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翻译工作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初的一个偶然机会里,由我服务单位的一位同事介绍而得法。当时台湾的炼功点还不是很普遍,在我所住的都市只有一个炼功点,且离我家蛮远的,所以我就只能跟一群同事在办公室利用午休时间炼功。

后来有一天,我居然在我家的信箱中,拿到一张影印的法轮功洪法传单。当时在台湾知道法轮功的人还不是很多,而炼法轮功的人更少。在自家信箱拿到印有「法轮功」三个字的传单,使我非常兴奋,马上就照着传单上的联络电话号码打电话过去。从此以后,我们几乎天天在新山水库旁的公园炼功。炼功人数由最初的二个人,到后来的二十几人,其中包括几对夫妻档。

二年多后,我太太也成为我们的同修。我们风雨无阻,天天出门炼功,天气许可时,在新山水库的公园炼;雨天就在就一所幼稚园的前廊炼。有时连台风来袭也照样出门,就象7-11便利商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打烊,真是乐在其中。尤其在大雨倾盆、狂风怒号的清晨炼功,反而更能体会身神合一,唯我独尊的入定状态。大家都知道「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作为一个走向圆满的大法修炼者,遵照师尊的话每天炼功,其实只是做到了一个最起码的要求而已。但是,如果连这个最起码的要求都做不到,那我们还是真修的炼功人吗?

「法轮功」真是个好功法,在过去的七、八年中,我获益良多。学大法除了使我重获健康外,也让我了解了人生的真谛,和看到自己许多的不足与根深蒂固的执著。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以前,常在不知不觉中,执著于名与利。不但会因为别人官升得快,而不自觉的心生羡慕与妒嫉,也曾经居然因为同事、朋友买股票赚了一大笔钱,而妒嫉得失眠,睡不着觉。这些在常人社会大染缸中,不知不觉养成的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等等各式各样的执著心,使我一直过得不很快乐,身体也出现方方面面的状况。幸好能得此大法,经由不断学法和与同修交流,以前很强的执著心,才象剥洋葱一样,正一层一层的逐渐在剥除中。

在我服务机关的同事中,很多拥有很高的学历,包括一些留学回来的。但在公务生涯中,我长期从事国际事务工作,也曾奉派到世界五大洲的若干国家去开会、考察及研究。因为熟能生巧,我的英文就比一般人要好那么一些。在过去,我在服务机关所写的、或翻译的英文稿,常自认为是自己心血和智慧的结晶,有时不太愿意让不相干的同事看,尤其不太喜欢给那些国外留学回来的同事看。不是因为怕他们笑,而是怕被他们抄去。这种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正是一股强烈的争斗心和显示心。执著于不愿意别人的英文比我好,执著于显示自己的能力比人家强。尤其是他们来问我英文的问题时,我常不愿全无保留的告诉人家,有时只是轻描淡写的应付了事。

在不断学法后,我发现自己有很多不足之处。别人来请教时随便应付两下,不想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人家,就是没有做到「真」;心中有不愿别人比自己强的念头就是妒嫉心,就是没有做到「善」;不耐烦人家来问问题,怕浪费自己的时间,就是没有做到「忍」。发现自己不象炼功人后,现在我不但主动把所写的英文稿寄给一些同事参考,并在单位里开班授课每周二小时,把我所知道的毫无保留的传承给其他人。在我不吝啬与别人分享自己长期钻研摸索累积的精华与工作中获致的经验时,其实我自己的收获比别人多。因为对别人慈悲的同时,自己的层次也相对提升了;在教别人时,自己的知识也增长了。同时,也让同事们感受到大法弟子无私的风范。

在众多的正法工作中,我大多从事与英文相关的工作,尤其是英文翻译方面的工作。我们翻译的文件、文章或报导主要是让外国政要、民间领袖及一般众生了解大法的美好,及中共政权邪恶的真相,使国际社会能协助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另一方面让西人学员分享世界各地学员的修炼心得和正法活动现况,以帮助他们跟上正法進程。但翻译工作并不象其他正法工作那么多彩多姿,那么能立竿见影,或马上知道帮几个可贵的中国人退党了。从事翻译工作需要长时间坐在电脑前面「手脑并用」,有时须忍受那种枯燥和孤单的感觉。我参加的一个翻译小组中,早期曾有多达三十九个成员。但后来人数越来越少,有一段期间,只剩寥寥几位持续正常参与工作。所以有些人的负担就特别重。

几年下来,我个人已为北美及欧洲的大法弟子办的媒体翻译超过四百篇文章。有的只是短短一、二段,有的则长达数页或十页以上。我们所翻译的东西包罗万象,除了反迫害文章及各地正法活动报导外,还有很多大法媒体报导需要的常人性文章。其中往往会涉及各种文化、历史、政治、经济、社会等不同的领域。一个人的知识所能了解的实在太有限了。平时好象自己的英文还可以,但实际从事翻译工作时,才发现几乎很少是可以轻而易举完成的。我的体悟是,不管翻译什么样的文章,也不管它的长短,都要达到「真、善、忍」的标准,才算完成。「真」,就是要把作者在这篇文章中想要表达的内涵,甚至每一句、每一字的涵义都要把它尽量真实的重新呈现出来。「善」,就是要带着慈悲与救度众生的心情翻译,让外国的读者明白真相,使他们渐渐不再受到共产邪灵的毒害。「忍」,就是要有耐心,要不辞辛劳的去查证,想办法把字字句句背后的含意转换成另一种文字呈现出来,重新赋予生命,帮助众生得度。也就是要对自己翻译的文章负责,也是对大法负责。

在翻译的过程中,也是会有方方面面的心性考验。不管哪一类文章,都难免有不少中文成语或中西专有名词。这些成语或专有名词在我们日常生活中,说起来很轻松,但要把它们很贴切的翻译成英文,往往就不是那么容易。需要一再推敲,一再琢磨,或在网路上一再查证。尤其是由其他外国文字翻成中文的文章,如果没将专有名词的原文附注在文章上,翻译时往往更需耗费大量时间查证。有时花了好多时间,费了好大劲,查遍世界各国许多网站就是找不到答案,有时想干脆留给国外的编辑去伤脑筋,可转念又想,懂中文的我都翻不出来,那不懂中文的西人编辑又怎么能翻出来呢?但往往正念一足,不管是再艰难的问题,一般都可以解决。因此,从事任何正法工作,都需要有强大的正念。如正念不足时,往往就会有肩膀酸,手指发麻及爱困等等干扰。甚至于在电脑面前坐了一整晚也没能翻出几句来。有时一篇文章翻好后,已过半夜了。这时,到底是要马上寄出去,然后去睡觉?还是要再检查检查,看看文法有没有不对的?意思有没有贯穿、逻辑合不合理?意思有没有翻错等等?这些都是考验。有时花了很长时间翻译完成后,被编辑改得体无完肤,或是根本没有被采用时,自己有没有起了很多心?

在欧洲,很多国家都使用不同的语言,所以我们大法弟子在欧洲办的媒体也使用十五种不同的文字。但由于欧洲学员较少,且精通中文的西人学员几乎没有,因此许多文种的文章及报导均须等待由中文翻成英文后,再由英文翻成其他文字。甚至要等到翻译成第三种外文后,再据以翻成其它的外文,依此类推。因此,英文版的翻译常须扮演「火车头」的角色。有时一些「紧急」文章虽然已经出来好几天了,可没人翻。想到这个「火车头」后面还有十五节满载众生的列车,正等待着大法弟子把他们载向光明美好的目地地时,真是心急如焚。

现在是正法时期的关键时刻,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分别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有面对面讲真相的、有透过各种器材揭露邪恶的、有以艺术表演或办媒体方式从事正法工作的、也有以写文章或翻译文章来反迫害救度众生的等等。每一种角色都很重要,每一项大法工作都会有困难。但是,只要我们紧跟伟大师尊的脚步,正念正行,共同精進,没有冲不破的难关,也没有达不成的任务。最后,谨以师尊「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中所讲的:「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与大家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