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正念反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我1999年刚得法20多天,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当时看了电视的宣传,弄不明白是咋回事,就不炼了。慈悲的师父不会落下一个有缘人,到2003年,同修找到我,给我看了北京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以及师父的一些讲法经文。我才知道中共向全人类撒了个弥天大谎,北京天安门自焚的事情是假的,完全是栽赃陷害;法轮功是冤枉的。我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里蒙上头嚎啕大哭,哭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复杂的心情难以表述。中共这个邪教真是罪恶滔天,害了无数众生,毁了无数众生,居然骗了我整整4年。

2003年春,我正式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修炼碰到第一个问题就是大法虽好,可我得法这么晚还来得及修吗?同修大姐就耐心的开导我,鼓励我要多看书、多炼功,其它什么都不要多想。通过学法我知道自己的个人修炼与正法是连在一起的。一开始我就遇到重重阻力、压力和考验过关等等。有时不知是消业,还是邪恶的迫害,也一度彷徨过。师父在梦中点化我要背书,同修大姐手牵手一步一步往前带我,并且不断督促我看书炼功,说打下坚实的修炼基础,才能随师正法,更好的救度众生。渐渐的,我也能象老弟子一样做三件事,学法炼功、讲真相,并办起家庭资料点。

2005年我又象往常一样带上光盘、《九评共产党》、彩色、黑白小册子、护身符,上街散发真相资料。由于自己做的不符合常人状态,加上为私为我的各种执著心、求圆满心等,被邪恶钻了空子,让不明真相的警察当场抓住,吓懵了,被强行带上车时方回过神来。到了派出所,脑子在高速运转怎么办、怎么办,常人还有句话:既来之则安之,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人间最正的事情。我稳了稳情绪,思维渐渐清晰起来。我必须接受这个事实。现在只有师父能救我。就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不断把对付邪恶的法往我脑子中打。我坚信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破一切迫害。

接着警察开始所谓的审讯,我也不接他们话茬,心平气和跟他们讲真相。讲我们是按“真善忍”在做好人,没有参与政治,天安门自焚完全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上,是栽赃陷害。我们告诉人们真相,现在明白真相的警察越来越多,我相信你们知道真相以后,也一定不会参与迫害;而且善待大法弟子会有大福份。

警察不听,还满嘴胡言乱语。我一看干脆把腿一盘继续发正念。恶警一看就大声嚷嚷,把我关了起来,和十几个女犯关在一起。号头说新来的都要过招,用冷水浇。几个女犯推我并且用水龙头浇我。看到她们凶神恶煞的样子。我害怕她们一起上来打我,就说我自己洗你不要碰我。女犯们大笑说这就对了,并且不怀好意递眼色。这一下反倒提醒我了:旧势力不就想利用不明白真相的恶警与犯人借着学员有业力,根本执著不放为借口对学员下狠手。好险啊,就是因为怕心太重,连正念都忘了,把刚才女犯对我迫害当成人对人的迫害了;你越怕,它越整死你。从现在开始我要归正自己一思一念,用神的一面去面对一切。

强制干活时间到了,女号头命令我干活。我大声说:我不是犯人,我不干活。号头一愣,觉得我跟刚才判若两人。号头又说:“听说法轮功都是好人。你看我们干这么繁重的活。你能忍心不帮我们吗?”我说在监狱里我不能帮你干活。号头马上变了脸:“你×××别给脸不要脸,進到这里没有不干活的。”说着手里的东西砸了过来。其他犯人一起围上来叉着腰说:“怎么啦,怎么啦,吃了豹子胆了,敢跟我们号头顶嘴。”

这时我明白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怕心,她们就会蜂拥而上把我整个半死。我一边发正念铲除其背后所有迫害我的一切因素;一边用正念直视恶人。僵持了几分钟后,女号头说:法轮功不干活就算了,反正别的号的法轮功都不干活。这样女犯们在干活,我就炼功打坐。

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不吃牢饭。恶警就把我手脚用大镣铐上,强行按着头。我头左右乱晃,恶警灌不進去,气的大叫:把大板抬来,把她钉在大板上(钉在死人床上)。恶人又拿来老虎钳子一样的工具撬我的嘴,把我的嘴撬的都是血。我一直发正念。它们撬不开,就叫男犯人来灌我,捏我鼻子灌。

一连几天下来,邪恶之徒把我的嘴连撬带撕,撕的稀巴烂,撕的快到耳门了。可是我还是不吃。恶警就来审讯我、让我签字,我拒绝。恶警就又把我钉大板,又拿钳子一样的工具来撬我嘴,可是就是撬不开。

我一直没有间断发正念。在这期间我想到师父说过对人要好、要善;对背后的邪恶生命你怎么对它都行。我就给女犯们讲法轮功是怎么一回事,告诉她们我们只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北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善待法轮功,以后会有福报;教她们唱法轮大法好。通过讲真相,女犯们转变了对我的态度,表示以后出去不反对法轮功。

恶警看来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说只要你吃饭,马上放你走,你还可以看书炼功;并特意弄来小灶,把我放下来说:你看你都瘦成这样,我们看着也难过,来吃吧。女犯们都围上来一起说:吃吧吃吧,身体要紧,我们大家都为你难过。有的女犯还被骗感动的掉了眼泪说:你看警察对你多好,真是特殊,在这里谁都没有这么大面子,我求你了。恶警和犯人们一起说:算我求你了,哪怕吃一口也行。

我正犹豫着,女犯乘机塞了一口在我嘴里。我没吐,也没咽,思想在激烈斗争着。忽然想起以前看过明慧周刊同修写的文章,大意是邪恶会装出伪善的面孔诱骗人心重的大法弟子以达到它们迫害的目地。明白过来后,我毅然把头一昂,把饭吐了出来。结果邪恶气急败坏也顾不得装善了,大声叫:把她钉在大板上,继续灌,一天不吃灌你一天,两天不吃灌你两天,到你自己愿意吃饭为止;你若再不吃,不要怪我们迫害你,把你胃里插管子灌。我听出来了,是恶警背后邪灵在讲话。这是一场邪灵利用恶人在迫害性的检验大法弟子,我决不配合它们,就是求师父救我,求师父加持我发正念灭它们。

紧接着我的肚子象翻江倒海般疼痛,手脚被钉住,浑身动弹不得,而且越演越烈。我心里想师父呀,怎么这时候消业呢?师父的法理又打入我脑中(不是原话):师父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即使学员有业力、有漏,也不允许邪恶迫害。我就求师父加持,彻底铲除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邪恶因素。结果只有几分钟,我的肚子猛然一下不疼了,好了,就象从来没有疼过一样。

又过了几天。邪恶人员又来非法审讯我,让我签字说放我回家,大概他们怕人死在牢里。我坚决不签,我说你们这是迫害好人,要遭报应的。邪恶人员说不签字死路一条,死了我们也不负责任,又把我押回牢里。

我在想着师父的法,即使一时找不到自己执著在哪,关键时千万别转向。邪恶是想摧毁我的毅力,动摇我对师对法的信念,这是邪恶永远也办不到的。第二天,邪恶看到我坚定的不配合,害怕了,怕人死在这里就通知家里人接我回去。

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出了监狱的大门。经历了九死一生的我,又一次验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亲身体验了什么是”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我泪如涌泉,含泪而跪,双手合十,向宇宙最洪观至最微观唯一拯救者──伟大的师尊,致以最最崇高的敬意!

愿与同修们,在以后的修炼道路上更加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