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春得法的大法弟子,没有参加过师父的讲法传功学习班,但有幸的是还能够迷途知返,在大法遭到邪党迫害之时走進了大法修炼,同样沐浴了师父的浩荡佛恩。

那时我的妻子搞行政工作,长年下乡,因而我的工作之余忙于家务,无暇顾及其它。一九九八年妻子调回身边,我重负尽卸,却又感觉无所事事。那时供消遣的门道可多了,搓麻将,跳舞,钓鱼等等,但这些我都不感兴趣,既要花钱,又费精力,权衡之下,选择了炼功。可气功在当时也是花样繁多,叫人莫衷一是。

有一天,我偶然看到一块关于法轮功的简介展牌,上边所说正合我意:一是学费分文不取,二是动作简单易学。至于说强身健体的功效如何如何,我也不敢全信,心想有前边两条就好,起码不会折本。于是,出于消遣的目地,我起了修炼大法的念头。

本单位一位同事慎重的给我一本《转法轮》,用白纸包着,用双手捧着。我心里还窃笑:何当如此!那几年我正年富力强,虽然说不上功成名就,但先后也有几样作品见诸报刊(尽管有些同事毫不客气的指出那些大部份是水货),心里正美着呢!于是,我带着东方妒忌和挑剔的眼光读起了《转法轮》。当初这些幼稚可笑的心理现在不敢回想,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尽管如此,师父并没有嫌弃这个愚鲁而狂妄的我。一九九九年五月三十一日这一天,我第三次懒洋洋的到广场炼功,炼完功后我习惯叼上一支香烟,悠闲的浏览着街上的广告。突然间有一种头痛头晕的异样感觉,尽管不到一分钟又消失了,但我的脑海却迅速翻腾起来: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炼功人不能抽烟;这个信息是怎么来的,如果别人这么说我还不相信,可是我的感觉不会骗我呀,可见师父真有法身在,而且有一个在看护着我;三尺头上有神灵这话不假,我那被教化的无神论却是个道道地地的大谎言!这一天正好是世界戒烟日,我心里默许:从今天起,正式修炼法轮大法,跟着李洪志师父不动摇。

二零零三年,为大法遭诬陷鸣不平,我独自一人出外刷写了一些标语,被邪恶钻空子将我绑架非法关入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自己受了迫害,也做了错事,常常感到深深的内疚。但师父见我正念尚存,便用一个奇妙的方式点化我。

一天,同监室里的一个少年犯兴奋的告诉我说他做了一个与我相关的梦,说广场中央停放一架大飞机,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只剩下一个空位子,当我刚刚匆忙的登上飞机,飞机就起飞了。还说我在進门时跌了一跤。对于做梦者来说,可能觉得很奇怪,很有趣,但在我这里,却引起了震惊:这不明明是师父借他的梦告诉我,我的执着太多,太危险了!尽管我身在牢笼,师父仍在看护着我。我内心对师父无比感激。

二零零七年,单位企图继续利用职称问题胁迫我。那天我正准备上班,有人找我说领导叫我去一趟。我刚出门,突然间腿肚子象被铁钳子狠狠的夹了一下,顿时疼痛难忍。是怎么回事,平白无故的痛?我意识到领导找我一定是不好的事。果然,他们先以“关怀”的口气绕着圈子“开导”我,到最后明确地说:不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你的职称不发放(副高,级差三百多元)。我的职称已无端的被扣押了这么多年,当然希望早点拿到手,但我心里有个底线:叫我放弃大法是绝对不可能的。于是我理直气壮的拒绝了他们的非法要求。当然我的正气和力量全都来源于大法。最使我感动并永久难忘的是,师父不放心,怕我守不住,故先行一步,出门时给了我一个警示。

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在师父的看护下,我的那个职称最后还是我的。

在常人的庙里边也常常看到“有求必应”的牌匾,那是常人为私为我的诉求,最后即使得到了一点,也是得不偿失,因为常人看不到能满足他们私欲的都不是好东西,他们是要付出沉痛代价的。我们的师父时时在帮助弟子,为弟子付出却不要弟子任何回报,诸如安排弟子的修炼道路,承担弟子的巨大业力等等。我没有开天目,这些我看不见的我还不说,就我看的见的也是数不胜数。

例如有一次,我回农村老家去,傍晚接到电话要我回住居地办事,可是那时末班车已经离去。当时我想,我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没有时间限制,就打起行装往车站走去。老家人说,今天肯定走不了了,我说试试吧。路上,我默默的跟我师父说话。待我走到车站,还没等上三分钟,一辆客车朝我开来,好象专门为我准备的,因为车上没有第二个乘客。

“曾经之我有个家,幸福美满令人夸,如今妻离子也散,只因向善被人抓,棒打鸳鸯谁之过,请君说句公道话。”这是我前些年写的一首自传性的打油诗,为了便于述说,引来作为下文的一个背景。

由于承受不住邪恶迫害的压力,不修炼的妻子二零零三年与我分手,二零零六年改嫁他人。既成事实之后,我又回避不了众多熟人对我从组家庭问题的关心。当然,单位领导的关心包含有同情和监督两层意思;而同修的关心虽然是纯洁的,却有找和不找完全相反的两种意见。自己的修炼状况也让我拿不定主意,犹豫不决。我做了一个梦:几个农村伙伴和我一起在田里割稻子,大家有说有笑,劲头十足。可我回头看的时候,发现他们割的干干净净,铺的整整齐齐,而我割的谷茬参差不齐,铺的也很凌乱。我虽然正在自觉返工割着二茬,但别人進度很快我就会落后。梦醒之后我仍然不得其解:这梦中的农事与我的婚事有什么关系吗?待我细细捉摸,再与同修切磋,恍然大悟,相互击掌叫绝:无论是人生季节还是修炼進程,我们都已步入秋收时节,我们只有抢割抢收的份。

我又一次幸福的领受了师父赐予我的关爱与慈悲,同时也感到自己至今尚存如此差距而羞涩。我谢绝朋友们的这类关爱,一心一意的走好今后的修炼之路,以更多的精力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不辱使命,早日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