个不停,我往台阶上站高点,既能让他们看到我放心,又可以和中间的几辆车一起挡住他们的视线。有两位同修翻墙走脱,另一位被我拦下,我是觉的毕竟还有那么多民警看着,如果被发现了一个也走不了。不过当时这样做了,我感觉到天上的神都在夸我呢。

这时我的家人、亲戚都来派出所要人了,所长招架不住,马上给公安局打电话,并且说我这的小孩儿们差点都跟她炼了法轮功。送看守所,我坚决抵制,一直到看守所上下车都被几个民警抬着,我一边哭一边大声嚷着:“谁都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谁都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上头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你们是棍子你们是机器啊。”同修说“别哭了”,我想我哪是为了哭啊,我是为了讲真相。

看守所的所长对犯人说:“你们干活多少没关系,只要让她吃了饭。号长挑了几个能说会道的轮番上,我不睁眼也不说话。一看没招,几个所长又开始上,每次都说架出去给她灌食。我想你不敢。眼前这阵势,真象《西游记》中的唐僧入了妖精洞,看着他们挺好笑,一方面又挺难过,唉,如果自己平时做的好,怎么会上这地方来。心里也一直求师父加持,请正神帮忙。

所长沉不住气了,他算计着人七天不吃饭就得死,跟局里联系,第二次又把我送進了医院,每一次都是浩浩荡荡,我是主角,我能感受到邪魔的无可奈何,却又不肯罢休。这期间同修们也一直给我发正念,并及时传递着我的消息,把我娘家婆家的人都招来了,我病房里开了锅,恶警们慌了手脚,耍了个花招,说把人拉到局里让局长看看就放人,甩下我的家人,又把我送到了临时建的洗脑班。

在洗脑班,我觉的我该回家了,大脑里也总出现一句话:百分之百,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百分之百能走,半夜12点我发正念要走时,看见眼前的魔鬼恨的直咬牙,那大牙象大马的牙一样大,我想你咬牙也没用啊,师父让我走。就这样在一位亲人的帮助下,从隔着防盗窗的窗户顺利走脱。

暂时住到一位亲戚家,心里老是有点怕。师父讲过这宇宙中有形的无形的都是生命,这“怕”当然也是生命,我不能养肥了它让它反过来控制我,除了发正念铲除“怕”外,我还要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就这样,我又回家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当中。

因为我家离派出所很近,出入我总是多看几眼过往的车里有没有派出所的人,师父在梦中点化:别嘀咕了,人已经不认识你了。

这是一场大一点的考试,魔难也是一个筛选的过程。在此我也想和至今仍在流离失所的同修说两句,恶警老找你,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找麻烦,你必须了却人心才能恶自败。这期间师父就曾在我大脑点悟说: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你洗净。我哭了,是幸福的哭,我明白了师父是想洗净了选择我呀。

再看书,法理也层层展现,明白了人是为了感受而活着,名、利、情是神给人制造的东西,它附着在人身上让人活着有动力。我们是修炼人不要它,它就得死,当然它就不愿意呀,它就让你舍不得,难过呀等等。要不怎么师父告诉我们“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去执》)呢。真正明析了法理,人心也好放多了。

写这篇文章的最后,又有点感悟:我们是主佛的弟子,师父不是要我们修成个小神仙就行了,是要我们成就新宇宙中的王和主,要证悟自己天国世界的法,怎么证悟?当然不是在家学学理论就行了。你想啊,释迦牟尼、耶稣留下这种修炼文化都要实实在在的来人世间演出一场,我们要证悟自己的法,那就得从实践宇宙的法(按师父说的去做)中体悟。所以,我觉得各地有许多同修在助师正法当中,好象比在家“坚定实修”的魔难大一些,你可别难过,不久呀你会发现你是偏得。

就说这些吧,有悟错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