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铭刻在心中的记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我在九四年参加过师尊的两次讲法班,有过几次近距离接触师尊的机会,想写,怕写不好,被障碍着,一直没写。今晚,我流泪看完《忆师恩》后,才下决心连夜写出来这永远铭刻在心中的记忆。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二日,星期六的上午,师尊在河南郑州市体育馆内一个礼堂里举办气功报告会,师尊讲:这是气功报告会,晚上的课重复上午的内容(不是原话)。听师尊讲法,真切的感受到师尊慈悲与正的场。我是个个人感受很强烈的人,不是真正纯洁与高尚的东西是打动不了我的,但我在听法中,一点点的被师尊的法理折服了,相信自己遇到了上下求索、苦苦追寻的明师,那时就下定决心:这辈子就跟着师尊走下去了。讲好课后,学员们站在两边,主动让出一条小道,我紧挨着小道,师尊走过我身边时,看到师尊是那样的祥和、慈悲、庄重。师尊没有立刻走出门,而是走到上边的台阶上,又转过身来,手里拿着盛着茶叶水的水杯,慈祥的看着大家。学员们也静静的看着师尊,会场非常的静,但是彼此都充溢着幸福的感受。

师尊走出体育馆时,许多学员都站在马路边,但没有一个学员往师尊身边挤,也没有影响交通。师尊走到马路对面等车,工作人员拦住一辆的士,师尊打开车门,坐在最前排的位置上,司机觉的这么多人看师尊,挺好奇的看了一眼师尊,工作人员伸着头跟司机说着要去的路,很快学员们目送师尊离去才散开。当时不很明白师尊的用意,只是理解学员要见师尊的心,现在才明白师尊更理解学员,处处为学员着想,尽量满足学员的要求。

六月十八日下午是解答问题课,是最后一堂课。教功时,师尊在学员中来回走动,帮助学员纠正动作。我突然感到心慌,有点坐不住,一抬头,看到师尊在我前面一米远那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当时我从小有胃病,很难受,我知道是师尊在帮我调整身体。那天晚上有很多弟子跟随师尊到山东济南去听法。我因为学校要考试,没能随行。那晚在火车上,我流了一路的泪,是伟大的师尊救了我,给我指明了返本归真的路。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底,我克服重重困难赶到广州时,已经没票了。晚上第一堂开课时,没有票的都集中在体育馆外的广场,看到师尊从车上下来,都非常高兴。后来有消息说:师尊要大家排好队,按次序入场。等了好大一会,看到师尊站在入场口慈祥的看着大家,那一刻眼泪止不住的流。足足有五分钟,师尊回去了。后来听说,师尊想让学员都進去,但主办单位以盈利为目地不愿意。

后来又在紧挨的一个小厅里看师尊讲法的实况转播。十二月二十六日,是个星期日,连上三节课,下午要连上两节,在这两节课的休息时间里,师尊出现了,大家马上围了上去,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后,都无话可说了,满怀无限崇敬的看着师尊。师尊走后,一个工作人员又赶回来解释:“师父想来看看大家,要我把意思转达到。”

没见到师尊时,有很多问题想问,真正见到师尊,又无话可说。面见师尊的日子虽短,但师尊的伟岸形像、处处为他人着想的高贵品质永远铭刻在心。现在明白师尊亲自下世传的大法是什么时,更加珍惜大法,更加珍惜与师尊短暂相见的日子,时时激励自己别懈怠,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就是对师尊最好的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