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穿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二零零五年九月在汉堡文化节上,我参加舞蹈队表演活动时,住在一位学员家里,她为一个大法弟子自己的网页义务工作。她告诉我她还在找一位校对,而且她其实去年就想跟我提这个话题了。我感到很意外,而且怀疑自己是否适合做这项工作。我在二零零五年一月才添置了一台电脑,我还得先熟悉熟悉呢,而且我根本就很反感电脑。

这位同修告诉我,这个网页对她来说有多重要。我理解她,因为我拿这个工作和我的舞蹈活动做了比较,可是那时我还没意识到,这个网页对我会有多重要。

参加文化节的舞蹈活动以及二零零五年在巴黎的新年晚会上跳舞是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也是一个很好的完善我这方面才能的好机会,从而使我通过这种方式救度生命。直至今天我也在不同的场合跳舞,展现大法的美好。

跳舞的时候会得到观众的掌声,许多人都夸赞我们太美了。可是每天对着网页,在家默默的对着屏幕改稿件,没有旁观者,舞台上表演舞蹈可比这个带劲多了。这项工作是长期的,对于讲真相来说非常重要。因为今天不改稿件,明天网页上会出现什么文章呢?

在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前,我曾经在不同的花店工作,高中毕业后,我从事过很多不同的职业,如酒吧招待、售货员、清洁工、电话接线员等等。那时候我做不了持续性的工作,我需要不断变换,否则我就会觉的日子无聊。单调和重复性的工作让我感觉沉重难熬。有段时间我从事戏剧表演,这是个不断有新花样的行当。当一轮演出结束后,我有很长一段休息时间,几周之后又有新剧让我演出。那段时间我过的很愉快,我形成了一个观念:我只能做此类的工作。后来我开始参与了大法弟子办的网页的工作,协调人告诉我这项工作要每天坚持,包括周六和周日。这样的话我的生活就被锁定住了,我觉的我很可能做不来;但同时我也感觉到了这个工作的重要性,很想要试一试。开始时我跟协调人说每天只能修改一篇文章。但每天就这一篇文章也让我感到吃力,我需要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来完成,因为我的思想总是溜号,而且思想业力阻挡我对文章的正确理解。这种情况持续了几个月,我每天晚上都痛苦的坐在电脑前做这项工作。有时候我觉的自己好象一个常人在工作,就跟从前我没修炼时做事一样。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为参加在巴黎举行的新年晚会,我和柏林的舞蹈小组一起排练,在这期间我住在一个学员家里。我总是把电脑和网线带在身边,因为排练之后我还必须得做文字纠错的工作。练舞之后常常已经很累,我没有学好法,功炼的也不够。但是我知道那里还有别的做网页工作的同修,他们也有很多事情要做,于是我振作精神,在电脑前坐下来。

还有很多次出门在外,我跟我的电脑、网线和编辑工作一起度过周末。

二零零六年夏天,我暂住在一个学员家里,当时思想中的压力大的让我哭了出来,我以为所有的事情(此前我还参加了一个长达几周的职业培训,而且刚刚搬家,现在在做一份新工作)都做不好了,尤其是编辑工作。等我再次平静下来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了自己开始修炼以来的每一步,看到了自己和修炼以前有多么不同。这让我深受触动——我发现自己坚持每天做这项工作已经近一年时间了,还不包括其它项目。我瞬间意识到师父给了我一个多么殊胜的修炼机会。我被赋予的是一个我都不敢相信自己能胜任的证实法工作,那是一种对我来说难度很大的工作方式。我看到了我的進步,而且领悟到,在大法中修炼,我们真的是无所不能。

“有人说:走在马路上,谁踢我一脚,也没人认识我,这我能做到忍。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转法轮》

今年在莱比锡(Leipzig)的一次活动中,一个学员在信息台那里找东西,我正站在旁边,不经意看了她几秒钟。这时,她穿的雨衣上印着我们的这个网址。我看着这个网址,心里不禁一动。我感受到我和这个网站的缘份,胸中一种荣耀之感油然而生,因为这里面也有我的一份付出。随后我又想到,这里面有些工作我本来可以做的更好;下一步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

跳舞经常是在几天后就结束了。如果在这些天里很多世人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风貌,当然也非常好。而我想说的是,为了救度众生,坚持不懈的工作态度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世人每天都在看我们的网页(很可能有几百万),那么他们每天都在听到真相。人们常说,“滴水穿石”。由此我想到,我们的网站是不可缺少的,我也是在过去的一年才意识到这一点。

我想,我们所做的一切,无论是舞蹈、腰鼓队、器乐表演,或是写文章、摄影、美术,还是文字纠错工作,都是在救度众生,都是在证实法,因此都非常重要,每一个项目都要用严肃认真的态度来对待。

在写这篇修炼体会的过程中我还悟到,师父给我们安排了很多修去执着心和救度众生的机会;还有,不能让这场完全不应该发生的迫害再延续了,因此,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应该彻底否认和结束它。近几个月来,明慧网上登出的不同学员通过各自修炼体悟写出的交流文章从各个方面说明了这一点。

衷心感谢师父为所有众生所做的一切!

(二零零七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