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我身体不好,每年医药费就是上万元。修炼后,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用自己在大法中悟到的不同层次的理来要求自己,精進实修,不知不觉中我身上的病痛全部消失了,心性在大法指导下,不断的升华。

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七月二十日,我们镇上二十几名同修一起包车到省政府上访。当时我的腿正在消业,肿的连鞋都穿不上,我就穿着一双布拖鞋,可半路上我们的车被交警拦住了,从同修身上搜出了几本《转法轮》,于是我们全部被扣留,但我和同修们都智慧的走脱。我穿着拖鞋,从凌晨两点钟走到六点,才到达省政府门前,这是我第一次到省政府上访。

邪恶的迫害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坚信。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和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又先后两次進京上访,都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六月,在关押期间,我心中感觉不对劲:邪恶在破坏大法,毒害众生,而真修大法弟子却被关在牢里,受着迫害。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要回去,我要出去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我悟到这一点后不久,被关押了一个多月的我很快回到了证实法的洪流之中。

为了证实大法,最开始我先后用粉笔、黄泥巴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为了让世人了解真相,我到处去联系,看哪里有资料,几次空手而归。当我看到师父讲的:“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后,我就自己去买油漆,三箱五箱的批回来,带着其他同修去做。后来看到《明慧周刊》上又讲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我就买了打印机自己做资料,感觉打印机速度慢,又买回复印机。开始时,当时天气炎热,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以前从未读过书,对机器又不熟悉,机器老是出故障,我灌粉,弄墨盒,修机器,弄的浑身黑乎乎,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我排除一切障碍与干扰,在师父的加持下,大批的资料终于做出来了。我带头去发,带动了我们镇上的同修,他们现在都在做,都修的非常精進。我又把自己做的资料送到别的炼功点,把那里的同修带动起来。

同时,我也不放松个人修炼。为了抓紧时间学法,我平均一天睡四小时左右;十年来,除特殊情况外,我从未间断炼功,每天五套功法全都到位;发正念,每天保持十次以上。

后来,我利用早上买菜的机会,遇到人便讲真相,叫众生记住法轮大法好。师父经文《快讲》出来后,我们当地的同修全都出来讲真相,会讲的把不会讲的带着,两人一组。有时一天出去七、八组。每当有同修遭到迫害,全体同修齐发正念,把揭露邪恶的资料一夜发遍全乡镇,有的还找邪恶要人,找到他们讲真相,寄信给他们。现在他们中不少人对大法有了正念,上级要求办洗脑班,他们都智慧的拒绝了。我们环境已经大大改变,宽松了,集体学法和炼功都是公开的。镇上的干部和派出所的警察有时见到我时,有的还会笑着打招呼:“法轮大法好!我已经记住了。”

当前传《九评》,劝三退,是救度众生的关键。我更是抓紧时间去做。我上街走路都一路小跑,一分一秒我都非常珍惜,遇人就讲,连吃饭看见人我也叫过来讲。多年没走动的亲戚我都带上礼物走一遍,直到退了为止。以前有人请去参加宴席之类的事我不愿去,现在就主动去。宴会上真相讲完,讲“三退”,几十个护身符不够发,我觉的众生真的是等着我们去讲,他们明白的一面都盼得救啊!我上街劝“三退”,常常一次能劝退二十几个人退出邪党组织。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我们镇上的学法点,从建立以来从未间断过集体学法,现在是每个星期一、三、五的下午都集体学法,发两个整点正念,这对同修们的比学比修共同精進有很大的帮助,同时又清理了内在和外面不好的因素。正因为如此,我们整体同修们都做的比较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