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要想到师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二零零零年新年前,我给江××写信,给市公安局写信讲真相。恶警把我从家骗到公安局一科后送到拘留所。拘留所里环境很嘈杂,它那个墙壁都是做成一条条圆形的,回音很大,一点小声音从前边讲话,后边的人都听的到一种强烈的回音。恶警把我突然放入这种环境,里面的犯人都是吸毒、贩毒、流氓、贩假钞等等的,讲的话自己觉得不能入耳。人心就是强烈的想回家。思想无法适应,我一天到晚就背法,我长时间睡不着觉,有一天感觉大脑一天天不清醒了就感觉要爆炸了——好难受。我反复告诫自己可千万不能疯了,那邪恶会说是炼法轮功炼疯的,那就又要造谣了。那一天就觉得大脑受不了了真是就差那么一点点了。我忽然想到师父曾经讲过紧要时可以喊他名号的法。我马上喊“李洪志师父救我”,当时大脑内就那么瞬间一转我的大脑彻底清醒了!整个人也轻松了。那嘈杂一大关是师父帮助我了。真的好险哪。

后来从北京上访回来的学员听说拘留所有一人得法了,恶警把她们关在公安局一科,她们在一科从非法掠夺的大法书里拿了一本《转法轮》。当把她们送拘留所时在拘留所那么严密搜身连短裤头都要翻看的,在那种的情况下把书居然带進了监室。而且还知道哪个人要去那个得法人的监室。真的大家好高兴!她们当时就一念把书送到得法人手中。真是纯纯的。都知道是师父帮的。

过了一段时间同修们决定绝食。也通知了我。在当时这点上我悟不上没参加。后来她们又跟我讲,我想我们是个整体就参加吧。第四天时恶警要灌食。到我们监室叫去一人去灌了,回来时满脸是血,叫人不忍心看。这时恶警端着面汤对我们几个没灌的说只要喝口面汤就表示吃了。她们喝了,我没喝,就叫我去灌。我从监室走去一直念师父的名号,我只感觉整个身体被厚厚的什么包裹着,人什么心也没有。从插管子到抽管子我一点感觉没有。恶警不说抽管子我一点不知道他们灌了。因为我的头和四肢全部被恶警死死按着我想动动不了。我也不知道管子是从鼻子插進去的。我始终心里念着师父的名号。我起来后倒把恶警吓住了,他们一大圈围着我,好象大气都不敢出,都呆呆的看着我。当时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样。后来我才知道所有灌食的都没我这样的。

事情虽然过去几年了,从明慧我看了很多绝食、灌食的文章,我每看一篇我心里都难过,泪水总是刷刷往下掉,因为那就是我经过的事情。现在学法多了就越来越知道这法的珍贵,自己修炼的不易,更珍惜自己能做大法事情的环境,更知师父的法力洪大无边。通过这件事情,我悟到关键时刻要想到师父!在那种邪恶环境下不能忘了师父,否则人心就会占上风、什么都忘了。关键时刻就是要冷静的、要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