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病魔除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二零零五年新年刚过,突然有一天我上班时浑身发冷,直打哆嗦,结果发了一天一宿的高烧,浑身疼痛,我就发正念清除黑手烂鬼的迫害,等烧一退,我又开始学法、讲真相、劝“三退”。可不到半个月,我又一次在班上浑身发冷,直打哆嗦,站也站不住,同事扶我坐车回的家。这次整整发了三天三宿高烧,三天没吃饭,连喝水都吐。特别是第三天傍晚,我高烧到39.6℃持续不退,并出现了神志不清。我丈夫在屋里走动,我看到的却是他在悬空走,他见我已烧成这样,要立刻送我去医院抢救,我耐心说服他不去,但同意吃一片退烧药,可刚吃下去不到5分钟,连药带水全喷了出去。

我这时才意识到刚才那一念是不对的。我一遍一遍的喊师父救救我,并说“师父救救我!别让我再高烧下去啦,我可不能死呀,我要是死了,我洪法、讲真相、已劝“三退”的人该不信大法了,他们得不了救啦。”可高烧仍持续不退。我又坐起来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的迫害,心想这回高烧该退了吧,可高烧还持续不退。其实,在我高烧持续不退时,求师父救我、发正念,表面看做的是对的,实质隐藏着一颗依赖师父的心,怕死的心。我是大法弟子啦,我做三件事了,遇见病魔求师父,师父就能不让我死,就能把病魔清除,发正念就能销毁病魔,其实是在自己的意识中承认了病魔的来势汹汹,惧怕病魔夺命,依赖师父、依赖发正念退烧,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结果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借着你有怕心而要迅速彻底的毁掉你。

接下来我倚着床头打开《转法轮》,正好翻到:“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此时我已出现胸闷、憋气、呼吸急促、窒息等征兆,意识开始模糊,死亡在一步一步的逼近。这时我突然想起师父在《在美国讲法》中的一句话“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

想到这,我干脆躺在床上,心想不就是个死吗,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时已到了晚上12点多钟,又过了5分钟,我肚子突然哗哗的响,急速的腹泻,奇臭无比,之后我试了一下体温计,38.5℃,就这样每隔一小时就急速的腹泻一次,体温一直往下降37.8℃、37.2℃、36.8℃、36.5℃、36.0℃,到天亮时,我全身凉丝丝。第二天是个星期天,原定上午请客人吃饭,那天我神志清晰,身轻气爽,吃的比平常多两倍。

正如师父讲的那样:“如果你真的能够修炼,你真的放下那个生死之心的时候,而不是做给人看心里却时时放不下,你什么病都会好。修炼哪,人和神之间就那一念之差。可是那一念之差呀,说起来简单,那是经过深厚的修炼基础才能够做得到的。自己真能够下功夫学法,你就能做到。”(《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高烧过后,我又出现睡不着觉的症状,躺在床上,眼前总出现非常恐怖的画面,一幅幅象各式各样的鬼,吓的我整宿都睡不着,这使我意识到是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又换了另一种方式来下毒手。我就一遍一遍的发正念同时增加炼静功的次数,渐渐从能睡一个小时到恢复正常。

我在三个多月的时间内,共发了五次高烧,每次高烧过后都剧烈的咳嗽达半个多月,甚至还出现过后脖子硬、剧烈头痛等中风症状。本来我每月来例假就经血量极多,而且这几次高烧过后又都来例假,而且还经血量极大,此时身体虚弱的走几步路都气喘吁吁、大汗淋淋。但是我坚定的信师信法,照样做三件事,将生死置之度外。第四次高烧过后,我正躺在床上,就感觉下身“呼”的一热,掉下一块东西,一看是个肉瘤,足有小皮球那么大,多年的子宫肌瘤不治而愈,经血量也恢复了正常。

最后一次高烧过后没剧烈的咳嗽,而是在右前腿出现了一大片红肿,一摸此处温度烫手,象“丹毒”症状,站起来扎心透骨似的疼痛,可第二天又要去北京出差,我心一横就上了路。尽管举步艰难,可我依然向前,走着走着就不那么痛了,渐渐行如平日,并且每天办完事我都要去天安门发正念一个多小时。

因为我记住了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上的话:“那么修炼中当你真正认识到法的时候你什么心都能放下了:哎呀我都得了法了,我什么都不怕了,死就死了,死了我也得了法了,死了我还能怎么样?也下不了地狱呀,对不对?我都得了法了嘛。那这个人的生命危险就没有了,病也没有了,因为他是真正的修炼人所表现出来的思想状态,他真正的认识到、提高上来了,什么心都放下了,最起码在这一点上超越了人,人的境界走过去了。病是常人得的,治病的心放下了,他的病也就好了。”

这以后我每隔三个多月仍发一次高烧,高烧过后严重咳嗽持续近一个月,甚至还出现过突发“心脏病”的症状。今年七月,一次在梦中有只象机器人似的大黑手掐住我的喉咙非要我的命,我在被掐的上不来气的状态中惊醒,醒来一身冷汗,从哪天起我的嗓子就哑了,接下来是腹泻、发高烧和剧烈的咳嗽,而且是没有间歇似的干咳,翻腔捣肺,恨不得五脏六腑都要震出来,还出现了严重的便秘现象,真是浑身燥热、心烦意乱。单位的同事们都劝我去医院,说这样下去会得肺炎、肺心症等等,我都已经给他们做过“三退”,可我这种状态严重影响了他们对大法的认同,我就一次一次的求师父别让我剧咳了,这样我讲真相没有说服力,影响救度众生,可症状丝毫没有减轻。我就多学法、多发正念,症状仍没减轻。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圆满的最后一步你还在被考验着行和不行,一直到你只差那么一步就完事的时候可能对你都是很关键、很关键的考验,因为每一步对你们的修炼、对你们的考验都越来越关键,尤其到了最后阶段。你们知道旧宇宙的那些乱神,只要它们还在,它们就要左右到最后。你不行了它一定要想办法把你弄下去。它知道,李洪志不会舍下你,那么它们会采取各种方式让你掉下去。人的一念差了,就会使自己发生动摇。所以越到最后对你们的考验也越严峻、越关键。”

这一年多我为什么总处在病魔的严重迫害中呢?其实是让旧势力找到了迫害的借口。二零零五年过年前两天,区里“六一零”头子等到我家问我:“你今后还炼法轮功吗?”当时我想快过年啦,家里又要来客人,圆滑点表态,糊弄他们快点走算啦,人心一起就回答道:“如果为了我个人祛病健身,我可以不炼。”其实是怕去洗脑班,怕再次被劳教而顺从了邪恶,几次都想严正声明,可又想我劳教释放后已经发表过严正声明,我的姓和名都挺特殊,再严正声明让邪恶查到被抓和再被劳教怎么办?结果让旧势力抓到这点千方百计以病魔的形式毁掉你。

我想通过求师父、多学法、发正念弥补,其实在掩盖上述怕心。现在正法已到了最后阶段,一切都在向表面突破,修炼者的一思一念都会给表面空间和自身带来不同的变化。是神的一念将会改变常人应有的状态,是人的一念也将使修炼者退回到常人应出现的状态中,包括不打针不吃药会使病情急剧加重。旧势力就是抓住了我的这句话,利用黑手烂鬼费尽心机的要把我拉回到常人应有的状态中,直至夺命,梦中的情景就表现了它所要达到的目地和采取的凶残手段。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是在大穹的存亡之际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是来经受旧势力的所谓“考验”,它们不配,它们的所谓“考验”是对师父正法的严重干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走正自己的路,它们也不敢来迫害,什么怕抓、怕劳教根本就不存在。

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我立即发表了严正声明,我写道:二零零五年过年前,区“六一零”头子等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由于有怕心就表态说:为了我个人祛病健身可以不炼。这一念之错,造成我多次高烧、经血量极大、长期严重咳嗽。现在我严正声明此话作废,就是为了自己祛病健身我要炼,为了救度众生更要炼!我要不愧为师父的正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堂堂正正的修炼法轮大法。

声明发出去后,便秘症状消除、排泄通畅,一下午都没咳嗽,接下来又继续剧烈咳嗽两天。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用假相来迷惑我,看!都发表了严正声明咳嗽还没好,从而动摇我信师信法的意志。我不为其所动,继续每天做好三件事,两天后一切症状全无。真是“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现在我头脑清晰、精力充沛,每天在大法的沐浴中升华,我真的从病魔的桎梏中走了出来。

我要铭记师父的教诲,在最后的正法路上正念正行、勇往直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