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在点点滴滴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记得上学时我曾写过一篇作文,讲述这样一个人物:在一个大山沟里这个人出生了,吃着父母种的蔬菜长大了。然后自己又春种秋收的,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这样忙碌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个人老了,继而被这层黄土盖住了身躯。人的一生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要走这一趟呢?……就在这迷迷茫茫的日子里,我被尘世污染着,被后天的观念侵蚀着,我被名、利、情牵扯着。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我喜得大法,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真谛,终于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我把我家供的狐黄的牌位全都扔了。每天沐浴在佛光里,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光明与幸福。

一、师恩浩荡

得法的初期,师尊为我净化身体使我排出了许多污血,在一次打坐的时候师父为我灌顶,一直从头灌到脚,那种美妙的滋味无法用言语表达。一次头顶抱轮时就感到大法轮在我两臂之间,那么强有力的旋呀旋的。

记得有一次我在梦中没过好关,醒来后很懊丧,继而又想:“人世间这点东西算个啥呀,我是修炼的人,我要往高层次走的,我什么都能扔,什么都不要。”想到这就感到全身酥酥的,象过电似的。然后身体就象空气一样往起飘,可只有小腹这觉的沉,两头都起来了,我当时就想:可能是我的大周天没通好。然后就落下来了,接着就起来了,可还是那一条起不来。后来我悟到,师父说过只要把你的手指尖,脚趾尖,或者其他部位给你锁上就起不来了。那可能是师父把我这里给锁上了。

一次在打坐的时候感到转,闭着眼睛就感到自己在转,转的很玄妙,可是自己的肉身并没转。

一次,我骑自行车带同修到乡下发资料,就感到去时是下坡,回来时还是下坡,到家一看才知道车轮胎还是瘪的。还有一次我发完真相资料回来,找不到放车子的地方了,当时,我就请师尊加持,就这样一想,心就象开窍一样,一下子就想起来怎么走了。

还有一次骑摩托车出去,手冻的象猫咬一样的疼,当时我想起了师尊的一段法“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说你叫我热,反过来我叫你热,我把你热的受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想着想着就觉的从手心开始热,一点点的往外推,一直推到手指尖,两只手热乎乎的,一直做完资料才回家。

有一次我在床上发正念,我丈夫到厨房喝水,我就想,他可别吐我,刚想完,他含了一大口水喷到我脸上身上都是,我一动没动,心里却好笑:“这不是我求来的吗?”

有一回,我在班上烧了一壶开水,一位同事先把暖瓶灌上,我端着杯子说给我倒点,突然他脚一滑,“哗”一下水全浇我手上了,同事被吓一跳,我抽回手,一边甩,一边说“没事,没事”抬起手一看,一点事没有,只是稍微有点红。我对他们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没事,下午,肯定连点红都没有了。”下午上班一看果然一切正常。

二、修自己的一思一念

同修说有一次法会進行的不太完美,别的同修跟着议论,我也跟着挑毛病,过后一个同修对我说:“咱们这样做不对呀!法会开的成功与否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事,咱们这样在外边指手画脚的,咱们不是把自己当成局外人了吗?”我听了深有感触,什么时候自己又不在法上了。

还有一位同修,由于他是独身一人,所以周围的同修谁家做了好吃的,就顺便给他捎过去,买的菜也顺便给他点。有一天这位同修和我们交流说:“你们把我惯坏了,我老想你们给我又带什么好吃的,我这不是贪欲之心出来了吗?那可不行。我就自作主张,给你们每人出了一百元钱,以你们的名义送资料点去了,我希望你们在心性的提高方面多帮助帮助我,在生活方面就不要这样,我啥都不缺”。多好的同修啊!

在正法修炼中,为了救度众生,我努力的做着讲真相的事。开始的时候很怕,那时把心一横,“怕”也得做!心里想着师父的一段法:“在神的眼里,旧势力的安排也是这样,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真能放的下的时候,情况就是不一样。”(《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记得我地区的一名大法弟子曾经被绑架,因为和他接触的大法弟子就我们几个,所以当时我的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有些不安。就在我上班的路上,我问自己,你怕什么呢?怕他把你说出来?怕遭受迫害吗?怕死吗?你不是早就不在乎这个肉身了吗,那你害怕什么呢?(当然这只是那个时期的想法,现在知道旧势力不配),就想到这,我一下子就感到自己无比的高大。一点也不怕了,又是一个坦坦荡荡的大法弟子了。

又有一段时间,不知怎的我总是有些胆胆突突,有些怕,尤其是出去讲真相的时候。因为有怕心又招来狗连成片的叫(而自己正念强没有怕心时那狗是不叫的)。我也知道那“怕”它不是我,我不承认它。发正念清除它,可是好长一段时间,还是被一种无名的恐惧包围着,直到有那么一天,看到《明慧周刊》上的一篇文章《正神》,给我的感触很大。是呀,师尊把一切我们所需的能力都给我们了,我们害怕什么呢?当时正赶上是晚上六点发正念时间,我盘腿结印,清除自身不好的东西,刚静下来就感到好象有把大尺子,以我肚子为中心,象圆规一样在我的空间场画了一圈,顿时心清、场清,一点不怕了!感谢慈悲的师尊帮我拿掉了那个怕的物质。

三、深刻的教训

有一次我们公司接了一个活,需要各小队调人。别的小队人轮流去(领导也要轮班),而我们队没人去,最后队长找到甲同事说就只有我们俩人能去了,由于乙同事家里小孩太小而剩下的人都是领导了。甲没说什么就去了,结果去了二十多天,领导根本不理不问。后来甲的脚崴了,队长就让我去,我二话没说就去了,干了十来天。公司又接了一个很重的活,需要有力气的人,我被调回准备让我干那个重活。那位同事脚伤也好了,她给我打电话说过两天她向队长要求回队,别的队都轮好几轮了,咱们为啥只让我们俩干。我说让去就去呗!她愤愤不平的说如果我去完了,还得轮到她去。我很为难,最后还是被人心带动了。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队长就让我去干那重活,我笑着说:“我不去,我都去过了,还直让我去!”队长也不好意思,就让乙同事去了,还给她说了不少好话,但她才去两天。在这两天里队长开始对甲同事打击报复,甲是技术员却让她在寒风中学叉渣石。我再一次被常人心带动,为甲同事愤愤不平,在队长要派我换回乙同事时,我魔性大发把他给数落了一番,疯狂中还提到了乙同事。过后也不知道他怎么跟乙说的,他们俩对我都有了很大意见。后来我知道我错了,这些年来呀,我一直努力的和他们讲真相,按照真、善、忍做事,让他们感受着大法的美好!我们队里的人明里暗里都说我是一个好人,都了解了真相。特别是乙同事,她是后调来的,不了解真相,刚来时心里早设了一堵墙。所以我开始跟她讲真相时,她根本不听。我处处照顾她,有活抢着干,整天乐呵呵的面对她,用大法的美好去感染她,才使她一点点的了解真相,还看了《转法轮》,多不容易啊,就这么一顿火,这不是往下推他们吗?

我认识到自己的错后,当面向他们承认了错误,并说:“我这样做不符合法对我的要求,给大法抹黑”。乙同事说:“我也觉的现在的你和以前的你怎么不一样了呢?”虽然事情过去了,表面上象似平服了,但心里好象有了条沟,我得付出多些才能把这条沟填平啊!

还有一件事,由于我粗心大意,在進出我家的大法资料中,不知啥时候给落下一些。到归拢时才发现那已是积压了好久的了,把他交给同修处理了,估计是烧了,可我并没有把这当回事。接着我又对同修做的传单评头论足的,说这张内容少,那张内容好的。直到同修给我指出来,我才如梦方醒:是呀,同修们省吃俭用,拿出钱来又辛辛苦苦的把真相做出来,多么不容易呀。每一份都凝集着大法弟子的多少心血啊!我知道有个做资料的同修每天只睡三个小时的觉,更不能及时吃上饭。就是因为我的不用心造成了损失。真的感到不配跟同修坐在一起,真的无地自容呀!

四、不错过一个有缘人

一天下午,我在铁路上工作,看到一个人,那人高挑的个子,一尺多长的头发,一件破衣服系在腰上,远看似一条裙子,迈着矫健的步子。我顺口问同事一句:“是男的女的?”那人答道:“男的”,我一听,咦!这人不是精神病,我突然想起去年同修跟我说的一件事:有个人因没有钱坐车,扒货车被拉到这了,被工作人员发现时身上已经冻僵了,加上又累又渴的。同修给他买的盒饭,又送他一百元钱做路费,那人千恩万谢的走了,遗憾的是同修没有告诉他大法好。

想到这我忽然想他是不是也是象那个人一样的遭遇呢,我就和同事说:“咱应该问问他是不是扒车来的,要是的话我们给他点钱让他回家吧。”同事是个热心肠的人说:“咱们追他去。”几句话的功夫,那人已走出百米外了。我们喊住了他,问他:“你叫啥呀,哪来的,多大岁数了?”那人用很缓慢的语气一一做了回答。而他却对我说:“我认识你,你给过我钱!”我当时想他一定是去年那个同修碰到的人,怎么这么巧!我说:“那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人”,他肯定的说:“是你”。他还说他是扒车来的,扒车回家。问他为什么出来,他说他家有一种魔,使他不能在家呆。他都是拣地上的东西吃。这时我们班上的同事走过来,其中一个用戏弄的语气对他说:“走,上那边,我给你买吃的去。”他根本没理会。我说:“你回我们班上,我那里有衣服给你换上,你再把头发,脸都洗洗(看上去象几年没洗澡了,整个人油腻腻的脏,只有牙齿是白的)不然人家不会让你上车的。”那人不肯去,没办法,我就从兜里拿出一百元钱,同事有的拿五十元、十元的统一交到我手上,我对他说:“拿着吧,路上买点东西吃,城里拣东西好拣,在农村你上哪拣呀。”他说不能要我的钱。

我让他去不远处的水坑把脸和手洗洗,他说有一种魔不让他洗头,不让他沾水!我告诉他:“那你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什么魔都不敢来害你,你越念脑子越清醒!”他起初不会念,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教他,并和他解释“真善忍”这三个字的含义,当我说到善就是对别人要好时,他说:“这个善我知道,我小的时候就很善,我哥要是难受的时候,我就想:别让我哥难受了,让我代替他难受吧!”我听着很受感动,就这样一直教到让他背下来。这时他又说:“我今天说得太多了。”我问他:“你平时不说话吗?”他摇了摇头。我塞给他的钱,他还是不要,他倒退七八步后将钱放到地上,转身大步的向前走去。后来我们队长决定开机车拉我们到附近小卖店,给他买点干粮和水,并开车去追他。他已经走了很远了,只见他好似两脚生风,两手空空,一副无牵无挂的样子,眼看着却追不上他,队长大喊让他等一会,他这才站住了。

随后他便蹲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把吃的给他,他说:“给我钱我也不要,给我吃的我也不要。”看到他什么也不接受,我们就把他送到岔道口,同事们给他截车,可是没有车愿意拉他,这时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他用眼神向我求救,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告诉同事回去,让他自己走吧!我没再说什么,就把食品袋挂在他手上还有我的一百元钱,我看着他的眼睛,就那一刻我们好象有一种感应:我们好象是已经分别很久很久的亲人!他走了六七十米又转身向我挥手告别,我也挥手向他告别。我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已经深深的扎根在他的心里了!

我还碰到过抱着某种目地接近我的人,也是在同修的圆容下吧,使他及他的家人都知道了《转法轮》,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当时我抱有一念:就是不管他有什么企图,可我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就是要使他得救!

就写到这,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