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师父正信到底有多少?


【明慧网2006年7月8日】由于人的观念的影响和修炼层次的限制,我们往往对不符合自己观念或者认为不太可信的事情产生怀疑,用人的思想衡量大法,经常产生“是不是这样?”、“可能吗?”等不正的念头。当师父有新的法讲出来的时候,由于我们跟不上正法的形势,也会被人的观念所障碍,从而偏离正法之路。

修炼说到底就是一个“悟”的问题,也就是西方讲的“信”,能不能完全彻底的、不折不扣的信师信法,将直接关系着大法学员的正念。师父讲过:“你能不能坚定,能不能修到底,这是至关重要的。”(《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可是有多少学员被当前的形式障碍着不想向前走了,甚至有的学员因为不理解师父讲的一句话竟然不修了。

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以后,有多少学员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放弃了大法,根本上还是对法不坚信呀。师父曾经举过一个例子,“过去有一个修道的人在街上一边走一边喝酒,忽然看到一个人,此人正是自己要找的可以修道的人,他就想要度这个人,想收他为徒弟。他问这个人:“想不想跟我去修道啊?”此人悟性和根基很好,就说:“我想去啊。”“你敢不敢跟我来呀?”他说:“我敢!”“我去哪里你都敢跟着吗?”“敢。”“好,那你跟我来吧!”他说着把那一掌大小的酒壶往地上一摆,打开盖,一下跳進酒壶里去了。他一看师父跳進去了,也学着师父的样子一跳,也進了酒壶。看热闹的人们都来趴在那个壶口往里一看,哎哟,一看里面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呀,非常大。”(《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对大法许多大法弟子是从根本上相信的,所以我们才能走到今天。可是也往往有一些法我们不那么坚信,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影响了自己的正法修炼之路。

比如:师父讲过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安排,正念制止邪恶,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邪恶就不敢迫害。可是面对邪恶的时候,看到邪恶强大的外表,往往我们的心就开始胆突了,不想跟邪恶产生“冲突”,连真相也不敢讲了,产生了消极的状态,那么可能就会遭受到更大的迫害。其实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为救度众生的,无论是谁,他首先是一个生命,对那些受蒙蔽的众生,我们是本着救度他们的愿望去讲真相的,不是跟人“斗”呀。

再如,对于出现病业的同修,特别是病业表现较大的,是不是真得把自己当神一样,根本就不在意,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吗?那些查出“绝症”的,是不是觉得还是不放心,才到医院的?是不是觉得还是应该采取些什么医药的手法才踏实些呢?那么这不还是对法不坚信吗?

我们是师父亲自度的弟子,别说常人的医院,就是宇宙中任何一个其他的神都不敢动师父亲自度的弟子的修炼的路,那么不信师父,信谁呢?对法的不坚信,就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魔难。

还有师父讲过炼功是解除疲劳、补充能量的最好办法,可是我们许多人包括我,往往就忽视了炼功。在特别疲劳的情况下,往往想到的还是睡觉,否则就觉得撑不住。但从那些每天坚持炼功的同修来看,他们往往每天睡三四个小时,都还精力充沛的做证实大法的事。我们真相信炼功对改变本体的巨大作用了吗?

再有,当1999年7.20迫害大法后、当“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当“九评”推出来以后、当中共秘密集中营事件披露出来以后,多少学员被后天的观念障碍住了从而脱离了大法呀!甚至有的人走向了邪悟,自心生魔了,还觉得自己修得高。可是,出现的这些事情,师父早就在法中讲给我们了,我们信多少?理解多少?

未来正法修炼的路还会存在着对法根本信不信的问题,每一步对大法弟子来讲都很关键,就是到最后,也还在考验我们“对法的本身能不能认识”(《精進要旨》)的问题,一定要保持正念呀,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信师信法,走好证实大法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