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信师信法才能闯关


【明慧网2006年7月8日】我是97年正月十七日得法的大法弟子。对于自己修炼大法有许多感受。由于自己的文化低,想写出来却一直没有勇气动笔(其实都是观念的障碍)。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同修鼓励我把自己的修炼体会讲出来,讲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97年得法前,我是一个满身都是病的废人,有顽固性头痛、类风湿等,身上还带有各种附体,甚至每顿饭都能喝三、四斤酒,每顿能吃纯肥肉一大碗,吃得我们家穷的叮当响,一时不吃肉就浑身哆嗦,可是却把我瘦的一米七三的个儿只剩一百零四斤。走遍大连地区的各大医院都没能治好我的病,没办法就去练气功,结果练了几种假气功,什么初级班、中级班,不但没治好我的病,反倒差点把我害死。学了初级班时,假气功师就教人去治病,把我的执著心给带起来了,看见谁就想给人拍打,自己满身病,却还去给别人治病,给别人治完病,回家自己难受也不敢吱声,怕别人知道,就这样治来治去,把我给治趴下了,最后我都不能走路了。正好赶上亲戚家的小孩过满月,我寻思:反正我也没有几天活头了,就去和亲戚们见一见,当时我还说:“等孩子过生日时,你们可能就看不到我了。”

就是这一天,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是我生命起死回生的一天。这一天正好遇到当地一名大法弟子,他就对我说:“你去炼法轮功吧,正好大连的几位大法弟子来咱这里洪法,不用花钱,你去学学呗。”我当时想:我花了那么多钱学各种气功和去医院都没治好我的病,不花钱还能治好我的病?我不信。可是这位大法弟子却说:不花钱,就去听听。就这样不好意思推辞,就去听了师父的讲法录相。

刚進去听了半小时,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更难受,就有点坐不住了,可大法弟子说:“你就坚持听。”过一会儿,我就觉得身体舒服了。咦,我怎么不难受了?再一看我的双手,出现了一只只象眼睛一样的东西。

等我听完这一讲(当时讲的是第七讲),我就觉得没听够,还想听,因为师父讲的法,就是在说我,我也一下子明白了,我身体的状况是怎么回事了。可同修说:“我们先教做一套功法,想听,过一会儿再听。”就这样,我随着一起做了第一套功法,当时一抻,就觉得身体从来都没有这么舒服过,太美了,太好了。当天就在那儿听到晚上10点回家。往常走夜路,总怕后,特别是走山路坟地就更怕的不得了,可那天晚上,骑自行车也有劲了,腿轻飘飘的,路过坟地也不怕了。

在以后的三个月里,我就断断续续的出现消业状态,身体再难受,我都相信师父说的是在消业祛病,不用吃药,过几天就好了。是凡我身体有病的地方,都出现了消业状态。消业状态过去后,那身体就美妙无比,就这样三个月,我的病全部都不翼而飞,体重由原来的一百零四斤长到了一百五十斤,什么活都能干了,能养家糊口了,供孩子念书,整个人发生了脱胎换骨、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我学法炼功的过程中,师父在洪法中讲的那些状态,许多我都体验到了,我炼功时那种美妙的感觉,身体轻飘飘多次要起空的感受都是真真切切的。这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师父给予的。

只有信师信法才能闯关

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乡派出所的恶警把我们村的大法弟子都弄到派出所,挨个的问炼不炼了?第一天我们村的大法弟子由于学法不深,怕心都很重,都说“问咱们,咱就说不炼了。”结果我也跟着说不炼了。可是说完后,心里那个难受劲就甭提了。在回家的路上,就跟他们说:“咱们的病都是怎么好的,咱们这样说对吗?”

第二天,恶警就又开始问:“你还炼不炼了?”我回答说:“昨天我说不炼是假的,我还得炼。”恶警就问:“你为什么还炼?”我就告诉他们:“我的身体以前是什么样的,现在是什么样的,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你说我能不炼吗?”他们一听便说:“那你就在家炼吧,你明天就不用来乡里,只去村长那报个到,不去北京就行了。”我听了没吱声。恶警接着又对其他大法弟子说:“你们这些人别跟他攀,你们以后天天来。”就这样说不炼的人,一直去了四十多天乡里。现在想来,当时自己把念正过来了,邪恶自然就垮。而那些同修却因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没完没了的迫害。

只要真修,师父处处在看护着

在我刚刚得法时,由于自己能吃肉已形成了观念,所以就以为自己还能吃肉,结果一吃肉就肚子痛,使劲吃,肚子就使劲痛,并且吃过肉几分钟后,就得蹦着快跑去厕所。还有一次,我还执著着要吃肉,就到集市买牛蹄回家,在回家的路上,肚子痛的都不能骑车了,可还没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不让吃肉。第二次又去买,在回来的路上,就又痛得不行,这回马上悟到,我不能吃肉了,悟到后,马上就不痛了。

2001年二月初二,我正在妹妹家,突然家里来电话说,邻乡派出所到我家去抄家,说是有人被抓后供出我来,让我马上回家。恶警真是比土匪还凶,穿着鞋就上炕上去抢我装大法书的包,被我爱人给呵斥了,接下来把我家抄的不象个样子。同时派出所的恶警又分两帮,一帮留在我家守候,另两个开车到我妹妹家抓我。我当时悟到:我决不承认所发生的一切,决不配合恶警,于是我离开了妹妹家。

恶警到了妹妹家,没找到我,就传出话来说:只要我去把情况说清楚,就没事了,这期间我父亲、哥哥等亲属都劝我说:别人都把你咬出来了,你别傻了,就去把事情说清楚吧!我明白,他们是常人,不能理解修炼人,我决不能配合邪恶的命令、要求和指使。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一正压百邪。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这样一想,就觉得心里踏实多了。

就这样,等恶警从妹妹家走了,我就回到妹妹家,等我一走,恶警又返回来了,这一夜,就这样反复4、5次,每次都是我一走,恶警就来,我从中悟到:师父处处事事都在看护着弟子。从此以后,恶警发誓说:就不信抓不到他。于是就没有规律的到我家去,不是半夜11、12点,就是凌晨3、4点。恶警每次都是鬼鬼祟祟的来,翻墙而入,我爱人和孩子,在这期间也锻炼成熟了,正念对待见不得人的邪恶,翻墙而来,绝不给他们开大门,让他们怎么進来怎么出去。可是每次都是我要么刚离开家,他们就来了,再就是他们刚走我就回家了。

在我刚开始离开家时,亲戚朋友都不敢留我,于是我想就回家吧,在家住了六天,而奇怪的是这六天恶警却没来我家。以后我就去了别处找活干。在这期间,唯一有一亲戚让我在他家住了十八天,对我非常好。亲戚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身体都变形了,而当他服用了一种药之后,病神迹般好了,而其他患同样病的人服用这个药,却没有一个好的。这真是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得福报啊!

一次我正干活,突然老板叫我去干别的活,我也不知道怎的,就戴上墨镜和帽子去后面干活。过了一会儿,老板悄悄的过来对我说,来了两个人买东西,说是你们乡的。我往工棚一看,那两个人就是我们乡派出所的所长和乡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书记。我明白这又是师父在保护我。

还有一次,到了月末,我想让老板给我开工资,我要回家一趟。于是我就对老板说,把工资开给我,今天下午我回家一趟,谁知老板说:明天吧。到了第二天,就有一个同行的熟人来找我说话,我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致使老板没法给我开工资,等到了中午,那人才走,老板才给我开了工资。我拿着工资回到家,爱人对我说:昨天下午610头子和乡派出所又来了。我一下子明白了,是师父又保护了我。

就这样的事情能有近二十次,最后恶警再也不来了。这些事在常人看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而我却深知,我要不修炼大法,没有师父的保护,我怎么可能出现这些神奇呢!

我更加坚定了修炼大法的决心,努力去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有时一夜骑车能走100里去发真相资料一点都不累,在回来的路上倒觉得身体轻飘飘的,白天照常工作。还有一次挂横幅,几个同修怎么也没挂上,当时,我念一正,我说我来挂,就见那横幅螺旋式的飞上去,稳稳当当的挂上了,至今还在那里挂着。我更加体悟了师父在《论语》一开始那段讲法的内涵:“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 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只要做到在法上认识法和在法上提高,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那才是威力无比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

正悟

“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在我修炼过程中,有时自己做了错事或没有正悟或者是自己悟的不对,身体总能出现一些不正确的状态,要么眼睛一个劲的流泪影响工作,当自己向内找,找到执著正悟后,眼睛马上就好了。要么自己身体无力,腿发软,站不住了,可是自己一正悟,五分钟之内,身体就恢复正常,并且身体就会出现美妙轻松的感觉。可见,修炼是多么严肃的事情,我们作为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并且做到是修。

最近,对于中共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并焚尸灭迹的罪行曝光后,对我的震撼很大。我的心不平静了,炼功也没先前的那种状态了,对邪恶憎恨的心特强,以至于发正念时象常人一样以恶制恶的,恨不得让所有参与者都马上遭恶报。一天当中多次一想到同修的遭遇,就流泪,以至于自己心急如焚,近一个月来身体都消瘦下来了。

我知道这种状态不正确,和同修切磋后,认识到自己的人心、情都生出来,不能在法上正确认识提高,甚至想哪怕我不修都行,只要让所有参与杀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都遭恶报。带着这样的人心去做证实大法的事,不但不能清除邪恶,反而被邪恶钻了空子,这不是中了邪恶的计吗?这可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正确状态。我们应该及时跟上正法進程,助师正法,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同修整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