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真正的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我是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今天向同修说一下我九个月来过家庭情关的经历,还有自己在目前层次所悟到的,希望与我有同样情况的同修,咱们互相有一个借鉴,一起在大法中共同提高。

结婚十八年来,我与丈夫感情在常人中特别好,例如有时吃饭时好吃的少了,我就让女儿吃别的,也得让他吃好的。洗好的衣服叠起来怕他找不到其中的一件,我就斜着放,方便他找到。丈夫经常说我对他好的就象他的母亲。其实是自己对丈夫的情太重了!并且总是怕他有外遇,平时他一出去与同事喝酒,回来晚了我就想:他在外面是不是与哪个女人约会呢?他是司机,哪个女人上他的车与他约会那是很方便的事,自己越想越待不住,于是他一回来晚了,我就生气。

由于自己一直没有在法上提高上来。今年春天,有一天我发现他与一个我曾认识的女人有了外遇,我知道这一切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当时气的我浑身都颤抖,当晚只睡了一个小时,感到自己对他这么多年来那么好,他竟这样对我,虽然也知道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可是当时完全用了人的思维,人心一起来,当时也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丈夫一向是个“人品端正、是非分明”的人,怎么做出这样的事呢?并且那个女人穿着很妖艳,染着黄发,言谈举止更让人感觉没有修养,越想自己越委屈,接受不了发生的一切。

自己从小就是个争强好胜的人,是个得理不让人的人,无论什么事不能受半点欺负。今天这个女人如此嚣张,三番五次跑到我家来找我丈夫,这口气无论如何我也咽不下呀!自己也曾想做到坦然不动心,视而不见,善待他们,象师父所说的那样,按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可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气不过。当时感觉自己在一个很难形容的空间夹着,想按修炼的标准去做,自己感觉承受力不够,做不到。按照当常人时的做法去打她,又知道那决对不对。就这样感觉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来,真是剜心透骨。我一次次难过的跑到师父法像前哭着对师父说:“师父我难过呀,我咽不下这口气,今天丈夫让那个没有教养的女人来我家,他与她太猖狂了!得法前别人曾因为说了我不爱听的一句话,我当时就打了那人,何况今天这个女人这样目中无人,敢跑到我家来与我丈夫鬼混,我还得按照炼功人的标准去宽容她,我也想做个真正的炼功人,师父我做不到呀!我知道自己在这一关中必须提高上来,可师父怎么给我安排的关这样大呀!如果能改变一下魔难,换其他任何关我都能过去啊。”

我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哭着向师父诉说自己的委屈。有时候痛苦的成度仿佛比放下自己的生命还艰难。在这个过程中,师父安排身边的同修都来帮助我,就这样随着学法,刚好几天,过几天又看到丈夫与那个女人联系的电话,我就又暴跳起来,又哭又闹,甚至说过多次难听的话,有时也知道自己连个常人都不如了。当时也能想起师父的话,可就是明知故犯,任魔性大发,觉的先当常人出这口气再做炼功人去,又知道这样不对。之后又后悔自己不应该这样想,对不起苦度我又为我吃了无数苦的师父。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自己在法上还是没有提高。

一次又一次的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中所写的“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于是在最艰难的时候我总是有这样一念:“谁也别想毁了我,我一定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在九个月中,我曾几天就瘦了几斤,吃不下,睡不好,学法也学不進去了,炼功也不怎么炼了,三件事更别提了,甚至不向内找,总是向身边的人诉说自己的苦与委屈,忘记了师父的教诲,总找自己认为修的好的同修帮助自己,有什么好方法过了这一关,其实自己的做法完全偏离了法,学人不学法了。并且带着解决问题的目地去学法,有时还暗暗想:“这几天我法学的不错,怎么他们之间还不断呢?什么时候是个头呀?”最难过的时候曾想到过死,可又明白那是修炼人决不能做的,也曾几次想到过离婚,往娘家搬行李,各过各的,免得我痛苦。可又怕破坏法,知道不能那样做。说来说去,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可见“为我”的心多么强烈!

以后的日子随着学法,对照大法我逐渐找到了自己很多人心:怨恨心,怨恨自己对丈夫那样用心的关怀,丈夫却负了我。看到我几个月来这样痛苦的在家痛哭,他还那么狠心,依然偷偷与那个女人联系、约会;妒忌心,妒忌那个女人的穿着“粗野、时尚”,博得了丈夫的欢心;争斗心,由于这件事的发生自己也变的喜欢打扮了,买了很多名牌衣服,还买了一辆比那个女人骑的摩托还要好的名牌摩托;报复心,有时就想,让他们遭恶报,表面好象是为她们将来好,以此警醒她们,其实就是盼着他们倒霉,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好出出心中那口气;强大的自我心,有时候还用变异观念想:“如果她们眼中有我,让我气顺,也许我允许她们这样下去。可我又是个修炼的人,这样的事也不能做。”自己怎么还有这样的想法,多么可怕的魔性呀!当时完全没有分辨出那一切根本就不是我。

我还有一个情况,就是每当丈夫一出去吃晚饭,我先想,他一定打时间差,去与那个女人约会,结果真的象我所想的那一幕就发生了。有一次自己离家去外地办事,还想:“如果那个女人来我家怎么怎么。”等我回家后真的发现那个女人曾来过我家。有时也能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不对就赶紧发正念,其实完全是自己先设一难,然后再铲除它。后来随着自己学法、同修的帮助,慢慢的在法上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随后加强学法,针对自己找到的执着发正念。

有一天,一个同修提醒我,你要想到师父曾告诉过我们,不符合法的那个观念不是你,要找到真正的你,一句话触动了我。使我想起了师父很多处关于分清自我的法。当晚看到丈夫,我还是有点生气,突然想到给他发正念,也给我发正念。发了一会儿,心里感觉好受多了,我发着正念,忽然就想:我是谁?我是谁呀?突然一个念头由心中升起,我是大法弟子,这句话虽然平时总是在说,可这一次是由心的深处涌出的,我豁然清醒。哦,真正的我不是人中那个受委屈的妻子,那个“我”只是一出出戏中的角色,从古到今一出又一出戏中的角色。

我清醒了,真正的我是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大法徒呀!来到世间,就是证实法救度众生来的。其实真的我与现在的丈夫还有那个女人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师父利用这个环境来让我提高并做好三件事的。悟到这里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的轻松与喜悦,感受到师父在法中讲过的《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与人世间不再有任何连系,由巨大的空间和时间把其隔开了,比如隔到几百万年、千万年以后去了,你怎么污染他?根本就够不着他。可能近在咫尺,巨大的时间空间差已经不能够使这个空间再对大法弟子修炼好的部份有任何干扰,我就说这个意思,会隔开。”从那一刻起,我找到了真正的我,这时我感受到一种跳出人来的感觉、不在其中的轻松。分清了与人之间的关系,明白了《转法轮》中写的“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在我目前一层次所悟到的,这时才真切体验到不被人中一切所带动的一层法理。因为心不在人中,人中的一切也就带动不了真正的我。

这之后,再遇到任何事,我首先想:我是谁呀?我是大法弟子!我又一次明白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所写“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一层的法理。原来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们首先要摆正基点,明确自己是炼功人,也就是先找到真正的我、那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我只是来这里助师正法与救度众生来的,这里是修炼的一个场所。除了助师正法与救度众生是自己的责任外,其他的都与我无关。

基点摆正,分清了我不在人中,不在他们中,众生都有他们的因缘关系,并且我身边的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一切都是在我修炼路上为我提高而来的,师父都会为我们善解、摆平的。师父告诉过我们遇到任何事,都把他当成好事。这时我真的体验到:“视而不见”的境界了。感觉到了修炼真的象剥洋葱皮一样,那一层没有了。这时心很自在、轻松,没有被夹在魔难之中的痛苦滋味了。因为分清了我与他们的关系,找到了真正的我,在这里只是利用常人中的一切,也就是利用戏中的一切做证实法的事,这里是修炼的好场所,遇到的一切真的象师父所说都是好事呀!

我体会到了遇到的事真的象师父告诉的都不是偶然的,一次次修炼中所提高的过程,都深刻感受到了师父慈悲苦度与用心良苦!

这只是在我目前层次所悟到的,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