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2006年7月10日】我和妻子是99年3月份修炼法轮功的,刚修炼不长时间,师父就把我妻子身上的附体拿掉了,这件事是我曾多次花钱求人都没解决的。紧接着师父又给她下了法轮,师父法身为了让她清晨炼功不迟到,曾两次敲我家的门和窗,让她起床去炼功。师父也开始给我清理身体,在七年的修炼中,我曾两次遇到生命危险,都是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平安无事。师父说到做到,这件件桩桩的神奇事,使我们更加信师、信法,信心十足的在修炼的路上精進着。

99年“7.20”这个黑暗的日子来到了,恶人江××和邪党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了疯狂的迫害。这一段时间,我深一脚、浅一脚、跟头把式的艰难的在修炼的路上走着。我当时继续往前走的最根本原因就是一个字“信”。信师、信法,师父最好,大法最正,我60来岁的人了,你共产邪党的那一套我也领教过,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也了解个大概,谎言永远也代替不了真理,正的就是正的,邪的永远也压不住正的。

由于刚走入大法修炼,2000年初,片警非法来到我家让我和爱人写个保证书,保证不炼功了,不去北京,并让我们交出大法的书,我爱人气冲冲地说“我不会写字,书丢了。”转身就上邻居家去了。片警就让我写,当时因学法时间短,对法理认识不太清,就用了常人的方式,我想,反正是骗你们,就写了个“不炼功,不去北京”的保证书,事后在和同修交流中,同修指出了我这样做是错误的,后来通过学法我也认识到了这种错误的做法(已声明作废)。

半年后,片警换了,新来的片警又到我家,让我写一个与法轮功和师父决裂的保证书,我没给他写,我开始给他讲真相,讲炼功前后身体的变化,讲师父的法身敲门敲窗户招呼我妻子去炼功,讲师父给我妻子拿掉附体的事等等,小片警听的入了迷,他说:“这简直是神话故事。”之后,乐呵呵地走了,再也没来过我家。

当时我心里感到很难受,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不行!我得向世人说明真相。于是我买来不干胶写上“法轮大法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决没好下场”“迫害大法弟子是法西斯行为”等真相标语,晚上我就去县城内的大街小巷张贴,我不停的这样做着,儿女们担心我的安全,劝阻我别在晚上贴标语送材料了,我对他们说:“我什么都不怕,就是站在江泽民跟前我也敢质问他,假如我真的被恶警抓了,你们不要用钱赎我,不要去看我,如果我死了,就是他们迫害死的,我决不会自杀!”后来经过学法与同修交流,我认识到有这种念头也是不对的。我们修炼人不要常人的豪言壮语,应该具备的是修炼人的正念正行。

当时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也来干扰我讲真相,让我腿疼,无论躺着、坐着、站着、还是炼功、学法都疼,家人劝我去医院我说:“这又不是病去医院干什么?”我不去,照样晚上出去送真相材料,贴真相标语,有时疼的走不动了,我就停下来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

后来,我又用写信这种方式,先后给全国人大委员会吴邦国,总理温家宝,最高检察长写信讲真相,并随信寄去了我们地区一个副处级干部(大法弟子)被X市公安局的恶警酷刑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照片和材料;给我们县公安局长、政委、610的头子寄去。某市劳教所一个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狠毒的管理科长何某写信,并寄去了韩广生、陈用林、郝风军的照片和材料;河北省流氓恶警何雪健奸污大法弟子的恶行被曝光后,我给他们的派出所所长写了信,谴责他们这种猪狗不如毫无人性的这种流氓法西斯行为。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遵照师父的教诲,去找那些因邪恶的迫害而脱离大法的同修。我先后找了七个人,只有三个人又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来,那些实在找不回来的,除了他(她)们本身因素外,主要的因素还是恶党迫害造成的,这笔帐应算在恶党头上。

当我第一次把“九评”看完一遍的时候,为我们大法同修中有这样的写作能人而高兴;书中淋漓尽致地把中共的邪恶本质揭露给了世人。于是,我和同修们积极地投入到散发“九评”讲真相,劝“三退”行动中。

回顾七年来的修炼历程,我悟到首先必须发自内心的、坚定的信师信法,虔诚的敬师敬法,才能积极主动的踏踏实实的助师正法。而且学好法是做好这一切的基本前提,是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的根本保障。

首次与同修交流,若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