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机缘,走出死关


【明慧网2006年7月6日】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发表后,一直想把自己的一段可耻经历公开写出来,但是由于人心的障碍,迟迟未能动笔,找各种借口拖延,总想逃避现实,蒙混过关。

两个月过去了,内心总不能平静,现在冷静的想一想,骗神能骗的了吗?只能欺骗自己。那些不让我动笔的人心,不恰恰是使我不能返本归真的障碍吗?不能精進的阻力吗?不恰恰是那些不想被清除的思想业力和外来干扰吗?

反复看了多遍《走出死关》,也在网上看了一些同修的文章。觉得如果信师信法,就应该把它公开写出来。诚如师父所说的:“所有在这方面做错了的学员,从现在开始最好公开表示放下这污浊的包袱,走回到大法中来。只有公开做错的一切,才能摆脱特务的纠缠与要挟;只有公开,才能去掉执著与怕心。”到底想不想修炼下去,到底想不想去掉执著与怕心,如果想,就应该把它写出来!

我自认为是一个不太精進的学员,99年7.20以后,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个人一直不重视学法,状态非常不好,人心很重。2002年初,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发表后,知道讲清真相非常重要。年末,在邪党的报业大厦附近发资料时,被恶人绑架。(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被邪恶绑架的原因不是因为发真相资料,而是因为自己被男女之情困扰的不能自拔,人心太重,在师父多次慈悲的点化下,依然不悟,最后被邪恶钻了空子;而且现在看来,所发的资料并非一定是大法的真相资料,据传是某某总理和他的儿子的对话,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已经讲了:“旧势力看见了:怎么都有这样的心呢?这心得去呀,那我们就让那个总理变坏。宁可让他变坏,也得去你们的常人之心。”即使我知道了这一切,还去发,真是悟性太差了,没有严肃的对待修炼中的事情。被邪恶绑架后,师父多次点化,让我闯出魔掌,也都没有悟上去。)

刚刚被绑架的时候,正念还较强,尽量不配合邪恶的指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恶劣的环境呆的久了,人心越来越重,正念越来越少,这都是学法不扎实造成的。在邪恶施加的巨大心理压力下,国安特务的欺骗下,亲情的围攻下,动了可耻的人心,为了所谓“立功”,出卖了给我资料的同修。内心也知道不应该这样做,这种行为是极其可耻的,连个人字都不够,表面上没有说出同修的真实姓名和地址,但实质上却给国安特务提供了一个明显线索,使他们能够找到她。而人心闪出的一念是让邪恶找到她,并把做真相资料的同修也抓到,自己好立大功,从而能够被放出去,少遭点罪。多么肮脏、可耻的人心哪!为了自己出卖同修!为了自己少遭罪,不顾别人的死活!

由于同修的机警、正念强和师父的慈悲呵护,邪恶没能得逞。

我从劳教所回来后,见到了这位同修,说了当时的情况,才知道邪恶并未找到她。但是也可能造成其它的损失。

即使这样,也不能减轻我的罪恶感,因为我动的一念已经说明了我心性的可耻位置。

这件事情一直象一块石头压在我的心里,怀着一颗没脸见人的心,不能自拔,情绪低落。经常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配不配师父的慈悲苦度;能不能承当起那么大的历史责任;能不能修成?但内心又知道大法好,不可能放弃。

在这种矛盾的心态作用下,使自己不能精進,非常懈怠。已经成为我继续前進的巨大障碍,始终突破不了这巨大的间隔,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心理。

师父的《走出死关》发表后,慈悲的师父又一次给了我放下包袱、从新修炼的机会,其中的很多话好象都是对我说的,我真切的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与宽容,和对我这样的学员赶快走回来的殷切期盼。“我希望走错路的学员不要一错再错,也许这是师父最后一次对这样的学员讲法。抓住机缘,无量众神在看着你们,我与大法弟子们也在盼望着你们走回来。”

我不能再迟疑、再犹豫了,“其实,失去这万古机缘与来世上的真正目地,比没脸见人的执著更可怕。”我决心一定要走出来,一定要去掉执著与怕心,一定要按照师父安排的路一走到底。相信广大慈悲、宽容的大法弟子一定会原谅我、帮助我,鼓励我走回来。

还有很多想说的,就不在这里多说了。有不对的地方,请大法弟子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