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父成都传法班的珍贵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我母亲信佛,我自幼也对神佛充满敬仰。丈夫去世后,我就下定决心要修炼。我到处拜庙,到处烧香。也学了很多气功,还到气功研究会办了会员证。

一九九四年五月的一天,气功研究会通知我说,法轮功报告会要在成都举办,我立即决定去参加。

报告会在八二信箱举行。那天早晨,我一路打听着去八二信箱,见很多背包打伞的外地人,也在问去那里的路。他们都是从外地来参加师父讲法学习班的。有一对重庆来的五十多岁的老夫妇,他们头天就坐火车来了,住在旅馆里。贵阳来了一百多人,是请假来的,他们有的是当天早晨六点过到的,有的是头天晚上下的火车。还有一位从香港来的。

八二信箱礼堂很大,可容纳三千多人。前面有一个广场,后来在这个广场举办过几次洪法活动。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出版以后,总站还在这里举办了八天学法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

進入礼堂,师父已经到了。我看到师父非常年轻。师父讲了两个小时,讲的跟其他气功师都不一样。其他气功师都是吹自己如何高,师父两个小时讲的都是如何做好人。我深深的被震撼了,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师父还让我们伸出双手感受法轮。我感到手掌上很强的能量在旋转。报告会结束后,才知道师父还要办八天传法班。我马上报了名。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九日,成都传法班在牛王庙的电力局招待所礼堂举办,有一千多人参加。为了照顾很多上班的学员,师父把讲课时间定在晚上,六点半开始,九点钟结束。

师父每次都是很早就到了礼堂。讲法结束后,师父还要留下耐心解答学员的问题。我看到师父身穿白衬衣,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师父从来不讲空话,说一句“现在开始讲课”,就开始给我们讲法,整个讲法过程中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师父用最浅白的语言给我们讲出了最深奥的法理,法讲的很高,但通俗易懂。我被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吸引,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讲完课,开始教功。由师父身边的弟子在台上演示动作,师父在场内巡视,给学员纠正动作,连角落里的学员都不落下。我学静功打手印的时候,师父走到我的身边,亲自给我纠正动作。我顿时感到一股热流通透全身,心里无比幸福温暖。

在传法班上,我看到会场里的人,每个人前面有个影子,后面有个影子,头上也有一个光柱一样的影子。人走动的时候影子也跟着走。只有在会场上有,出来,在其它地方就看不到。开天目的时候,师父问哪些人看到了,我也举了手。那时,我才知道那些影子是天目在另外空间看到的景象。

有学员希望跟师父合影,师父同意了。人很多,我们分成二十几个组,依次跟师父合影。那天天气很热,师父面带和蔼的微笑,耐心的和每个组合影。

最后一天,第八天,半天解答问题。师父解答了所有问题,还给学员打了大手印。那天讲完课,很多学员上台围着师父问问题。我好想上台向师父合十,向师父道一声谢,说一声师父您辛苦了。但是看到师父那么忙,那么辛苦,又觉的不该再去打扰师父了。我忍不住泪水一个劲的流,远远望着师父,心里默默感谢着师父,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天天能见到师父,听师父讲法,现在想起那段经历真是太珍贵了,太幸福了。

参加学习班听师父传法教功时,我精神特别好,走路一身轻。从我家骑自行车到学习班要一个多小时。但我非常轻松一点也不累,确实象师父讲的就象有人推你一样。我的心累心跳也好了,也不失眠了。特别是我头痛病二十多年,什么药、单方都没治好,这次也好了。我感到了师父的慈悲,太神奇了。

当时我们厂里效益很好,大家都在攀比,看谁的首饰好,戴的多。我也是戒指、耳环、手镯、项链戴了很多。当时社会治安状况不好,经常有抢劫的事情发生。我参加学习班,天天骑车走夜路,一点意外都没有发生。后来学法心性提高了,就没戴这些东西了。

参加学习班前两天,我被狗咬了。医生说要几个月才好的了。参加学习班那几天,眼看着伤口愈合平复了,而且我虚弱的身体也好了起来,真是神奇。

得法前,一条一米多长的大蛇钻進我家。我到哪里都能见到它,好象它就在那里等着我一样。我很害怕,家人也都很害怕。得法后,一天我学了法,关灯刚躺下,又听到它跑到床前悉悉嗦嗦的。我拿了一根树棍,一边把它往外面赶,一边对它说,我现在学了大法了,有师父保护,我的师父是李老师,你不能再来干扰我了。转眼它就不见了,我到处找也没有找到。后来它再也没有来干扰我了。

得法几个月后,我骑车上班,天下雨。到十字路口时一辆汽车就把我撞倒在地。当时汽车急刹车,后面一辆汽车跟的很紧。“当”的一声撞上前面那辆撞我的车。由于冲力很大,把前面那辆车撞出好几米远,那车的轮胎就重重的从我腿上碾过。司机和旁边拉三轮车的人看到我的腿青一块紫一块的,都说要送我到医院去。有的说快通知家属。我当时只觉的腿是麻木的,有点疼。起来坐了一会儿,说“没有事”。他们觉的很奇怪,明明看到轮胎从腿上压过去的,怎么说没有事呢。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保护了我。可是那两辆汽车都撞坏了,是交通大队来处理后才拉去修理厂修的,可我没有事。

九五年九月我们全家开车去青城山。下午返回时,汽车突然控制不住绕一圈滑到另一方向的河边,半边轮胎就悬在路外,很危险,只差那一点就掉下去了。我当时胸前带了个法轮章。那些围观者都说,你们算烧了高香了,这么玄都没有掉下去,这里是经常出事的地方。我就给围观者说是我师父保护了我们全家,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当时一下车看到这种情况就合十谢谢师父。

还有一次我儿子出差,汽车滑到山崖边,很危险,可是也没有事。他说是师父保护了他,因为当时他车上有一本《转法轮》。他告诉同事:是我妈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师父救了我。

九九年七二○恶党开始迫害后,邪恶之徒威胁我说要工作还是要炼功,我说都要。他们说不行,只能选一样。我说我要法轮大法。他说你要想好,要写下来。我就郑重的写下了:为了身心健康,我选择法轮大法。

后来,和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为了坚修大法,走过了一段艰难的路程。我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后,因坚持不放弃信仰,又被关押進洗脑班,遭受了种种残酷的折磨,但即使在最黑暗的日子里,我也能时时感受到师尊的浩荡佛恩,为自己能够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而感到万分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