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完成史前洪愿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尊敬的师尊好!同修好!

在这救人最后、最后的关键时刻,我应该珍惜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予我们这个整体提高的机缘。为此,向师尊和同修将我十年多的修炼心得汇报如下。

一、得法,洪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有幸得法的。当时的我工作上争强好胜、名利心很强,被医院诊断为:神经衰弱、胃炎、肾炎、骨瘤、关节炎、妇科病等,每年平均看病要花去五千元左右,两次住院看病花去约四万元,但身体仍然被疾病折磨着,精神在烦躁、痛苦中煎熬。

当时刚看到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时,我明白了当时满身的疾病,都是因为以前造成的,于是我很坚定的扔掉了所有的药物,准备以承受来偿还业债。我的正念一出,师父马上给我清理身体,我所有的疾病全部不翼而飞了,换来的是身体健康,心情舒畅。

当时我的身心感觉象十几岁时候的我(实际三十多岁),每天非常高兴,除了工作、家务,就想学法、学法。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也多。第二遍看《转法轮》时,突然看见从空中飘到眼前一长竖方型的红色绸子条幅,上面竖写着八个金色大字:“佛法第一,法轮常转”,还看到我们炼功场的上空被红光罩着;还看到站在我前边的同修“头顶抱轮”时头顶上的大法轮;另外空间的人;还有我自己的副元神等等。由于当初我学法较精進,对大法由感性认识很快升华到了理性认识。明白师尊讲的高德大法是救人的,所以得法不久,就担当了辅导员,很快投入到了洪法的洪流中,和大陆亿万修炼者一样,沐浴在大法佛恩浩荡的法光之中。

二、被迫害中赶快爬起来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恶铺天盖地的疯狂打压开始时后,邪恶的“六一零”、国安、公安、派出所高压威胁、恐吓,街道、单位轮番骚扰,逼迫上电视、报纸,电话被监控,同修联系不上,大法书看不上,只能看到电视广播对大法无休止的邪恶造谣和诽谤。当时感觉真象天塌了一样,喘气都困难。

我没有亲眼见过师尊,就回忆师尊的讲法,心想“真、善、忍”多好啊!可当权者为什么不让老百姓做好人呢?为什么要让修炼人说假话呢?在被迫害期间,学不上法,功也炼不了,真是生不如死。经过深思熟虑后,我明白了我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就是要学法,我就是要修炼!伟大的师尊一定能正乾坤!

一天,好不容易在一亲戚家看到了师尊的书,真是爱不释手,我如饥似渴的学法至凌晨两点,休息两小时早晨四点起床,继续学法。从此,我再也离不开法了,我不仅要修炼,而且我还要精進!

三、两次沉痛的教训

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打压大法弟子,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而旧势力黑手是指挥世人迫害我们的真正凶手。在被邪恶迫害八年来,除“七•二零”我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被邪恶大的迫害外,还有两次被邪恶旧势力钻空子加以迫害,现在也想写出来作为前车之鉴。

二零零一年三月时,邪恶非法抓捕我市上百名学员办洗脑班。当时我单位有的学员被劳教,有的被邪恶绑架到了洗脑班,只有我一个人在正常上班,当时我的人心就出来了:除了为他们遭受痛苦掉眼泪外,就想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外面呀?是不是我修的不如他们好啊?是不是我圆满不了啊?多么危险可怕的人心、执着?!被旧势力看的清清楚楚钻了空子:大约在三天后,我传递经文,被一同修出卖,后被绑架到了洗脑班。

另一教训是在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前夕,当时我已被邪恶迫害没了工作,我就想抓紧时间在家多看书、多学法,先在法理上提高自己。没想到不明真相的警察和原单位人员经常来家里骚扰,当时我也没想到给他们讲真相,甚至在高压下邪恶要照片就给,在不注意时竟让邪恶强行把我的手都按了手印(这都是大陆警察干的,想起来都感觉是耻辱)。最后我被迫离开家一个月时间,没想到邪恶進行了大追捕。最后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虽然邪恶没有得逞,但是给家里亲戚、朋友带来了精神压力与不理解,同时也给证实大法带来了一定的损失。

两次教训,我明白都是没有学好法、没有按照师尊讲的法去做造成的。第一次教训是因为自己执着圆满求来的被绑架到洗脑班;第二次是怕被迫害,配合了邪恶要照片、按手印的要求。其实师尊在二零零一年四月就讲过:“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当时虽然也知道一些法理,就是做不到,更重要的是没有听师尊的话去讲真相破除邪恶。现在回想被迫害八年来,分管我们这块地段的片警换过三个,第一个和第三个我都给他们讲过真相,唯有第二个——两次迫害我的这个片警没讲过,其实还是当时学法差、有怕心和法理不清晰。

四、做好师尊教给我们应做好的三件事

跟随着师尊正法進程,我知道我必须要做好三件事。我深知学法的重要,就想办法先请到师尊的新讲法。二零零二年初失去工作后,等家人上班一走我就在家抓紧时间学师尊在各地的新讲法,利用午休和晚上家人看电视的时间,打坐闭着眼睛背师尊的《新经文》、《洪吟》或《精進要旨》,一遍遍的学师尊“七二零”以后的新讲法,给我今后的证实法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接到明慧“发正念”的通知后,我就一直坚持着,我很明白发正念的重要。因为师尊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就讲过:“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尽管邪恶干扰很大,有时有迷糊过去的现象,但我也一直坚持的较好,四个整点决对不敢耽误;晚上的七、八、九、十整点对当地的发正念也尽量不误;实在有特殊情况耽误了的,一定要补上,其它整点有时间就发。在发正念上我是决对不敢懈怠。我认为对发正念不重视的同修,不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更是对同修、对众生、对大法的不负责。

当初讲真相主要是散发资料。没失去工作时无论单位怎样监视,总能见到同修得到真相资料散发,那时发资料感觉上是冒着生命危险的,每次出去散发资料都不知是否能安全回来。

有一次快下班时,我背了一包九十九份资料,在我单位旁边的一居民楼里挨着发了六个单元,第二天得到八十来份资料,仍然接着头一天发过的单元发,那会儿只想发、发,救人、救人,只要能多发多救人就行,发资料并不够理智。

五、我也成了遍地开花的一朵小花

学了很多遍师尊二零零二年三月的《北美巡回讲法》后,我明白了我们大法弟子带有的洪大使命,那么多宇宙大穹的主和王在中国转生需要我们去救度,否则就再也没有希望了。但坐在家怎能去救人,我必须得走出去!就想哪怕去街道打扫卫生(我在原单位是副处级)、有理由能走出去就行。“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终于在二零零三年中,师尊给我安排了一份好工作,不仅不忙,单位环境也很好,这样我可以在做好工作的同时学法了。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加快,同修给的资料很难满足要求,我就想如果我自己能做资料多好。这样到了二零零四年,在同修的帮助下,对电脑一窍不通的我居然也有了自己的小资料点。周报、周刊、小册子、护身符、《九评》都可以做了。这样需要啥资料就做啥资料,别的同修需要我也可给一些,大部份是自己做自己发,资料不积攒,做多少发多少。

我基本上是吃饭时间随便吃点东西,抽出两个半小时做资料的,边发正念边看着、同时装订,针对所要散发地的人群选择不同的真相资料。刚开始我是针对普通市民做的多,但去年发现几年来我也发有上万份(套)资料了,何况很多同修都在做呢,可在我接触的中上层人群中,根本还不知道真相。所以从去年我就主要针对机关、学校做资料,做好后搭配好(每套资料尽量搭配齐全,有大法真相、有劝“三退”的,也有当地周报,尽量让读者看到较全面的资料,真正明白真相)装在信封里,送给他们。

我散发资料一般都是骑车亲自送至家门口。一般都是在上午十点五十分或下午四点五十分先发正念清理自己,上午十一点整或下午五点整锁定本市特别是自己所要救人的地区,发正念清理邪恶二十分钟后出去发。一路发正念,敬请师尊加持、天兵天将护法,这样在中午或晚上人们快下班前送到,有缘人一回来家门口就可看到拿回家去看,不会被邪恶收走。

在单元里每家发放的资料尽量放在不同的位置:有的插在大门上“福”字的背后、门边的对联里、门把手上都可插放,有的放在窗台上或装电表的小柜子里,表面看不着眼,但是每家的主人都可看到;尽量到有传达室的电子单元门(他们较难看到)去发。因为是快下班时间,传达室一般不注意(我发的正念是不让看见),有师尊法身指引一般都有开着的电子门。

实在没有,我心里求师尊随便按门铃也有人给开;進一个院只发一个单元。就是有监视器也不怕,发正念不许邪恶看见,实际表面上看你也是安全的,因为你在单元里发的,单元内一般没有监视器;然后再走一段再進一个院,只发一个单元再走。这样一次我书包里能装四、五十套资料,发放到三、四个地方也就发完了。

散发完回去后,正好赶上全球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加一念不许邪恶干扰,让有缘人看到资料、传递给更多的有缘人。我走出了这样三、四条的路线,隔一段我会再这样送一遍,但我去的是另一个单元。

有条件时我也和同修配合到农村山区散发真相资料,但由于各方面条件限制,仅做过三、四次。据反馈的消息,给邪恶以很大的震慑,也使很多老百姓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最近看到明慧文章:劝“三退”堵塞“源头”、给大学书记讲真相的报道,我也收集到一些大学书记、院长的名字和家庭住址,送上适合他们看的真相资料:《九评》、《因果故事》、当地周报、预言及写给他本人的“不要发展党团员、赶快三退保平安”的劝善信。

六、越最后越精進

师尊正法進程现在到了解体共产邪灵、劝“三退”救人的最后阶段,我意识到了不能仅限于做资料、发资料上,更要走出来面对面的去讲真相、劝“三退”才能真正救了这个人。我首先和家人讲、和亲戚、朋友讲、和亲戚的亲戚讲、单位同事讲,传达室老人讲、同学、老乡讲;再和不认识的人讲。采取的方法有直接的、间接的、侧面的。去哪办事讲到哪:机关、银行、税务、美容院、社保中心、公共汽车、出租车,马路边、树荫下,都是我们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的好地方,现在经我劝三退的约有二百人。

几年来,我很重视学法。每个星期在上下班路上要背一遍《洪吟》、《洪吟二》和《精進要旨》内的十几篇经文,《转法轮》我背过三遍,现在背第四遍。我和很多真修弟子一样做了很多我应该做的事,其中邪恶干扰也是很大、很多,但我始终能感觉师尊在身边的慈悲呵护,也有很多次的有惊无险。

我更明白弟子只不过是有一颗坚定的修炼的救人之心,一切都是师尊在做,否则我们自己的生命都很难保证。而自己只不过有了这颗坚定的、信师信法的心,师尊就给了我那么多。

例如:去年冬天我市有二十多名同修被绑架,其中有我身边的五名同修,多个资料点被破坏。我修去了几大层的怕心后,自己做资料自己发时,感觉实在做的太少,这样我和几个同修在很艰难的情况下,做了约一千五百张光盘散发。

有一天在梦里:我只身一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就象飞天穿的衣服),直立的往上升、往上升,周围是无垠的蒼穹,我不停的叫着“师父”、“师父”,可我看不见师父,一直往上升。

但是我知道师父就在很高的、很广阔的无垠的苍穹中,好象很高很广阔的无垠苍穹都包容在师尊的身躯里,一直往上升着,师尊从那很高而广阔的无垠苍穹里看着我说:“孩子,我看着你呢。”我往上升着不由的双手合十:“师父,我要跟您回家!我一定要跟您回家!”这时我醒了。我很难形容出梦境中的殊胜,但我真切的能感受到师尊的佛恩浩荡和慈悲呵护。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凭着对大法的坚信,努力做好三件事,使我和很多同修一样,修炼越来越走向成熟、理智、清醒;我的家庭型小资料点这朵小花也越开越绚丽。但比起精進的同修还是差的很远;要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面对面的去讲真相、劝三退有时还显的力不从心;炼功仍坚持的不好;有时人心、执着还很多。但是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我能行!我一定要完成史前洪愿!

个人现在层次所做所悟,不妥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向师尊合十,向同修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