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

一、学法修心、正念正行

我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今已经修了整整八年了。能够走到今天源于自己平时扎实的学法和对师父的坚信,无论平时怎么忙都能坚持学法。由于注重学法,遇事能够找自己,在跟师父回家这条路上越走越坚定,越走越扎实。

记得我在得法不长时间做了一个梦,梦见一片汪洋大海,巨浪叠起,上空乌云翻滚很是吓人,这时从巨浪中驶出一条大船直奔岸边而来,岸上有许多我不认识的大法弟子,有的弟子上了船,有的在观望犹豫。我急忙上了船,并向没上船的弟子招手:快上船!有师在怕什么,快上船!这时船开了,在巨浪中摇摇晃晃,我双手紧紧抓住栏杆心里默默念着: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不能掉下去……当我被这场梦惊醒时,双手还紧紧抓着被子不放。

不久中共邪党开始打压法轮功,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侮辱我师父。当时我就有一个想法,我师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他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在中国一地就有一亿多人修炼法轮功,我要为师父讨回公道,还我师父清白!我决定去天安门,中国的邪恶我知道,二女儿哭着喊着不让我去,她哭着说:共产党那么坏,你回去会坐牢的!我坚定的说:就是死我也得去。眼看就要过年了,但我义无反顾的走向了天安门,喊出了我的心声。在以后讲清真相证实大法的几年里,我先后去了美国、加拿大、俄罗斯、芬兰、澳洲、瑞士、香港和台湾等地。

二、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

自从《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我就在想怎么样才能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让更多善良的中国人知道真相,揭穿这个邪党的真正面目。我本人也是这个邪党的直接受害者,因为我经历了那场空前的浩劫“文化大革命”。几十年过去了,善良的中国人被共产邪灵打压怕了、麻木了。我是大法弟子我知道,如果不把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世人,他们也许会受共产邪恶反面宣传的毒害,因而反对大法,那么他们就会失去被救度的机会,从而被淘汰掉。所以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

我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救人心切,有时急的都想哭,自己想做又不知怎么做。虽然自己每星期六、星期天也能来秋叶原发报纸,但总觉的做的太少。如果每天都能来发报纸,让更多的有缘人来了解真相多好啊。说来也巧,正好我原单位不景气黄了,我失业了。心想,要是能在秋叶原找一份工作,又能工作,又能发报纸讲真相多好啊,我就动了这一念。我知道秋叶原是日本最大的电器商店街,在世界上很出名,慕名而来的中国游客更是络绎不绝,这不正是向他们直接讲真相的好机会吗?如果能在这里找一份上午的工作,下午又能在这里发报纸讲真相有多好啊,我萌生这一念。

大家知道,由于日本经济不太景气,想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很难。象我就更难了,身材矮小又单薄,语言又不太好,找了几家公司他们都委婉的说:你在家等消息吧,结果都是杳无音讯。自上次我有了“在这里发报纸讲真相”那一念之后,便去找工作,结果真有一份适合我干的工作,地点离我们的报社很近,到秋叶原车站又顺路。便打了电话去接洽,最后人家告诉我你回家等消息吧,我一听心里凉半截。可是到了晚上,接洽的公司来了电话,让我第二天就上班,当时我都不敢相信,赶紧双手合十感谢师父帮弟子了心愿。通过这件事,我深深体悟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身边呵护着弟子,只要弟子心纯正念足,心系着众生,师父就会帮你。

有一次下了班,突然下起雨来,雨还很大,等了很长时间也没停。心里感到可惜,没办法,便坐上了回家的电车。等我出了车站,外面的雨停了,是回家还是返回去发报纸,这时肚子咕咕叫了,它告诉我干了大半天活还没吃饭呢。心里想:还是忍忍吧,也许那里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呢。于是我又坐上电车返回了秋叶原,去报社取回报纸。刚到发报纸的地点,便看到远处有两大客车中国游客刚好要上车,我一下来精神了,饥饿早忘脑后去了,赶紧举起“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牌子,手拿报纸,迎上游客大声说:“大纪元时报《九评共产党》,快来看,大纪元时报《九评共产党》!”听到喊声,很多游客都主动来要报纸,有的人急切的上车看了起来,刚把报纸发完,大客车开走了。看到他们想了解真相的神情,心里真替他们高兴。真是太感谢师父的大慈大悲,不落下一个有缘人。

还有一次,我在客车下面往上给中国客人递报纸,由于我身材小,用尽全身力气往上递,上面的人也用力往下够,这时车上有一个人向我竖起大拇指,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又一个有缘人得救了。

秋叶原的中国人确实很多,穿梭在大大小小的电器商店中,有的是乘车从中路过。记得有几次客车在等信号时,我赶紧把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照片和“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牌子高高举过头顶,车上的人都朝这边看,“退党服务中心”的黄旗在空中飘着,格外显眼。让这一走一过的中国游客知道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同时也让他们知道修炼法轮功的人在国外还大有人在,法轮功是压不垮的,吓不倒的。在这些购物游客中,有不少是腆胸叠肚、有头有脸的人物。有时甚至中领馆的人亲自带着这些头面人物一起购物,我们就抓住机会向他们讲真相、送报纸。他们一次不要、二次、三次,遇到的学员多了,最后有的也就偷偷要了。他们在国外是亲耳所听亲眼所见,会把国外的消息带回国内,告诉亲朋好友,一传俩、俩传三……,那么中共的谎言宣传再也蛊惑不了人心,真相不久就会大白于天下。从中我悟到,秋叶原这块地方是多么重要,一天不去就会有很多人失去了解真相的好机会。

有一次,一位日本长者来看大法弟子被中共迫害的图片,仔细看了半天好象没看明白,还以为图片上的人都是犯人,并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来让我看,上边写着“肾不全”的诊断书。说他也有想去中国做肾移植手术的打算。我一听就急了,赶紧向他解释说,照片上的人都是炼法轮功的,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是邪恶的共产党把他们迫害致死,并把他们的五脏器官摘除,有很多都是从活体上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内脏卖到国外牟取暴利。共产党才是大罪人,你千万不要去,也许你的生命能够延长,可是另一个人却因为你而失去了生命,那么你不就是罪人了吗?我的语言虽然不好,加上用手比划和看图片讲解。他终于明白了,赶紧挥手说:我不去、我不去!太可怕了!

还有一次,一位过路的日本人在看板前停住了脚步,看的仔细认真,难过的表情流露在脸上,当他看到“沈阳”、“苏家屯”两个地名时吃了一惊,赶紧告诉我们说:他有个中国朋友就住在沈阳。这位中国朋友来日本时曾经住在他家。他边说边看着看板,当时用手提电话同中国的朋友通了话,告诉他中国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并说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内脏这样肮脏的事情在海外都曝光了,让朋友注意。中国朋友在电话中说,他根本不知道在中国发生这样的事情。然后这位日本人把电话交给了在旁边的法轮功学员,学员就把在中国所发生的事情向他介绍。对方说他以前是警察,现在不干了。接着学员告诉他,把中国“苏家屯”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亲朋好友、同事,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同时问道,你是党员吗?对方回答,是。同修赶紧告诉他说,共产党就要解体了,赶快退党吧,退党保平安!对方犹豫了一下说,那你就给我退了吧。

象这样感人的例子还有很多。

三、修正自己 不负师父的救度之恩

刚开始到秋叶原去讲真相时,邪恶干扰很大,场也不好。我的眼睛突然红肿起来,胀的难受,看什么东西都模糊不清。南来北往的中国人确实不少,可是要让他们都了解真相,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半天也发不了几份报纸,我东张西望一会儿头就晕了。有时还被不明真相的人一顿谩骂,这时眼睛也疼,干了一早晨的活是又累又饿,常人心一下子就上来了:“我是来救你的,不是来受你骂的,有这时间还不如回家多学法,这是何苦呢?”这个念头一出,我立刻意识到自己心态不对,这是邪恶在干扰,心里想:邪魔烂鬼!我是堂堂大法弟子,行的正走的正,岂能被你迷惑,哪怕站一下午就发一份报纸也算没白来,右眼睛看不清还有左眼,谁也阻挡不了我。平时除了学好法炼好功外,时时刻刻保持发正念,不让邪恶有机可乘,慢慢的红肿不知不觉的消失了。

这样我在秋叶原发九评讲真相快有一年了,可是单位不景气我又失业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很快又在秋叶原找到一份工作。这时面对的考验也接踵而来了。由于新工作单位离报社很远,不顺路,正好和原单位是反方向,每天要走很远的路,拉很重的装报纸的小车。有时自己也斗争过,是不是一直都能坚持下去,每当这不正的念头一闪时,能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并及时修正自己。

还有一次向大陆女游客介绍九评,说中国大陆有一千多万人退出邪恶的共产党,退党退团保平安,你不退吗?……我的话还没讲完,她就破口大骂:你是中国人吗?你给中国人丢脸!“我比你更了解共产党”!我告诉自己千万要守住心性,便笑脸相迎说:你再了解,也不如“九评”说的明白,我还是劝你多看看《九评共产党》,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由于中国人受邪党的毒害,我每天都要面对不同心态的中国人,有时也很难守住心性,但是自己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不能被常人心所带动,要在秋叶原一直坚持下去。

修炼难,救人难,悟更难。到今天我才真正体悟到了师父为度我们有多难,师父为我们付出多少、承受多少,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又能感知多少?我们只有修去自我,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坚修大法,才能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最后借用狱中大法弟子给妻子信中的一句话来结束我今天的发言:“证实大法的事,有一天要做一天;有一万年要做一万年!”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六年日本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