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脑死亡”烟幕弹看中共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抵赖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2006年11月15日,由卫生部主持的全国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峰会在广州刚刚结束,就有媒体爆出“移植脑死亡者器官属非法”的新闻。对此,卫生部有关负责人赶紧声明这是炒作。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副主任委员陈忠华表示:“我希望这是卫生部领导的口误,或者是写这个报道的记者的笔误。卫生部的重大事项要由新闻发言人发布,如果卫生部出台文件说不让做,那我就停下来。”

陈忠华何许人也?其原为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在2006年7月的首届世界移植大会期间,以“对未经监狱受刑人同意,从受刑人(包括法轮功学员)身上活体摘取器官贩卖牟利的行为负有刑事责任。尤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不仅犯下酷刑罪,更触犯了国际刑事法上最严重的‘群体灭绝罪’”的罪名被告上了美国的法庭。作为被起诉的三名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专家”之一,陈忠华辞去了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职位,8月1日与他人成立了中国器官捐献管理委员会,负责受理中国境内的脑死亡器官捐献。

中共此时让这样一个在国际上声名狼藉的刽子手高调出镜用意何在呢?

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去互联网与数量众多的器官移植文献中检索到陈忠华和他的属下在过去的几年中曾经爆发式的做了多少例活体器官移植,但无一例外的是对数量众多的器官移植手术的供体来源无法交代清楚。而数年来在他手下一共经手了23例脑死亡器官捐赠(在全中国,成功的脑死亡器官捐赠总共才24例),现在就拿出这23例来大做特做文章,好象陈一向就靠这“23例”而名利双收的。

对脑死亡的标准和运作,国际社会是有争议的,而对活体摘取无辜人的器官用做商业或政治目地的非法性却是没有异议的!

这一点中共非常清楚,所以它在这个会上让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老调重弹,公开承认中国移植界一直使用死囚犯的器官,并以此来回避中共当局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的指控,并散布“脑死亡”等一系列烟幕弹,转移西方政府、媒体和民众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的日益关注,信誓旦旦的背后是更加拙劣的谎言。

从陈忠华本人的反应看,他对这种烟幕的效果好象并不乐观,作出一副无辜状,随时要把皮球踢回给卫生部,看来好戏还在后头呢!

中共不但有这一种烟幕弹,还有其它种类的:如偶尔出现的那么几例亲属间移植被各个媒体大肆渲染,恨不得能吹的让群众以为器官移植都是来自亲属;“揭秘”网上卖器官的骗局,让老百姓以为网上器官买卖是非法的,殊不知网上最大的器官交易就是由中共政府主持的;“曝光”一些黑心医院为了获利,器官移植草菅人命,让老百姓把愤怒集中于那些黑心医院,从而掩盖活体器官摘取是得到中共政策的支持和默许的,而且是在国家机关和政府工作人员大量参与下进行的事实…… 不一而足。

无论中共再处心积虑的造再多的烟幕弹,只能说明它的恐惧和无耻。它敢面对正义与道德回答这么三个最基本的问题吗?

一、自从镇压法轮功以后急剧增长的移植手术的器官来自何处?

二、每一个器官移植案例的完整记录何在?

三、为什么迟迟不给海外的联合调查团发放签证,进入中国实地调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

答案大白于天下之时,就是恶贯满盈的中共被朗朗乾坤清算之时,我们坚信这一天一定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