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十年后得法新弟子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我二零零五年得法,在一年的修炼过程中,法轮在身体上强烈的旋转,看到“关于天目的问题”一节时,眉间的肉往里钻,从头顶往下一股热流的灌顶,抱轮时法轮旋转,以及发正念时手掌所有细胞的转动等等修炼应有状态,我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

我从小就是药篓子,感冒象家常便饭一样,别人说我吃感冒药比平常人吃的糖都多,而现在我一年来,一颗药都没吃过,已经不知道感冒是什么滋味了。

我作为一个新弟子,个人修炼与讲真相、证实法是在一起完成的。作为“遍地开花”的一份子,在每次从一个执著中走出时,发现自己为私为我的观念,是隐藏的那么深,甚至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我悟到无论是在常人中的世间之事,还是助师正法的事,能不能做好,能不能过关,最关键之处在于:对待任何一件事情能不能百分之一百的相信师父,按照师父说的没有任何折扣的去做。

一、机缘难得,一别十年

早在一九九六年,我就曾经有过法缘,可惜与我擦肩而过。那时我母亲开始学大法,家里常常摆着《转法轮》,我在外地工作,只是偶而回家看看两位老人。有一次我拿起了大法书,翻着看了起来。当时我认为,这本书中解释神秘现象,居然能用很科学的语言解释,用分子、原子、中微子等现代科学的角度,来谈论我感兴趣的气功现象,这一点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我只是挑了一些感兴趣的章节看了看,并没有完整的看下来。这让我与大法一别就是十年。

二零零五年年初,我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传法给我的同修。这位同修与我是同行,在我们互相认识的人中间,提起他来都称赞这个人不简单,但也只知道他信佛修行,和其他人登山,比他年轻许多的能被他甩开一半距离,而别人从山顶坐空中缆车下山,他走着下山,等坐缆车的人下山时,发现他已经在山下等着他们了。这些事情,我在没见到他时,就早听说过了。抱着好奇心、见识心,我一直想见一见这位高人,但并不知道他是大法弟子。

在与他半年的接触之后,他把《转法轮》送到了我手中。在这个过程中,单位的一位老前辈与我谈起过天安门自焚造假案,那位同修的一位同事曾和我说他居然看法轮功的书,其实这些都是师父安排让我得法的铺垫。我在拿到《转法轮》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感到惊愕。我就这样得法了。

我在得法后,过了一段时间,让岳父看了《风雨天地行》。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与妻子(也是大法弟子)开始让他听录音。我心里还翻腾,他虽然现在不练“××法门”了,但他能接受得了大法吗?没想到我出差回来后,岳父说第一次听,就有强烈的反应,他说:“这哪用说什么道理呀,这人的身体就有直接的反映。”原来第一次听录音,他就明显感觉到法轮在他身体里强烈的转,给他净化身体。没过多久,他的眼睛也好了起来,现在已经不用任何药物来维护前几年近于失明的双眼,看文章,甚至是小字体都没有任何问题,周围的人都好奇的问他,怎么你的眼睛一下子好起来了!

二、从难以自拔的执著心跳出

对于求名、求利的心、亲情、友情,甚至夫妻欲望,我都能看淡,在我认清这些执著心的过程中,似乎没有碰到什么太大的障碍,只要每天坚持认真、平心静气的学法,做三件事不松懈,这些难关都能一一化解,但对于电脑技术、上网软件的痴迷,险些让我难以自拔。

我在以前就有一定的计算机基础,其实有自由门、无界、花园三剑客,平时浏览、发信已经够用了。但追求找一种更安全的上网方式的执著心,让我一猛子扎進了计算机与网络的海洋。

有了TOR软件后,我的上网时间明显增加,其实给海外同修发讲真相的电话、电子邮件,只要几分钟就能做完,但我進入宇明网站后,简直流连忘返,下了这个软件,还要下那个软件,已经有的软件,还要看一看有没有能更新的版本。有时我钻研起上网与计算机技术来,甚至连学法时间都被挤占了,有一段时间,我睡觉都想着哪个软件可能更好用,我得上网下载下来,试一试。

这个执著心,在不知不觉中被邪恶放的越来越大,而我陷于其中,却觉察不到,因为有一个强大的借口,就是为了找到更好更安全的上网方式讲真相、证实法。

我在单位本来工作节奏不算太紧张,平常还能有时间看一看法,我在最初学法时,师父在世界各地法会上的讲法,我基本上是在单位看完的。但这时,我突然间紧张起来了,白天在单位本来可以看法或做真相的事,一下子就没时间了。那时,我真是感到奇怪,怎么这么忙?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上班八小时,几乎没有一刻是闲的下来的。而下班后,我还是一有空,就想着上网,去钻研电脑以及上网技术。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先是和一些人一起在一条大路上走着,说是走,其实我的脚是离开地面的,就是在飘着走。在走过一段树林之后,我一个人走到了一个村庄里面,刚才平坦的大道不见了,这个村子里,到处是泥泞的路,人们都在小心翼翼的、慢慢的走着,那么泥泞的路,是谁也走不起来。虽然是在梦中,但那个路湿乎乎的泥,那个难走的状况,我却记的清清楚楚。

过了好几天,我也没想明白这个梦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走的路突然变的泥泞,在脑子里越来越明确。这显然是师父在点化我,我的脑子一直在想,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师父说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偶然的。虽然上网让我痴迷,但每天读两讲《转法轮》基本上都能做到,一天早晨醒来,我突然意识到,是痴迷上网让我变的心浮气躁,现在好象一切都围绕着上网来了,虽然每天也在找电子邮箱,也传给明慧网讲真相的电子邮箱,但光发电子邮件就行了吗?即便海外同修可以给这些人发真相信件,但容量毕竟有限。《见证》的录象,以及上网软件毕竟不能通过网络,发到常人的邮箱里。

在往常,我会把苏家屯事件的最新進展、照片、九评文字版、劝退信,以及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见证》的录象,还有破网软件,分门别类的刻录到光盘中,这样内容并不杂乱,而且还比较全面,常人得到后,既能了解真相,又能破网“三退”。以前,本来还发一发光盘,自从能发电子邮件后,光盘也不发了,刻录机摆在那里,也不再转动了。

现在想起来,其实,就是邪恶抓了我执著心的把柄,因为我浪费了时间,它就让我的时间变的更紧张,看在如此紧张的状况,能不能过了这一关。其实,有了三剑客,或者有了tor,只要按照《技术手册》的要求,就不会有问题。过份的钻研上网技术,就又陷入为了找到更安全的上网方式而产生的新的执著了。

不珍惜时间,不合理的运用时间,而是产生新的喜好,陷于新的执著中,而新的执著恰恰又被“讲真相,劝三退”的需求掩盖着,表面看起来是为了助师正法,实际上却是过份的追求上网要“安全”,其中又有着怕心。

如果是出于必要,法会展现神奇的一面,再专业的事情都会化解。而花更多的时间,去人为的想找一条更安全、不出事的办法,还认为自己是在做证实大法的事,没有浪费时间,这就是“明知故犯”,说白了,就是骗自己,并不是按正法的需要、安排,我去顺应法,而是按自己的需求、偏好,按自己感觉得劲儿的、顺手的、安全的去做,实际上,是“自我心”太重。旧势力就是不愿放下自己的东西,所以才走向了灭亡。

现在,我又象以前那样,早晨可以净心读法,然后装着最新的上网软件、真相资料、九评去上班,然后智慧的发出去。同时,也还在搜集电子邮箱,然后上网发出去。

三、挖出根本执著

在得法之后,家里的音响设备、电视就很少开了,只有孩子看一看儿童节目。但出于工作需要,我每天都要上网。今年春、夏季,每天打开新浪网几乎都可以看到天灾人祸的报道,四川百年大旱,浙江十七级台风,东北火灾、冰雹,深圳八月飞雪,古巴共产恶首摔了个大马爬,等等。这成了我每天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一看有什么新闻。心里的得意感,不时流露在与其他人的谈话中,同事虽然也说:“看来世道要变了。”但我心里暗自得意,你们哪知道这其中的真义,只有我知道这意味什么。得意心、显示心在暗暗滋长。

“正法看来快要结束了”,这样的想法,不知不觉在我的脑海中开始生长。这使我对于时间的执著,变的越来越重,但自己却没有觉察出来。

前一段时间,我想好久没有听师父的录音讲法了,于是决定听济南讲法。每天早晨听两讲,听完之后,也就该上班了。我心里想,反正听讲法,与看书一样,都是在学法,况且师父在《转法轮》说过:“读我的书,看我的录像,或听我的录音去学法学功,真正把自己视为炼功人,也同样会得到该得到的这些东西。”我听了录音了,不也就等于学了法了吗?

光听录音,不学法,也就十多天左右。有一天早晨起来,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脸盘有点变宽了,对着镜子自己看着,心里在想,是不是胖了?第二天,妻子看我照镜子,和我说,你的脸盘好象变大了。另外,身体也有点发胖。我只是想,是不是自己有点松懈了。好象也不是,因为每个方面,我都还算抓紧。也就没有多想这个事。

一天打出租车回家,刚上车走起来,司机就说,你看立交桥上有个行人,司机抱怨说,这个行人怎么不守规则,万一出事算谁的责任?又往前走,走到一大半路程时,居然有两个人骑车逆行走在立交桥下来的快速路上,司机又指着说,哎,你看看,哪有这样骑车的。我心里还想,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骑车的,在封闭的高速路上太危险了。再往前走了不远,居然发现在快到另一个立交桥的封闭路内,有一个年岁大的乞丐,在向快速行走的汽车行乞,司机又一次说,唉,车走的这么快,他能要得到吗,这要万一出了事,怎么说呢。

我回家后开始想,连碰三人不守交通规则,那不就是不按照规律做事吗?师父说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我脑子里一件件的开始检查自己的作为。到了晚上,我脑子突然意识到,是我忽视了学法,其实,还不仅仅是十天没学法,更重要的是,我看待学《转法轮》的态度。我十天没看《转法轮》的理由,其实是断章取义的理解了听录音的意思,自以为是的偏悟。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强调的是看书学法,那么显然看《转法轮》就是最根本的学法之道。师父在美国西部地区法会上曾经讲过:“你要是没有看《转法轮》,直接去看这些各地区讲法,也能理解,但是他不能连贯的指导修炼。”因此以听济南讲法录音,就可以代替看书学法,那不是本末倒置吗?连不识字的老人,都要看书,这不就是学法之道的最好说明吗?

当我意识到这点时,自己现在所在层次的其它执著也变的无处藏身,我一下子意识到现在居然不洗自己的袜子了,现在我的“好吃心”有点膨胀,吃饭总是吃的过饱,工作中指挥的多,亲自动手少了。师父在《精進要旨》的“圣者”中说:“怀大志而拘小节”。在“小节”上放松自己,就是私心被加重的开始。

邪恶在钻大法弟子的执著心之漏时,往往是虎视眈眈的在多方面钻空子,你有一个执著心,它就连带着加重你还有的其他方面的执著心,在不同方面造出假相,魔乱学员。如果不能及时悟到,及时向内找,就有可能使最根本的那个执著心越放越大,而其它执著心也逐渐泛起。

我的脸盘变宽了,这不是在往下掉吗?我以前就是宽脸盘,在得法后,我的面相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年回家时,父亲说,呀,你的脸怎么变成美人相了?在见另一位很长时间没见的同行时,她说,嘿,你以前是圆脸,怎么现在变成长脸了?现在脸盘往宽,那不就是倒退吗?

把看《转法轮》放到了一个替代的位置,那就不是从根本上出了问题吗?那身体就会往原来不好的方向变。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我又想到,其实我每天想看看新闻,关心天灾演变,就是对时间的执著,总想着这些天灾示警之后,紧接着就是那场大淘汰了吧。背后的潜藏的一念,其实就是期望结束这令人窒息的环境。这是最大的自私。你是得法了,可那些还在迷中的有缘人怎么办?光想着自己,不想别人的观念,这是为私为我的表现,从根子上是自私的。师父一再延长时间,就是让误在迷中的有缘人有机会得救,我自己不就是在延长时间中得法的吗?为什么自己得了法,反倒希望尽快结束呢?这不是怕心中连带着私心吗?

邪恶正因为我对时间有执著,总关心天灾变化,总希望有新的進展,期望结束邪恶的环境,是根本的私,所以就让你在最根本的事情上变的麻木,让我对《转法轮》的认识,也变的模糊起来,还有比这更危险的事情吗?

在认清我对时间的执著,和对于《转法轮》重要性的认识之后,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到了我睡的屋子,发现床上有个人正睡在我的床上,别人告我他是外单位的人。他居然睡的很沉,我还是把他叫了起来,他迷迷瞪瞪的起来了,睡到了其他床上。醒来后,我知道,这是执著时间的魔从我身上离开了。我又在师尊的点化与呵护下,过了一大关。

作为一个新学员,以上是自己所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