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一些小事


【明慧网2006年7月10日】我于1997年得法修炼,今年七十岁,平时总爱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节目。一顿饭总要吃一个多钟头,自己还不悟。正法时间这么紧迫,还不懂得抓紧时间学法。自己给自己找借口,认为平时什么都不看,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也没有什么。直到2006年3月一位老年同修很严肃的指出我的不精進,说她认识的同修都很精進,每天至少学法两讲,对自己要求很严。到这时,我才认识到自己和其他同修拉开的差距多大呀!

正点发正念,前三个正点都能按时做好,就是半夜12点发正念老是睡过点,自己还原谅自己,认为前三次按时发了就差一个,自认为没有关系。我自责自己实在不争气,总是悟不到,待到有人给我指出来,才知道。“比学比修”“做到是修”。我修的不好,但有一点值得自己庆幸,不管哪个同修指出我的毛病,我都能诚心实意的接受,向内找。在这里我衷心感谢帮助我的同修。

2005年夏日一天,我出去发放真相资料,走到一个祠堂门口,大约夜晚七点多钟。突然,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问我:“你是干什么?”我没有吭声,他拿出我刚才放在自行车里的真相材料,打开问我“这是什么东西?”刚好上面印着九评共产党的内容,他还進一步问我“这是什么意思?”然后叫我跟他到某某派出所去做笔录,我没动心。他又说:“你要不要看我的工作证?”我还是没吭声,这时他说:“你不走,我可以马上打110,把你拖到派出所。”我还是不动,他又问我“什么意思?”我说:“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在救度众生。”他问我:“谁给你的材料?”我说:“不知谁放在我家门口,我看很好就发出去。”

接着我就说:“是江××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弟子没有地方讲理,只能出去发真相材料。”他插了一句:“你还挺能说的。”我回了一句:“不是我能说,这是事实。”接着我告诉他:“没有修炼前,我身体不好,经常上医院挂瓶,还连累子女侍候。修炼以后,无病无灾,真是很好。”接着我又说:“如果是你的父母修炼,感觉好,也一定会告诉别人的。特别是许多人很穷,没有钱,他修炼法轮功没有病,不用打针吃药,还为自己省了钱,何乐而不为?”

他人的一面明白了,他说他跟我后面有一会儿了,是便衣保安蹲点发现的,打手机给他。他又问我家住哪里,我随便一指不远处的巷子。他随口叫我:“回家吃饭去吧?”看我没有动,他连说三声:“回去吃饭吧!”我说谢谢,就回家了。自己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

2005年十一前夕,街道治保主任和一个女的到我家叫我写几个字“不炼功”,以后就不会再到我家找我的麻烦,我当时看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说我不会写,你们为什么三番五次来找我麻烦,要写你自己写。果然他自己就写了,并让我签字,当时我就推说自己字写不好,不会签,最后说老伴文化程度比我高,让他签字。当时思想上也知道不能配合邪恶,不能签,为了让他早离开我家,就叫我老伴代签。事后和同修切磋,他们认为你自己虽然没有签,可是你叫老伴代签,也是不对的。用法衡量,觉得不对,为什么当时不会冷静向他们讲真相,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吗?越想心里越难受,真的很后悔。到了10月6日,我主动到居委会找到治保主任,给他补课讲真相,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希望他不要做坏事,真的“善恶有报”。希望他把写的字条撕掉。此后他再也没有来找我麻烦。我认识到只要正念正行,邪恶是不敢对你進行迫害的。

我弟弟62岁,得了肝癌动过手术,我告诉他大法真相,并劝他心里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就会保护他的,他就经常感觉一点不痛。按照常理,得肝癌的人会很痛,听说临死前还会大量出血。因为他天天念大法好,生命延长了一年半。谢世时,一点也不痛苦,坐在椅子上安详去世了。虽然他不是个修炼者,因为他相信大法好,写出来的目地,就是想告诉世人,虽然不修炼,认同大法的也会得到福报。

看到明慧周刊上的一篇切磋的文章,指出“能坚持在法上修的同修应该重视写出修炼经历”,很受启发,一直认为自己不会写、写不好这种爱面子的心也要去掉,终于鼓起勇气,写出自己修炼的一点体会。

在反迫害的七年中,按着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从不间断,这是我们每个弟子都要面对的,但遗憾的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一直没有突破。写了这么多,从内心只有一句话,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希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一定要去掉怕心,理智、智慧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师父希望我们不要带着满身的业力上天,拉着一大堆包袱上天,这怎么能行啊?其实每一关,每一难,我们每个人都要能过好,就是不断放下执著心与人心的过程,其实修炼本身并不难,难的就是放不下许多心。

悟的不对或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