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修炼、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6年7月21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天,我想从孩子、工作、家庭、大法项目等几个方面谈谈这几年的一点修炼体会。

1、孩子

两个星期前,学校老师打电话给我,向我反映小学五年级的儿子在学校里搞一些恶作剧,老师希望我们关注和帮助他纠正这些不良的行为。当天晚上,我和儿子提起了老师打电话的事情,我告诉他我想了解事情的原因,并表示事态严重,我是来帮助他的。儿子说他实在无法忍受一个女生和她的一些幼稚的行为,对她的举手投足感到反感,于是他会做一些事情来表达他的不满。在与他的交流中,我渐渐意识到儿子的言行是在提醒我修炼中有漏了。那段时间由于忙于家事和大法的工作,在学法和发正念上松懈了,常人的思想很多,对周围几个我一直都抱有成见的人,因为他们的一些言行不符合我的标准和观念,感到不满,看不惯。当时冒出来的念头很不好,以前的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返出来了。虽然我能在表面上做到克制自己,和孩子比起来,更加善于掩盖,而内心却是不平衡的。交谈中我告诉儿子,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善缘也有恶缘。我自己也常常需要面对无法忍受的人,但问题不是在别人,而是自己不对。他必须停止不良行径,多看别人好的一面,要宽容待人,记住师父告诉我们该如何做好人的道理。我说,希望我们一起努力,互相鼓励帮助。几天之后,儿子对我说让我不用担心,他和那个女孩关系好多了,他还在体育课打棒球时主动教她正确的投球姿势。

在我的修炼道路上类似这样的例子很多。我的两个孩子一直都在不断的帮助着我,以他们的纯真或不好的表现让我看到自己修炼上的不足。我也感到有责任带好他们给他们提供一个良好的修炼环境,共同提高。

两个孩子平时除了上学以外,课外活动也很多。我把参与这些活动中遇到的人都视为我讲真相救度的对像。美国的学校非常鼓励家长做义工参与孩子的学校生活。每年的新年期间,我都利用这个机会去孩子的班上教孩子们写中文,介绍中国的新年传统,同时教法轮功。自从“新唐人”开始举办“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以来,我每年都把晚会的DVD带去课堂上给学生们放,他们都非常喜欢。记的在儿子读三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个“国际日”活动 ,每个班级以一个地区或国家为主题来安排活动内容。在“国际日”那天,全年级的学生轮流去各个班级参观,了解不同国家地区的风俗民情。儿子所在的班级被定为是“亚洲”。他的老师和我联系希望我能参加这次活动。“国际日”的那天,我邀请了另外一位同修帮忙,在学生来到“亚洲”教室之后,我们安排他们学功,写中文字,品尝亚洲食品。整个年级的师生都参与了我们教室的活动,其中一些老师和做义工的家长还询问了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到迫害的情况。就在几个星期前,我发现儿子所在的小学毕业生纪念册里居然选用了我们那次活动时的教功和写中文的照片。

2、工作

我是在美国一家大公司全职做财务分析工作。我的前一个老板是个工作狂,是个出名的严厉老板。在他把我调到手下工作的时候,别人都提醒我他很难弄,要求太高。我心里明白不管他在人中的职位是什么,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我没有为那些评价所动,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开始时,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他讲真相,他似乎都没有什么反映。有一次,我们当地的报纸刊登了一条我投稿的洪法活动简讯,我顺便给他看了。他看后很吃惊,连报纸都报道了我参与的活动了,他立刻表示想知道我到底在做什么,什么是法轮功。之后,我常因为参加大法的活动需要向他请假,他都是非常的理解和支持。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清楚他是在做一件多大的好事。在他手下做的时候,他给我的工作评估一直都很好,几次给我加工资,增长幅度比别人都高,而我的工作又相对比较灵活,使我在完成本职工作之后,还能做一些大法的工作。工资待遇的提高也使我能够拿出更多的钱用在讲真相项目上。在我被调离他手下去另外部门工作的时候,他问我要了教功带,因为我一直向他建议可以通过炼法轮功帮助减轻他背部的劳疾。最近我得知他在公司的职位也得到了升迁。

我现在工作的小组有一名来自大陆的同事。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每周我都会带“大纪元”报纸给她读,“九评”刚发表,我就送了她一本。她看完后,告诉我:写的真好。她的许多家人从祖父辈起就遭遇了许多不公的事情,××党没什么好的。虽然这么说,当我告诉她应该“三退”时,她说没有必要走那些形式。那时我在给国内家人讲“三退”的时候也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我意识到自己当时连“九评”也没有读完一遍,对于“三退”的意义认识不清楚,心里还担心常人是否能够理解。于是我就把“九评”通读了一遍,又多次从不同角度给同事讲真相,她还是说不退,还说怕万一国内发现的话她就麻烦了。今年年初因为先生换工作她辞职去了另外一个州。这期间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络。几个月以前,她打电话和我聊天,我感到有责任再提“三退”的事情。很自然的我跟她讲起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电话那边的她静静的听着。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跟她说,这样的党做这样的事情,我想你还是退了吧,不要给自己的一生留下污点和遗憾。她想了一会,告诉我说你帮我上“大纪元”退了吧。

3、家庭生活

在家庭生活中,由于自己的心态不正,走了不少的弯路。我从小的生活一直都比较风顺,从读书,出国留学到工作没有经历过大的挫折,然而结婚以后很快就遇到了家庭矛盾,和夫家家人的关系紧张,矛盾很大。我是98年5月份开始修炼的,回想当初自己走進大法,是希望通过大法的法理来开导自己,从家庭生活矛盾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求得人中的安逸。然而几年的修炼下来,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因为关越来越大过不去而采取了逃避的做法。这些年来,夫家的家人和我们住在一起,矛盾不断。三年前,由于忍受不了家庭矛盾的激化,我带着两个孩子离家出走了。当时我还为自己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安慰自己。那段时间,我始终不想面对这个问题,觉的家里的环境给我修炼带来了干扰,想自己创造一个安静的修炼环境。在那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师父不断的给我点化,我经常梦见自己在肮脏的厕所里,还过的挺自在的;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我连续吃了两张超速罚单;一些了解情况的同修不断打电话给我,和我交流,希望能够从修炼上给予我帮助。

现在回过头来看,问题的根源是因为我当初走進大法的目地不纯,希望利用大法来解决生活中遇到的矛盾,以生活中的矛盾解决与否来作为衡量修好和修不好的标准,其实就是一个“求治病”的心。而这个心越求就越没有,是应该放弃的。冲着这颗心,几年来,周围的环境时好时坏,使的我的心上下浮动。我到底修的怎么样?为什么还是老样子呢?我看到我“做好人”是带有条件的,是期待回报和肯定的,愿意听好听的,说不得。矛盾发生后,又想去解决矛盾,又有怕矛盾冲突的“怕”心,以至做出许多无原则的让步,息事宁人,治表不治里。自己身心疲惫,夫家人还是认为我“不真,虚荣,做面子活”。积攒到最后,在我过不去关时,又不能向内找时,我就已经落到了一个常人的状态,抱怨生活的不公。

这种形式的表现也反映在身体的病业干扰上。4年前,我的脖子上突然长了象皮肤癣一样的东西。对于这样的病业表现,我开始觉的是自己的业力,觉的很厌恶它,又感到难为情,在穿着上都得注意把那个部位遮住,别让人看见。后来我又觉的是邪恶的干扰,应该发正念,但是内心却不稳。天天照镜子看那地方是否好了一些,心里在嘀咕那些天是否哪里没有做好,才会这样呢?过几天想想,我这几天心性守的不错,那东西应该消去了吧?等等。几年下来,这个东西变着法子换部位,自己的心也跟着上下浮动。

在不断的学法和与同修的交流中,我意识到如果要修炼下去我必须去掉那些放不下的执著,生活中的矛盾是帮助我提高来了,我不应该躲避,要用正念去面对它们!我加强学法和发正念,我告诉自己:我是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带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来的。我所经历的这些魔难,都是冲着我生生世世转生中留下的业力和后天观念而来,那些东西都不是我, 我要从内心坚决的否定它们。我明显感到自己的正念强了,能够排斥和否定那些不好思想和观念,法理上清晰了很多,比较能够以修炼人的心态看待出现的问题。很快,脖子长东西的那个地方感到阵阵发热,不几天那东西就消去了。

4、大法项目

一年半以前,有同修找到我问我是否愿意参与一本有关中国的英文月刊杂志的编辑工作。当时杂志第一期的排版已经完成。我仔细的阅读了里面的内容,感到形式上完全是一本常人的杂志,从排版和文章的质量来看,要求很高,并非我的英文能力所能达到的。然而在了解了创刊的背景之后,我认识到这份英文杂志正是在做政府工作和西方主流社会讲真相时急需的。虽然感到自己的英文水平有限,但看到杂志急需学员的参与和帮助,就答应这位学员做一做试试看。说实话当时对于这份由学员来办的英文杂志能否做成并打入美国的市场我自己心里是没有什么底的,顾虑到杂志文章要求那么高,参与的学员又没有一个是专业的,怎么能和美国那些专业的杂志相比呢?同时我们对杂志市场和发行一无所知,不知从何入手。

在我刚加入的时候,杂志的一些主力学员被一个时间性更紧迫的大法工作抽走。杂志的主编告诉我,他希望我除了能帮助校对翻译稿外还应该开始写一些文章。我心里立即开始发怵了,告诉他我天生真的不是写文章的料,让我做一些校对和协调工作倒还可以。看到我的畏难情绪,他就鼓励我先将一些故事整理一下,把故事写的详细一些,他来做修改补充。我想这也行,写故事嘛,倒可以试一下,反正他会修改。于是我开始收集有关的中英文文章,这位学员也送来一些他看到的文章给我做参考。因为没有写作的功底,那几个星期思想很紧张,连做梦都在考虑文章内容,下面一句该怎么写。忙活了几个星期之后,我将初稿写出来了。主编看过之后说挺好,还有潜力可以发挥。一周后他在我写的文章的基础上做了改写并送交西人学员做文字的润色。接着他又让我开始第二篇文章的写作,还是由我来写故事,他来改写。两次之后,我似乎知道该如何下笔了,对写作的怕心也减少了。就这样,我完成了第三篇,第四篇的写作,而且每次的写作的时间也加快了。写作过程是一个不断突破执著自我的过程。虽然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我会在英文写作上发挥作用,但是自己的怕心很大程度还是害怕自己水平不够,怕丢“名”,而且我很怕吃苦,喜欢安逸,觉的写东西太难了,尤其是英文文章。

杂志的写作和编辑工作在人员少、资金短缺,缺乏经验的过程中進行着。每期杂志的出版都凝聚了每个学员的智慧和心血,包括主题的定位、翻译、查资料、写作、校对、西人学员在文字上的修改和处理、找图片、排版以及排版校对等。大家都是非专业的和用业余时间在做。参与的同修刚开始来了不少,但许多都陆续的离开参与其他项目了。不知多少次,剩下的几个同修都在说真是难啊,没人做,钱也不够,坚持不下去了,是否应该停下来不做了。可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收到某家大学图书馆或读者的订单,或者收到正面鼓励的反馈邮件。几个中国问题专家告诉我们,他们很高兴我们在做这样的杂志,他们想做但做不起来,没有能力做,希望我们能够坚持做成。目前杂志已经办了一年多了,我们也争取到了一些订户。而且我们希望能够在销售上更加努力,尽早走上良性循环。

随着大法项目的增加,和许多同修一样,我也感到时间越来越紧,不够用。对常人中的工作和家庭的责任,我也时常抱怨占据了太多的时间,影响我做大法工作,还觉的这是因为自己对人中的事情看的很淡了,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师父5月份在多伦多的讲法改变了我以前的认识。我认识到对于自己人中的角色应该得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态认真的对待做好,不能象以前一样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心理敷衍了事,因为做好那些事情就是我的修炼和责任。

师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曾写到:“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们要工作,要学习,有家庭生活,有社会活动,同时呢还要照管家,干好工作,还要学好法炼好功,还要去讲清真象。难!无论从时间上和经济条件上都是比较难。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了不起!因为你们是修炼的人,虽然难,也要做得更好。”当时我读到这段话的时候,泪如雨下,感慨万千。从那以后,每当感到很难的时候,我常想起师父的这段话,不断的告诫自己,再难也要做好,要做的更好,因为我是个修炼人。

感谢今天能有这个机缘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我的一点心得体会。

不足之处,谨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6年美中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