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活动中不断提高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我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得法,到现在快五年了。当时对气功有一种模糊的兴趣,还患有重病,在公司午休时经常趴着睡觉,身体非常不好。公司的同事看我这个样子就教给我法轮功。可是动功总算学会了,却不能双盘,连单盘也很难。花了几年工夫,总算能双盘了,可是没能越过1个小时的关。另外我不善于读书,读了《法轮功》和《转法轮》却并没有真正明白法理,读不到心里去。

得法后师父给我的身体進行了清理,但是因为我放不下“自己最重要”的执著心,感情用事,不断偏离法理,又增添了新的业力。比如,星期天的早晨到白川公园集体炼功的时候,有一位正好路过的老年妇女向附近的同修搭话,她本是好意询问了许多关于法轮功的事情,可我认为妨碍了自己炼功就说:“大家都在集中精力,请你能不能静一点。”结果对方小声说了句“对不起”,立刻走开了。现在想起来,她好不容易有缘能遇到法轮大法,却被我把机会给破坏了,这是多么愚蠢的事情啊。

另外,埋没于常人生活中,把眼前的工作、家事、与常人的交际放在优先地位,有时间了再炼功、和同修在一起学师父的讲法,我把“自己的方便”看的优先。因此,同修经常问我“对你来说,‘法轮大法’是第几位重要的?”那时我没能把大法放在第一位。由于自我主张强盛、总是看重自己、保护自己,当考验来的时候,我总是想出不能过关的理由,向外找责怪周围。我认识到自己的显示心、虚荣心、嫉妒心、不服输的心太严重了。

在同修的温暖鼓励下,我参加了一些大法工作。虽然很花时间,但是在其中我体验到了参加讲清真相的喜悦,还获得了与远地同修交流的机会。我还参加了许多正法活动,比如针对爱知万博中国馆拒绝法轮功学员入馆的抗议活动,名古屋的游行,向媒体讲真相的活动,中使馆前的抗议活动。在参加过程中,我不断向内找改正自己。与以前相比现在精神上变得很平和,身体也好了,工作也能努力了。

今年三月十三日至十七日,在熊本举办了“正法之路”摄影绘画展。在举办前,大家分头在熊本市内一家一家的发了传单。举办期间,在作为会场的熊本市民会馆附近发放传单。向素不相识的人发传单,对我来说本来是并不擅长而想躲避的活动,但那时心中抱着“希望你来看”的一念就做到了。一开始也有人不要而令人灰心,但是没有人在我眼前丢掉,也有人和善的接受传单阅读内容。其中,还有人来熊本旅行,在看了传单后,调转车头来观看摄影展。一开始发传单时,我缩手缩脚很费劲,后来转念想到“现在,在我眼前路过的人们不是偶然的,都是师父安排给我的,他们在等待我发给传单”,于是心情平静了下来,能够顺利的发放传单了。我还想起同修告诉我说,传单发的多也不要欢喜,即使只发了一张,如果那个人明白了真相得到了救度,也是了不起的事情。

最近读《洛杉矶市讲法》,我被师父的话深深的震撼了。师父说:“因为你是个修炼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变过的,你的修炼之路是从新安排的,所以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可是表现出来却一定是偶然状态,因为在这迷中、在和常人一样的状态下,才能够表现出来你是不是在修、你修的好不好、你能不能走过这一关又一关。这就是修炼,这就是正悟!”师父慈悲的话语令我非常感动。

我在想为洪扬法轮大法,救度有缘人,自己能够做什么。大法弟子都是了不起的,各自都具备某种能力。如果都能够充分发挥能力,一粒一粒构成一个整体前進,就没有闯不开的路,最近我对此确信不疑。

一直以来,每当要参加正法活动时,总会有一些事来妨碍,但现在如果问自己“面子重要,还是大法重要”,我敢说法轮大法重要。只要加强正念,心里想要参加这次活动要努力,就能够没有障碍的前進而得到好的结果,这样的事我经历了许多。当然我做的还不够,正念还不足,有时受感情左右而导致容易受到干扰的情况,但是我决心不再看重自己,顾全整体,冷静的思考自己的行动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不断努力。

我做了一些对不起法轮大法的事,然而师父没有放弃我,温暖的看护、引导着我,对无限慈悲的师父我发自内心的感激。

(二零零六年日本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