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安排的路上 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师尊您好!各位同修好!

感谢师尊再次给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的机会。几年来的风雨中,感触万千,难以言表。每一步的前行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在前進的每一个路口,师尊都为弟子标好了路标,象一座座灯塔指明了方向,越走前景越美好。

(一)广传真相救世人

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几个月的时间在修炼中师尊给我净化了身体,几种顽症病全好了。在死亡的边沿上获得了新生,所以我的生命归大法、归师父。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情况下我都坚定的跟随师尊指引的路,一步步前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时,我没有怕的感觉。看着电视中无耻的谎言,心里想着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是的,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谁动谁犯罪。我去了相关单位为师尊鸣冤,为救同修到政府部门请过愿,静坐到深夜,直到同修放回。在几百人的职工大会上,头头让我第一个发言,我就从自己身心变化讲起,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让人道德回升,大法让人做好人,一不贪,二不占,三不骗。结果,除了两个人在发言中提到他们家和亲友没人炼功外,其他人连“法轮功”三个字都没提,只草草说了两句工作中的事就过去了。

我真为他们对大法的认同而高兴。“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快讲》)。学师父的经文,我认识到讲真相的重要。大法弟子都是法中的一个粒子,应该走出去讲真相,圆容师尊所要的。我就开始用彩笔写真相标语,制作真相粘贴,贴在电线杆上、电话亭里、墙上、楼道里。有一次,我在很显眼的墙上写了一尺见方“法轮大法好”几个字,然后发正念:请护法神看护好标语,让标语发挥救度众生的作用。这个标语几年完好。

我还用刻字的办法刻大法真相,效果很好。有阶段有时间,就买来两种颜色的布制作条幅,大到二、三米,小到一尺多,也有用广告色写的,做好后就挂出去。从一个、几个、十几个到几十个。

记得一次下雪天,我穿着单布鞋,让护法神开路,带着千军万马(条幅),背着师尊《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着 坦荡正法路”,挂了三十八个大小不同的条幅。回来已经后半夜了,脚和腿都湿透了,却没有冻脚的感觉,还热乎乎的。这样持续一年多时间,除吃饭睡觉外,所有时间全部做各种真相条幅,并及时挂出。

在证实法过程中,境界在升华,法理逐渐明白清晰了。有两次体会很深。一次是在特定地点挂条幅,邪恶用与条幅相同数量的警车尾随。我相信一切都在师尊的掌握之中,大法弟子一定要救那一方众生,顺利挂完几个地点的条幅后,我安全返回。

另一次是在“七·二零”前的大炼功场地挂条幅,共二十几个条幅,在到目地地前,我手举气球,与排方队骑摩托车的二十几名警察逆向擦身而过。我想,大法弟子要否定旧宇宙理的制约,按师尊的法去做,随师开创未来,一切都是围着大法转的。这些警察的行为也可以利用来为大法弟子服务,让所有人撤离挂条幅的地方。结果到开始挂条幅的时候,所有人迅速离去,我和同修如入无人之地,手举二十几个条幅,绕广场跑一圈后,很快挂好,心中发正念,清除邪恶。

能看到《明慧周刊》,我就到私人复印部把同修写的短语和恶人恶报的案例复印下来备用。一定要理智去做。我都是请师尊加持,先发正念清场,并不断发着正念。不让任何人看到周刊和复印的资料,自放自取,只让复印部的人开机器,然后邮寄、贴或发出去。

有一次大年前有一期周刊中,一个公告讲真相的材料很好。由于排版的原因,直接扩印(周刊竖排,一行字内容不相接),我就把它一行一行字剪开,再按顺序和所需规格一行行贴在一张白纸上,再去复印部扩成能贴的大字。准备好后是腊月二十八了,第二天就是过大年。去了多个复印部都已关门了。走了很长时间,已经是下午了,还没复印成。我边走边求师尊:“师父,您帮帮弟子吧,今天一定要复印成这份真相,一定得在大年前贴出去呀!”没走多远到另一个复印部正好开门,一个人值班呢。我就让她扩印这份材料,她却说机器不好不能扩印、只能复印。

我当时一声没吭,就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今天你一定得给我扩印好,我还等着救人呢。就这样她也不吱声了,默默的给扩印了所需数量的真相资料,让很多世人在新年之际明白了真相。这个底稿被多次复印,贴遍了全市大部份路段和居民区。在这里谢谢提供底稿的同修。

每次救人后,师尊都用不同的方式鼓励我,有时喜鹊对我叫;有时在回归的路上停着的轿车等我走到跟前放一挂鞭炮后开走;一次警察从车里出来,在道中心高高举起手向我敬礼,站了很久很久,我微笑着从他身边过去;更有一次竟有百只以上的喜鹊给我指出最合适的存放挂条幅用具的地方。我在内心里感恩师尊,师尊为弟子的付出,无法言表。

(二)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学习师尊的《向世间转轮》后,我知道师尊的正法進程已推向了新阶段。逐渐接近人这一层啦。这就要我们面对面救人啦,我是从陌生人做起的,我知道师尊就在身边,请师尊加持弟子正念救度众生。第一次,很快劝退了一个买菜妇女。再讲几个都顺利退了。从此每天出去劝退,从几个,十几个到几十个。

一次从周刊上看到同修文章,呼吁救救中小学生。我想得去做。星期天一天,很快顺利退出四十三个中小学生。

我劝退的方法是用不同的切入点给不同的人劝三退。遇到医生就讲自焚伪案、邪党历次欺骗;遇大学生就揭露邪党洗脑、无神论的骗术、六四镇压实情;对有文化的当官的,多讲预言、藏字石、“非典”谎言等,也能使他们决裂邪党,选择美好的未来;对文化低的工人、农民和没文化的人直接讲大瘟疫效果更佳。活摘器官曝光后,用此讲真相,人们大多都对邪党绝望。一次,一个教师听后非常气愤,立即退出了邪党组织。对没参加过邪党组织的人也要讲清大法真相。

一次去农村,碰上两位九十岁以上老人,一位九十三岁,一位九十五岁。她俩跟邪党组织不沾边。我给两位老人讲大法真相,并给她俩护身符。这时九十五岁的老人突然站起来,眼含泪花,双手捧着护身符大声喊起来:哎呀!这是行善的人哪!这是行善的人哪!我可给你点啥呀?你吃饭了没有,到俺家吃点饭吧!我说:什么也不要,也不吃饭,我希望您能记住“法轮大法好!”老人连连点头:“记住了,记住了。”看到众生急迫需救度的渴望,我加快了前行的脚步。

在劝三退中,有我的知心朋友,有同事、亲友,还有伤害过我的人。我按师尊讲的法去做。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圆容师尊所要的,一切以法为大。有一个人,曾对我的家庭伤害很大,以前心里暗暗的恨她,更不愿意与其接近。三退开始后,我几次碰着她。我想这绝非偶然,都是师尊的亲人,一定是师父安排我救她。我就主动接近她,给她讲真相,并顺利劝她退了邪党,又送给了护身符。还有一位是在几十人面前故意找茬暴骂过我的人,这次我也找到她,给她讲真相,并劝其退出了邪党组织。

(三)整体提高

为圆容大法,我与同修很好的配合着。一次同修甲当面给一个小头目一本真相小册子,却把他惹怒了,要把小册子交给保卫处。我们发完正念后,他家人把小册子还给了同修。我想决不能让邪恶钻空子迫害众生对大法犯罪,赶快去救他。就先给他送去一本《九评》,放在大门上。他身体不好,我和同修乙拿礼物去看他,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默默听着,有时点点头,就很顺利的劝他退出邪党。后来碰到他散步,问他身体状况,他很兴奋的说,很好哇,这都是托你们的福啊!我说你托的是法轮大法的福,也是你明白真相的福报吧!

大法弟子间的圆容尤为重要。二零零七年春季和同修甲交流中,知道同修丙怕心很重。几年讲真相上突破不了。开始同修送去真相只自己看,不敢发,为这件事几夜睡不成觉。后来能一天发一、两份资料,也干扰很大。我想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这事让我知道了就应该去圆容好。我就主动找丙同修,没有指出她的怕心,也不说她的不足,就把多名大法弟子用神通证实法的实例讲给她,特别是沈阳十二岁女小弟子背书包独身去北京证实法,天黑走入坟地喊师父后,师父瞬间使她站在了天安门广场的例子,使她受到了很大启发。并与其切磋,大法弟子都是有神通的,要用神念不用人的招。后来,同修丙转变很大。能自己做真相短语贴,还给同修做,并主动劝三退。

师尊讲过“正法必成”(《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其实我思维中很简单:师尊讲的话都是法,弟子一定要去做,什么也挡不住,也一定要做好。不是师尊的安排一个都不要。我头脑里从来没有“做证实法的事邪恶就会对我如何”的概念。所有人都是大法要度的,只是每个人选择不同。大法弟子见到的也都是要救的人,与我们有缘的人。无论是善的表现、恶的行为,大法弟子都要给他得救的机会。在我的头脑里也没有想为自己修多高而做过什么,也没有想哪件事情影响了我的层次的想法。我的一切师尊最清楚,一切交给师尊,师尊给我放的位置也一定是最合适的。我只需按师尊的法去做。就这样,我切身体悟,按师尊安排的路走,越走越宽。

请师尊放心,弟子以后的路要稳步走好,修去不足,精進不停,多救众生,做合格大法徒,面见师尊!

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