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洪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八十六岁,七十七岁有幸得了大法。伟大慈悲的师父把我当作弟子带,风风雨雨走过了十个年头。受益很多,我想把他写出来。自己没有念过书、岁数大、记忆差,动起笔来确实困难重重。为了证实法,不能被困难吓住了。在同修的鼓励下,我终于写出来了。

我得法不久,就使我达到祛病健身。过去各种病不翼而飞,过去住院三次花了不少钱病没治好,炼功后身心健康,思想升华,道德回升。好事争着干,坏事不沾边。这一切都是师父教我做好人、提高心性得到的。我人老心不老,大法给我健康长寿,健康长寿是用金钱买不到的呀!只有修炼才能改变人生的道路。我所付出去与得到不能相比的。

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我要助师洪法,到处建立炼功点,大法洪传。一九九七年下半年得法不久,我到自己退休单位教功洪法,得到领导上支持和同修的合作,得到的效果是好的。有领导干部参加炼功学法,有工人、家属参加修炼,建立了炼功点。一九九八年夏天,正是学生放暑假。我千里迢迢,长途跋涉到了我的故乡,带去了三用机、大法书、教功带等,引来不少乡亲们来参加。有的练其它功的也放弃了。不长时间,有的学员小腹感到有法轮在动。有的开了天目看到花簇。参加炼功的人越来越多,有的老人还带孙女来参加。真是一片大好场面。当我要下山时,把所带来有关传法的东西、大法的资料,都留给乡亲们。他们非常的感激。我说不要谢我,是我们的师父叫我做的。谢谢师父吧!

很长时间,我们都保持联系。

哪个地方需要建点,我和同修们就出现哪里。在七二零以前我家也是个学法点。七二零江氏集团掀起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镇压。“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心自明》)我和同修一道去了省信访办,讨回法轮功公道,还我师父清白。当场一个个被恶人绑架了。从此我的名字上了黑名单。为了抗议,大法弟子一夜之间投放了数千张真相传单。邪党出动了大批警察乱抓法轮功学员,连我这个年逾古稀的老人也抓了去。当时有六个安全厅的警察围着我,非法恐吓逼供。问我发了多少传单,组织者是谁?并说从我家里抄出许多传单,又说我老伴都承认了。说不交待就劳教、判刑随我选等等。面对恶人这一招,我不慌不忙的反问他们有什么根据说我放传单,今天你们无故抓我老人是犯法的。告诉你们,传单没有,只有一本天书——《转法轮》,是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要是你们看这本天书,一定受益很多,对法轮功也会有正确的认识。他们发火了。我讲我的真相,最后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人传人,心传心已有很多个国家都有人在炼法轮功。这一场正邪较量,邪恶一无所获,象泄气皮球软下来。找了下台阶的借口,说什么今天是他们休息日,为了帮助我提高,而我不配合,没有办法先回去想一想,想好了再与他们联系等等的话。接着他们用小车送我回家。这时我直奔居委会又给在场的人讲真相,公民有信仰自由,炼法轮功当好人有什么不是,把坏人带到我家抄家、抓人,以邪压正,这是助恶为虐干坏事。身为居委会干部为群众工作,道德良知在哪里?她们哑口无言。

邪党人员为了抓我把柄,派恶人在我家周围布下哨线。一天有个老年同修提个工具箱来我家修电,还未坐下,有两个便衣警察就尾随而来,对这位老人搜身、查箱(工具箱)一无所获后,就开步想溜走被我拦住。我厉声的问他们:“你哪里来的?你们知法犯法懂不懂?”恶人说:“市局来的,你告去吧,没门。”说完马上溜走。

我想了很久,没听家人劝告,一个人就到当地派出所报案。他们听了情况后,就袒护的说:“不是市局的人,而是社会上流氓、阿飞扰乱社会治安的。”他们还怪我,不早报,否则就派人把这伙流氓抓起来。我就顺水推舟的说:“所长你说的好,应该法办扰乱社会治安的流氓。”我不求结果,报案不是目地。让迫害法轮功的人知道法轮功的人不是任人宰割的,那么好欺负的。我又去社区讲真相扩大影响,法轮功是受迫害的,是由邪恶造成的,使世人真正明白真相。亲朋好友,邻居等更多的人了解真相,都理解法轮大法好。

修炼并不难,放不下人心的执着真真的是难。邪恶三番五次要抄我的家和绑架我,在师父的保护下,都扑了空。助师证实法,人生难得机缘呀。我学了师父经文《志不退》,我决定故乡行。

故乡呀!邪恶要抓我,我为什么还要去故乡?证实法、救众生是我人生必经之路。想当年我从异乡到故乡,是为了助师洪法,建立了炼功点,铺好修炼的好环境。七二零这里的同修有的被绑架了,修炼的环境也给破坏了,也没有大法资料的来源。我又把大法的资料通过各种渠道传递了过来,将近有两年多时间,他们又建立了学法点,通过取长补短,共同提高,确定是个好办法来证实法救人呀!我叫一声师父呀!您真伟大。故乡大法弟子在做好三件事,提高升华再升华,资料点遍地开花,还供给各地同修,确实不简单。我自感不如他们,在原地没有突破。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明慧网发表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不幸消息,这时我正偏瘫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这时我虽然处在昏迷状态,我脑子里不时还想着三件事,师父点悟我向内找,向内修。我找到自己根本执着在哪里。回想当年为治病走進大法中来,在证实大法中认为自己没落下,记在功劳簿上比同修好,爱听好话,不听反面的话,往往不在法上修,影响了整体提高。离开了法,我不就是常人?常人病死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们意志所转移的。师父呀,我要修,我要证实法,邪恶干扰不了我,师父不承认邪恶迫害,我也不承认,不配合。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同修的痛苦我要帮助解决。恶党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出卖,我不能不管,怎么管呢?杀人放火不管管什么呢?杀人放火不管是个心性上大问题,杀人放火不管不是一个大法弟子,所以首先要曝光邪恶,我从床上起来拉着老伴走,放九评,讲真相劝三退,由于我第一念正,病魔立即烟消云散。

回忆往事,邪恶对我老人迫害不止,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证实法,被抓回原地罚款五千元,又强制去转化班洗脑转化。炼法轮功的人是世界上一群最好的人,你们能转得了吗?难道把好人转化为坏人?恶人天理难容,道德良知在哪里?办转化班的邪恶看我们不配合,不好转化。原定三个月时间,二十天就草草结束了。

共产邪党对法轮功迫害八个年头。法轮功不倒,恶党自己要倒了。恶党以各种手段迫害我老人不倒,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一个个的倒下了。如调的调,有的双规,有的遭恶报得肺癌死了。

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说:“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我们一定要精進再精進!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