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念正行方面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我是乌克兰的法轮大法学员,今天和大家分享我对同修间关系的想法。

对同修持正面态度

近来我们小组里发生了一些矛盾,对日常的协调工作造成了负面影响。这让我感到相当沮丧,但不知道该做什么能让双方看见自己的不足而有所让步。就在我想这件事的当下,立刻有了答案:当我们小组里的学员都能向内找,去掉自己的人心时,矛盾就会获得解决的。我就想:自己还有什么样的人心?为什么我看见学员彼此之间不能接受对方?

通常我们国内的民众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你们为什么要为中国的问题这么关心?我为什么要关注这个问题?”虽然我们有不少具有说服力的答案,但问题依然存在。对我而言,常人的态度反映出了学员心里的状态以及我们对其他同修的问题和他们所负责的证实法工作的态度。

最近,我身边发生了一些事让我悟到:对其他同修持有正面想法的重要性与对他们生气的危险性。

一个星期六,我们去别的城市進行讲真相活动。活动前夕我发现传单不够,我也知道从其它地方前来的学员不可能会印资料,因为他们多数人经济上很拮据,我很快决定找印刷店印制传单。我很急切的和一位学员谈这个想法,但是被他的态度与行为给激怒了;而且正是他,在星期四那天还叫我不要印资料。

于是我上街找印刷店,一直还不断的想这个学员的行为很差劲,我被这股愤怒的情绪给牵着走,认为他不够精進。我在街上边走边问哪有印刷店?我问路人,但没人知道。我问自己:我有这样纯净的愿望要为活动印传单,救度众生之事如此重要,但为何我就是找不到印刷店?这时一个内在的声音告诉我:当你去掉对这位同修不好的思想时,你会找到印刷店的。

突然间我悟到了这个问题,不论我如何掩蔽自己对协调结果和工作進展的不满,在关键时刻我经历了和宇宙“真、善、忍”特性对立的不好状态,更重要的是我对同修产生了不好的想法。我执著于他的不足,我只想改变他而不是改变自己。在悟到这一点之后,我决定放弃不正确的想法,后来就找到了印刷店。就在附近,我还发现了一家中国餐馆,那正是我们要向当地华人讲清真相的对象。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我带着另一位学员到另一个城市讲真相,那位学员并没有太多的向高阶层人士及媒体讲真相的经验。一位编辑邀请我们参加当地媒体俱乐部的开幕,在那个场合会有很多的记者,而且我们会有机会向他们讲真相,因此我们很高兴的答应参加。在某次会面中,我发现我带去的这位学员讲的太高了,以至于记者无法很明确的知道他的意思。

在那次会面之后,我向他指出他讲真相的方式不好,我告诉他应该以常人能够了解的方式讲真相。他告诉我,我的理解是错的。在一阵沉默后,我们都坐了下来并且开始交流我们的执著。不触及心灵不好使。我为我的不宽容道歉。后来我发现我所坐的位置是才油漆过的地方,我白色长裤因此变成红色,而那位学员的衣服却几乎是干净的,他笑着对我说:“看起来你无法去讲真相了,我会自己去。”

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对情的认识

大法弟子在中国遭到严酷的迫害,但旧势力也同时迫害全球大法弟子。其中一个使我们放弃修炼的手段是透过我们错误的观念及人的情影响我们。

在我居住的城市中有许多学员是年轻人,一个阻挠他们继续修炼的普遍的干扰现象就是情。有许多年轻弟子放弃修炼就是因为情,某些学员因此处于沮丧或消沉的状态或不再精進。因此,这个问题相当严重。

最近我们的一位同修离开大法,他已修炼五年以上了,曾印制大量真相材料,而且不论走到哪儿都在发材料,在工作后也会在火车站分送材料,有许多学员都十分敬佩他。

旧势力钻了他在修炼中的空子,他离开了大法。他离开了大法修炼,变的消沉、失神。我们商量后,决定每天发正念消灭干扰他的邪恶。很快他过一段时间后又回到大法中。这是我们同心协力的结果。

去掉怕丢面子的执著

最近,我有机会在一次会议中向乌克兰总统请愿,要求他协助终止这场在中国的迫害。然而在最重要的关头我却没有这样做,某种无形的力量阻挡着我,让我无法向他走去。过后我分析这个状况,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关键时刻我就是无法向前迈進一步,堂堂正正的讲清真相。我在想:到底是什么样不正的观念阻碍了我?

当天我在学《转法轮》第九讲时读到:“有人说:走在马路上,谁踢我一脚,也没人认识我,这我能做到忍。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在这段经文中我看见自己的问题:害怕丢面子。

常常在关键时刻我想到的不是我要讲真相的对象,而是当我走向他时,我会不会看起来很奇怪。我首先就落到了常人的观念上,而不去考虑到这个有缘相逢并且有机会被救度的生命。有时人的想法很强,我被所谓的表面文明和害怕让人感觉到冒失的想法给阻碍;但是,当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中共不人道迫害之际,我怎么能够想着所谓的表面文明而耽搁下来呢?我怎么能不利用每次机会,唤起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呢?

稍后我告诉父亲自己错过和总统讲真相和给他资料的机会,他很严肃的指出我没有想到中国的学员,这样的机会是早已安排好让他来明白真相的。我悟到这是师父藉由父亲来指出我根本上的漏,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说道:“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如果一个修炼的人连这些都不想去除,那么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

这件事让我找到自己错误的观念并且清除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念头,现在我更留意自己在讲真相时的心理状态。当我迟疑要不要将资料递给一个路人、销售员或是邻居时,我让自己不去想是否自己看起来很奇怪,而是这个盼望在此刻得知真相并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的人。我怎么能够不给他这个机会呢?当天,在我失去和总统说话的机会后,我向一位负责媒体关系的官员讲真相。最初那位女士对大法有着不好的看法,在明白真相后她告诉我:“如果你坚持下去,一定能成功的。”

最后,我希望所有的同修在正法期间的修炼上更加精進,救度更多众生。

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