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和共产党—谁更黑心?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中国近几年来快速成为人体器官移植大国,但同时却一直回避器官的来源问题,从而引起国际社会对器官来源合法性问题的质疑。在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下,象二零零三年萨斯病(非典)期间一样,中共卫生部在非法器官移植问题上,又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不得不承认存在非法器官移植的问题,但与此同时却极力掩盖其中的关键性问题。十一月十四日在广州召开的全国器官移植应用技术大会上,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说国内大多数(移植)的器官来自被执行的死囚犯,但是同时耍花招,想转移人们的注意力,把责任推给“黑心医生”,把犯罪行为归为手术医生,以试图掩盖三个关键性的问题。

一、政府主导非法器官移植

第一个花招是“丢车保帅”,把责任推给“黑心医生”,说和政府无关,即用“黑心医生”作为替罪羊,为中共推卸责任,来掩盖中共用国家政府的名义所犯下的罪行。

国际社会知道,一些死囚的器官是医生在专用的“死刑执行车”上非法摘取的。这种车方便器官摘取,并且有警察(武警)保护。“黑心医生”能够调动使用这样的方便设备和警力保护,并且在相关的操作中一路顺风,这表明根本不是“黑心医生”的个人行为,而是“黑心医生”后面有强势的黑后台,形成了一个非法摘取器官的系统。这个黑后台是真正的罪魁祸首,“黑心医生”也只是黑后台的工具而已。

位于沈阳的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在其网站上就曾公开说:“能完成如此数量的移植手术,是与中国政府的支持分不开的。中国政府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以及民政部于1984年10月9日联合颁布有关法律,确立提供脏器是一项政府支持行为。这可谓世界绝无仅有。……”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网站曾同样声明:“……器官移植手术数量如此之多,这全归功于政府的支持。”黑心医生不敢把功劳窃为己有,把最大的功劳归为政府,政府一直也当之无愧地接受着。

上面提到的这个“有关法律”,是在一九八四年十月九日,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民政部发布的《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器官的暂时规定》,这个规定的第四条这样写道:“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要严格保密,注意影响,一般应在利用单位内部进行。确有必要时,经执行死刑的人民法院同意,可以允许卫生部门的手术车开到刑场摘取器官,但不得使用有卫生部门标志的车辆,不准穿白大衣。摘取手术未完成时,不得解除刑场警戒。”

这个“暂时规定”是基于早在六十年代中央军委发布的一项秘密文件而制定的,是黑心医生的法律保障。显而易见,中共政权是黑心医生的黑后台,没有这个黑后台,黑心医生哪能够长期在警力的保护下非法盗取“死刑犯”的器官呢?!黑心医生所做的,正是在政府的支持和保护下进行的。

中共当局无视事实,想极力掩盖中共这个黑后台的国家犯罪行为。“黑心医生”只是中共政权非法摘取器官的工具而已。中国在这几年快速成为活体器官移植的大国,自然有这些“黑心医生”的“一份功劳”,而政府在后面黑吃黑,坐收黑利。

“黑心医生”之所以黑,是因为中共的黑政策把他们变黑了,“党”是黑心的根源。现在把“黑心医生”作为替罪羊抛了出来,更显“党”的冷血。文革后,一些公安警察被作为迫害老干部的替罪羊,被秘密处死。现在,共产党又想卸磨杀驴,这对这些“黑心医生”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二、非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江泽民、罗干集团以权代法,全面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中共打为“阶级敌人”,遭受到最严厉的打击。大概从二零零零年开始,中共就有组织地大规模非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使得中国快速成为国际器官移植中心,用无辜民众的生命赚了黑财。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加拿大外交部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梅特斯(David Matas)完成了一项针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独立调查报告。他们得出结论:“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我们得出了非常令人遗憾的结论,即指控是真实的。我们相信,大规模的、违背意愿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现在仍然在继续着。”这个报告在国际社会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其中指出的事实正是中共想极力掩盖的。

中共摘取死囚犯的器官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就开始了,到九十年代就是公开的秘密,在国际社会广为人知。中共高调承认这个公开的秘密,使“金蝉脱壳”的花招,两害相比取其轻,试图用“被执行的死囚犯”来掩盖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是做不到的。

三、军队在非法器官移植中起重要作用

中国的非法器官移植的管理机构是军队,军队、武警医院自成体系,做的非法器官移植数量庞大,这些医院不归国务院下属的中国卫生部管,而是归中央军委直属的总后勤部管理。中共军队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中起关键性的作用,在非法器官交易中获得丰厚的黑利,卫生部出面“坦诚”,虚晃了一枪,想来分散人们对中共军队在非法器官移植中所扮演角色的注意力。

由此可见,卫生部副部长在“坦诚”的同时,想耍更大的花招来掩盖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所犯下的“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这种自欺欺人的手法,经不住分析,骗不了人们,倒让更多人看清“黑心党”的真面目。正因为中共一贯耍流氓,欺骗各界,所以更需要国际调查团进入中国进行实地调查,以获取事实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