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底得法的,当时我在英国,有一位英国的西人学员向我介绍大法,不久之后我就回到了台湾。

得法二年多以来,以为这样就是修炼了,就是大法弟子了,因为,功也在炼,法也在学,三件事都有在做。

一直到今年的农历新年,我和新竹同修去香港讲真相,在这个精進的修炼环境中,才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到了很大的差距。看到景点上每天都涌入了大量来听真相、等退党的大陆众生,却因为景点上的同修人手不足,让很多大陆众生就这样擦边而过了。

救人是不能等的!于是,在回到台湾安顿好家里之后,我又飞去了香港。从农历新年到现在,大部份的时间都是在香港。

有一天清晨醒来,发现宿舍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同修都出去炼功了。在当下,我突然理解到:哇!有一天,大家都圆满了,都白日飞升了,就剩下我一个人还躺在这儿睡觉啊!不行,我不要落下,我要和大家一起精進,我立刻从床上跳起来,出去和同修一起炼功。

在炼第五套功法时,看到同修们盘腿都能坚持,而且身体保持正直,面带祥和之意,而我的双盘却是痛到龇牙咧嘴的,不到三十分钟就想搬下腿来。于是,我坚持着一定要盘上一个小时。

虽然是锥心刺骨的痛,痛到差点就要昏过去了,我还是忍着,一直到炼功音乐结束了,才把腿搬下来,就这样持续了好几天。

有一天,当第五套功法的炼功音乐结束时,有一个很响亮的声音传来:“过关”。炼完功之后和同修交流这件事,其中有同修也和我一样听到了“过关”二个字,同修说,是师父给我的鼓励吧!

从此之后,我的双盘就象是“过关”了一样,都能盘上一个小时了。

有一次在景点讲真相,有一个大陆女生很凶的对我说,你想干啥?你有什么目地呢?我知道她被毒害很深,所以就更慈悲的跟她讲,她仔细的听着,越听越入神,而我,讲着讲着竟然就流下了眼泪,她看着我说:“你不要哭了,不要哭了嘛!我听明白了,全都明白了。”接着,她就三退了,一个生命就这样得救了。

正法進程迅猛推進,在景点的感受是最深刻的,每天都有上百台的游览车开到景点来,“来香港,别忘了退党”已经是大陆游客的顺口溜了,他们三退之后,还会热情的邀我到他们家乡玩,他们说在中共邪党解体的那一天,要当我的导游,还要提供免费的吃,免费的住。有一群来自蒙古大草原的大叔们说要带我去骑骆驼。

一个得法才一个多月的香港男同修,在他第一次到景点时,竟然就坐在景点旁边哭了,我们以为他家发生什么事了,才会哭的这么伤心。结果他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呀!当我看到法轮功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还是这么慈悲的讲真相,我看了很感动呀,是真的感动呀!”

他接着说,父亲过世时他都没掉一滴眼泪,但得法一个多月就哭了二次,第一次是八月底的香港二千五百万退党游行,当他听到天国乐团的演奏时,眼泪就掉下来了。

有一位香港女同修每天从家里坐车到景点讲真相,一天来回车程就要二个多小时,她必须去打工才有钱坐车,她傍晚就到面店去端面,晚上从面店下班之后就到宿舍来和我们一起学法,发完十二点的正念才离开,下车后还得走好长一段路,她边走边听师父的讲法,回到家已经快二点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风雨无阻。

在香港这段日子里,深刻体会到环境能熔炼人,执著与不足一件一件的都暴露出来了,但自己很快就认识到了,也很快的就去掉了,一层一层的去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