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一日】我真正开始修炼是从九九年初开始的。九九年七二零,邪魔从天而降,我一下不知所措:这么好的法为什么不让炼呢?这共产党之前还在电视上发表声明不干涉炼功呢,为什么才几天就全反过来了呢?这共产(邪)党太坏了,说翻脸就翻脸。管它呢!虽然当时我不知道这迫害是什么原因,但是心里暗下决心,不管发生什么事,就是信师父,信大法,谁也改变不了我的修炼道路。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那天,单位领导找到我说:“自己在家偷着炼吧,这世道谁能说的清啊,当年哥白尼被烧死在罗马广场,可以后又让人们学习他的理论。上面有规定,一律不许炼法轮功,我们也没有办法,但是我们做领导的为了这个饭碗也得找你说说。”后来办公室主任找到我说:“还炼法轮功吗?”我说:“炼!这么好的功法不炼那才傻哪。”他又半开玩笑说:“人家上边有规定,有炼的一律上报,那我给你报上去了。”我用非常坚定的语气对他说:“随你便,走到中央去说,我也得炼。”后他又笑着说:“哪能啊,咱谁跟谁呀!我不给你报了。”

从此以后,《转法轮》我走哪儿带哪儿,只要有时间就学;只要有机会我就把大法挂在嘴上,走哪儿讲哪儿,几乎全单位的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那时也不知道什么是讲真相,什么是正念,我就用身边发生的事去讲。从来没有想过讲大法的事会不安全。就这样,我不停的一直讲下去。后来,我有机会在柜台办理业务,那时只有一些真相小粘贴,有一些以前大法简介之类的资料,我就拿给顾客。如果办完业务后,要是顾客有时间,我就讲大法如何好,报纸电视都是骗老百姓的,讲天安门自焚真相等。

有一次,来了俩女子办业务,我对她俩说:“我先给你们办着业务(因为她们的业务需要时间长),给你俩看看这个。这两人拿起一看是法轮功就大声说:“法轮功啊!听说举报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奖励五千元钱(人民币)。”还没等我说什么,我旁边的同事非常气愤,站起来说:“你去举报去吧!我们这儿的人都炼,啥钱都想挣?!”那两个女子一听,一句话也不说了。我平时经常给这个同事讲大法中的事,有时间也给她读《转法轮》,虽说她没有走進大法中来,但她能有这一念,真的很可贵。

二零零一年,我和母亲才去北京证实法,说好当天去当天回。我们从下火车开始,一路上贴真相粘贴,贴到天安门,把真相粘贴贴在了天安门门洞的墙上,那时虽也看到不少警察、武警、便衣特务,可就一个念头,我们来证实法来了,谁也挡不住。后来我们又一路贴真相粘贴,贴到车站顺利返回家。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在修炼的路上,我们要的不就是坚定的正念吗?也就是说每位同修都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那些邪恶还敢多停留一会儿吗?早吓的掉头逃走了。

我将真相粘贴随身携带,有机会就做。记的有一天中午去饭店吃饭,我吃完后先走了,在从饭店到大马路上有一段距离,我一边走一边贴,刚一到大马路边上,我看旁边有一根电线杆,于是手自然的伸進口袋拿粘贴,突然下意识的一回头(现在明白是神的一面在起作用),正在这时,一辆警车飞快的开过来了,一个警察在车还没停的情况下,就把车门打开,腿已伸出车外来。当时的我念头一闪:跟我有什么关系。随即快速的举起右手装作打车的样子。那个警察也没趣的抽回腿,车也没停,又从我面前开走了。这一次,我又深深的体会到了正念的威力。

几年下来,我在证实法修炼中都算很平稳,在单位里,领导从没有阻止过,也没提过让我写保证什么的;在家里,家人也很支持。可是,在今年三月份,由于自身有漏,在帮助病业严重的同修从法上提高上来的过程中,被恶人举报,我和同修同时被抓,被非法关入看守所,病业严重的同修失去了生命。这次损失真是惨重!

被抓后,虽然我在派出所、看守所做的还算很正,可没有深挖自己到底哪里有漏了,直到事件被网站报道出来的前一天,我和同修一起交流后才认识到,我自以为在帮助同修,其实还是多少在证实自己,没有站在法上去认识法,做事之前没有想一想这件事对法有没有负面影响。

通过这件事,使我明白了,我们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下都是个整体,要互相配合好,互相弥补不足,时时刻刻把法放到第一位,这样才能发挥大法的威力,才能真正的起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作用,才能在修炼的路上少走弯路。而且我们无论在哪儿,都不要忘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做好三件事,一路喊着大法好,一路讲“九评”、劝三退。我们做到了,我们才能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魔窟。可是师父也替我们承受很多,师父慈悲的呵护也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现在的我丝毫不敢松懈,见人就想劝三退,由起初的顾虑重重,到现在讲三退就象拉家常一样。可我在贴真相单,发真相资料时还有些不稳。我相信自己很快就会做好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悉尼法会讲法》)最后用这句与同修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