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坚修大法心不动”

我是住在农村的一个农民,修炼前是患乙肝的病人。家里经济紧张,看不起病,很痛苦。二十多年前,我相信气功能治病,所以我就想找个好功法去学。真是缘份一到,来的那么自然。我女儿有一天拿来一本《转法轮》,我一看很好,就一直看下去。谁知在看的过程中,我病的症状逐渐消失。

我就找来了《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看图解比划学动作,学的也不准、每天只炼一遍。谁知变化就那么大。记的有一天我上城里,不知不觉,一会超过一个人,一会又超过一个人,真让我惊奇。我在这以前骑车都是别人超过我,而我累的直喘气。可现在不同了,这身体的变化太大了,这功法也太好了。

在一九九九年的春天,由市里的同修在我家办起了炼功点,有十几个人学。通过学法大家懂得了修心性,但刚進入精進状态,“七•二零”突如其来的镇压,我们刚成立两个月的炼功点就被迫解散了。我当时心里难受极了。

冷静之后,我仔细的想:我决不能放弃大法,放弃了大法就等于放弃了我的生命。大法这么好,师父把我的身体都净化了,我已经受益了。常人还知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这是神圣的佛法修炼呢?我要跟师父走,我就要听师父的话:“坚修大法心不动。”(《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巨难之中要坚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以来,我牢记师父的话:“做到是修”(《精進要旨》〈实修〉)。几年来,我智慧的、持续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在师父的呵护下,比较平稳的走到了今天。下面略谈几例和同修交流。

通过市里的同修,我能及时得到师父的经文、明慧真相资料,这是缘份、并非偶然。这是师父的慈悲为我们开创救度众生的便利条件。对这些事情我可不能怠慢,所以无论农忙再紧,白天干活,晚上我就骑车到六十里之外的某市去取大法资料,当夜返回,还能顺路发放一部份。我心中时刻想着:师父就在我身边,谁也别想动我,所以不管天再黑,我骑车速度并不慢,我也不觉的太累。

农村和城市环境不同,我都是晚上出去发资料。我想几点去,到时候我准能醒。风、雨、雪天也正是我利用的天时,外边的人少,做的更便利。有一次下着大雪,我骑车到十五里之外的村庄发资料,连我也惊奇,几百份真相资料很顺利的就做完了。这都是师父的呵护。

我还记的有一天晚上,天很黑,我在十里之外某村一家门口蹲着,刚把一份真相塞進门缝里,看见过来一个人,心想:我要是站起来会把来人吓一跳的,不如我靠墙边蹲着,让他看不见我。谁知来人就是这家的主人,他把门打开進去又锁好,就真的没看见我。我想,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越来越强了。师父的洪大慈悲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弟子。

我感到最困难的时候是在二零零一年。市里和我联系的同修被绑架了。那时邪恶猖狂,资料来源突然断了,我就只能用涂料写。电线杆上、树上、立交桥下、村头、路边、只要过人多的地方能写的我就写。我县南半部,方圆几十里踏遍了我的足迹。我就一个目地:让所有世人知道,法轮大法是好的,大法和大法弟子是压不倒的。后来引起了恶警注意,就去我村调查。被村干部挡回去了,但我心里知道这是师父的呵护,有惊无险。

几个月之后,我和被绑架的同修的家人去劳教所看望同修。恶警很邪,不让见,理由是“不转化的不能见”。我和同去的同修回来后,协商怎么办?不管它多邪,咱就坚定,揭露邪恶、抵制迫害才是唯一的办法。当天回来商定后,随即就买了油印机和耗材,从此就做起了真相资料。虽然效果没有复印的好,但总比没有强。就这样一直到了三年同修出来后,我又有了资料来源。

想起同修被非法关押在黑窝的那三年,我们里外配合。有一次我去探望,那恶警开始不让见,我就发正念,后来他神不守舍的,糊里糊涂就让我進去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加持,因我还带有经文,总得送進去。三年当中,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大法赋予我的智慧,还有明白真相的世人帮忙,师父所有的经文通过不同方式都能安全送到在劳教所受迫害的同修手里。这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他们能得到经文更能坚定不迷途,也有很多曾被迫“转化”的,看到大法,明白后归正的。

到后来环境有了好转。只要一个人有经文,两天不到,全队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就都有;只要一个队有,全所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就都有。邪恶虽然凶残,它挡不住大法的传播,改变不了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心。从以上这些事例,让我深刻体会到,只要弟子正念正行,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整体的配合太重要了。但它来源于每个大法弟子的正念也是来源于大法中。如果每个同修都能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邪恶也就能除尽。世人也就容易得救了。

“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正法洪势快速推進,大法弟子正念除恶,邪恶越来越少,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宽松了。我妻子明白大法好,一直支持我,配合我讲真相。特别是邪恶迫害开始时,我去贴真相,她给我打浆糊。我去北京证实法,她给我买新棉衣,又亲自送我到六十里外的某市同修家。她帮我讲真相,发护身符。妻子的妹妹就是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乳腺瘤念没了,她自己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不生病,干活有力气。收稻最忙的时候,她五十出头的人了,一连几天干,也不觉腰疼,年轻人都受不了,都问她咋回事,她就说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原因。不管哪个被迫害同修家里有什么事,她都主动担当,不要回报。儿子本不修炼,在远方打工,遇到身体不舒服了,就背《洪吟》。四弟不修炼,但家里的录像光碟、摩托车都支持我用来干证实大法的事,他两个都亲自骑摩托车帮我发真相材料。特别是目前“三退”的事、我自己家里不修炼的常人都无障碍,都退了。

和我同村的一个人,在某镇上班,因我总去取资料,路过他的小厂放车,所以每次都给他讲真相和给他资料,他明白后也给别人传看,自己身上总是带着护身符。有一次他和他的老板上市里办事,被交警截车罚款。当时把他放了,只罚了老板的款。老板回去莫名其妙,就问他,于是他讲述了护身符的事。后来老板见到我,主动向我要护身符。

我还有个亲戚,我经常给他送真相材料,后来让他看了《转法轮》,他真的就走進了大法。现在做讲真相的事也很主动、很多。

大法的超常,表现在我身上的也特别多。这个只要是真修弟子都有体会的,我就不说了。我上边所说的一切,只不过是我从迫害发生以来、始终如一的,坚持做着,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事情。虽然不是轰轰烈烈,就是做到了贵在坚持。我也不会讲什么高深道理,就是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听师父的话,师父净化了我的心灵。我知道自己和精進的同修比还有差距,但我想写出来能否和那些被落下的或走不出来的同修有互相勉励的机会。达到共同提高,共同精進。共同圆满的愿望。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