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身边亲眼见到的神奇事


【明慧网2006年6月4日】92年11月12日师父来山东冠县办班,使我最难忘的一天是初见师面。那天吃过晚饭到县委招待所见到了师父,师父说我天目是开着修的,问我能看到东西否?我说:“看不见。”这时师父就对着我的天目发功。过了一会又问:“看见否?”我说:“看见了。”“看见了什么?”我说:“开始是一块白云似的东西在眼前浮动,后来成了一个胖乎乎的人(实际是佛的形像,当时不知道)。”师父笑了笑说:“我给你请位菩萨来。”

这时眼前就飘来一位全身穿白服饰的菩萨,嘴里还讲着话。师父问我:“说的是什么?”我说:“我听不见。”一会又问,一连问了几次,当时我悟性差,始终说:“听不见。”最后师父微笑着说:“你有什么要求给菩萨提吧。”我当时悟性上不来,就说:“保佑我一家平安无事吧。”师父笑了笑说:“人各有命。”

为了洪传大法,师父首先治病三天,在这三天里治好了很多病人。有150多人参加了为期7天的学习班。从这以后在修炼者中出现了无数的神奇现象。如:我们在唐寺放教功录像带时,法轮腾空而起,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见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不仅如此,老师讲的法在这小小的地区都得到了证实,出现的神奇事可多了,参加修炼大法的人数很多,村村有学员,辅导站建了二三十个。由于很多神奇事的存在和学大法的基础,坚信大法的决心在弟子中谁也动摇不了。所以江魔头迫害大法后说冠县是“重灾区”。

92年县委招待所的客人是发票吃饭,每顿饭交一张票。一天早晨我们和师父一同到街上,一位学员买了三个鸡蛋合泡给师父吃,师父慈悲祥和的说:“咱们在伙房已交了钱,每顿饭一张票,咱不吃人家也不退票,这不浪费了吗?”这位学员还对我说:你看师父穿的这件灰色毛衣这么大的洞,都舍不得买一件新的。来冠县的那天给师父和工作人员安排的房间是每天40元的住宿费,师父只住了一天就搬到12元的普通房间去了。

11月23日办班结束后,师父回北京,我们送师父去济南上火车,顺便路过长清佛庙,我们一行六人去参观。在上山时一位40多岁的妇女提着饮料、矿泉水跟在后边。11月的天,4点天又冷山上已没人了,我和师父走在最后边,边走边谈修炼的事。我怕别人听见说“迷信”,就不愿那位提水的妇女跟着,我说:“你看天快黑了,我们又不喝你的水,山上又没有人,买不了水,别跟我们上山了……。”怎么说她也不走。一路师父喝了她两瓶水,一起跟到山上。我们下山天已很黑,她从一个山涧向山后走了,山后没路也没村,不知她到哪里去了。

当我们走到半山腰时,从山上下来一位六十多岁的男性老人,我认为是下山回家的,可是走到离我们十来米远时,突然回头又上山了。我们走他就走,我们停下照相他也停下,一直把我们领到庙里。山顶这个庙就一尊十多米的石佛,就这一间房子,没有人吃住的地方。進去后师父叫我们每人给石佛敬香,这时师父跟石佛站在一起照了一张像就下山了。这个老人也没下山,也不知住在哪里。

出庙门师父问我:“你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吗?”我说:“不知道。”师父说:“那个提水的是土地。”我说:“是土地爷呀?”师父说:“咱不叫他爷,就是土地,那一个是山神。”这时我才明白,一个是伺候师父,一个是迎接师父。

我们同行的六人中我的年龄最大,脚上有脚垫,走路很费劲。下山时天已很黑,走在碎石满地的山路上,我走的最快,碎石的山路象海绵一样松软。这时一位学员问我说:“你知道咱们怎么走的吗?咱们驾着云哩!”

我要把我知道的神奇事都写出来,真是一部生动的神话故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