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信师父信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真正开始修炼是从一九九九年开始的。从一九九七年我母亲开始修炼我就知道了大法,却没有真正投入到修炼中来。当时,一听说法轮功是修炼的功法,通过修炼,吃苦消业,身体就没有病,而且人真正修炼可以修炼成神,我虽说连一遍《转法轮》都没看完,却已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我认定了我也要修炼大法。下面我向师父、同修们说说我这几年的修炼体会。

一、谁也改变不了我修炼的心

我一九九七年开始知道了大法,可那时悟性太低了,错过了近两年的修炼时间,直到看到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说:“特别是新学员,你要是第一次不能够把这本书完全的看下来,你会发现从此以后你没有时间,你没有机会。你即使有了时间,你也会忘掉再去看他。”这段法,如同当头一棒,我一下清醒了,这就是为什么错过了两年的原因啊。从那以后,学法成了我生活的重要部份。如果一天不学法或者学法少,就会感到一天白过了。但是,我还是很懒,炼功少。一九九九年三月份才真正的到炼功点儿去集体炼功,直到六月二十六日,原来只能单盘的腿一下子就能够双盘了,那次坚持了二十多分钟,可对我来说,那种感觉太好了,我高兴的流泪了,我知道那是一次心性提高后的结果。我第一次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讲的“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的法了。

我正处在修炼的幸福当中,九九年“七•二零”邪魔从天而降,我一下不知所措,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之前电视上还发表声明不干涉炼功呢,为什么才几天就反过来了呢?这共产(邪)党也太坏了!说翻脸就翻脸。管它呢!虽然当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不管谁说什么,也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我就是信师父、信大法,谁也改变不了我修炼的决心。

二、多学法、多讲真相

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那天,单位领导找到我说:“自己在家偷着炼吧,这世道谁能说的清啊!刚刚上面开了会:规定一律不许炼法轮功。我们作领导的也没办法,只能找你说说。”后来办公室主任找到我说:“老某啊,还炼法轮功吗?”我回答说:“炼!这么好的功法不炼,那才傻呢!”他又笑说:“人家上面有规定,单位有炼的一律上报,那我给你报上去了。”我用非常坚定的语气对他说:“随你便,走到中央去说,我也得炼。”后他又笑着说:“哪能啊!咱谁跟谁呀!我不给你报了。”同修们都知道作为修炼人时刻要维护法,证实法。我当时的回答中虽然很坚定,但语气不是很和善,有点儿证实自己。

从此以后,《转法轮》我走哪儿带哪儿,只要有时间就学,只要有机会就把大法如何好挂在嘴上,走哪儿讲哪儿,几乎全单位的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那时也不知道什么是讲真相,什么是正念,我就用我身边发生的事去讲。从来没有想过我讲法轮功会不安全,只想让不了解、被迷惑的人知道电视上宣传的都是假的。就这样不停的一直讲下去。如果我们修炼人完全不考虑自己,只想着怎样讲清真相,邪恶也就无孔可钻,只能眼看着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

后来,我有机会在柜台前办理业务,那时只有一些粘贴,有一些以前留下的大法简介之类的资料,我把它拿给顾客。每次办完业务后,看顾客是否有时间,又没有其它业务时,我趁机主动去讲法轮功如何好,报纸、电视上说的都是骗老百姓的等等。

有一次,来了两个女孩子,我对她俩说:“我先给你们办着(他们的业务需要时间比较长),给你俩看看这个。”这俩人一看是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就大声说:“法轮功啊!听说举报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奖励五千元钱。”这时,还没等我说什么,我旁边的同事非常气愤的站起来说:“你去举报吧!我们这儿的人都炼,啥钱都想挣!?”那两个女孩子一听,一句话也不说了。我赶紧给她俩讲讲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并告诉她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给多少钱也不能干那举报的缺德事。她俩回答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呀。

我平时跟同事和睦相处,别人不愿干的工作我做,也经常给同事讲大法中的事,有时间也给她读《转法轮》,虽然她没有走進大法中来,但是她能有这一念,真的很可贵。从这件事中,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经常告诫弟子们的:“要多看书,多看书,多看书,一定要多看书”(《瑞士法会讲法》)。一切皆从法中来,经常学法,脑子里装的法越多,不好的东西越少。在别人眼中,我心直的要命,不会拐弯,是个傻乎乎的、没什么心眼的人,可以说是头脑简单。以前我也觉的我这个人太傻了,实在的要命,别人对我怎么坏,我也不会跟他计较,以后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就是怎么教,我也学不会狡猾、记恨。自从修炼以后,有人再说我傻的时候,我就笑着回答:我这样挺好,作为修炼人,你想修去这不好的东西还不容易呢!我现在应该庆幸自己这么单纯,简单的象个一。师父在讲法中说过:“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实际上,我们修炼人不正是应该无私无我,对任何人都要慈悲对待吗?

三、正念强 威力大

虽然我不知道怎样去证实法,只知道不停的去讲,认识不认识的人,只要能说上话,见人就讲。由于起初悟性还是太低了,到二零零一年,我和母亲才走到天安门去证实法,说好早上去,晚上回。从下火车开始,一路贴真相到天安门,我们把真相单贴在城门洞的墙上。那时,虽也看到不少武警、便衣特务,但那时就一个念头,我们来证实法来了,谁也挡不住。又一路贴真相到车站顺利的返回家。这不是正念的威力吗?在修炼的路上,我们要的不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吗?那邪恶还敢多停留一会儿吗?

在二零零二年的年初,一天单位领导打电话叫我第二天到他办公室一趟。问他什么事儿,他只说:“你来了就知道了。”当时我跟对面办公的同事说:“也不知道有什么事儿?如果调换工作岗位,应该告诉我呀;如果让我写保证(当时单位通知有炼法轮功的人,一律写保证不炼了,并得上报。)那可不行!我宁可辞职也不能写这个保证!”后来,我去了领导办公室,还真是给我调换工作岗位,并且还嘱咐我:“别跟什么人都说你炼法轮功,单位这么多人,你知道谁心眼儿坏给你汇报去。”我笑着说:“谢谢领导关心,我知道怎么做。”无论工作、生活当中,时时想到自己是法中粒子,一切要溶于法中,那么,对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来说,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如履平地。

记的有一天中午跟人去饭店吃饭,我吃完后先回去了。从饭店到大马路上有一段距离,我就一边走一边贴(真相粘贴随身携带,有机会就做)。刚一到大马路上,我看旁边有一个电线杆,于是手自然的伸進口袋拿粘贴,突然下意识的一回头,一辆警车飞快的朝我开了过来,一个警察在车还没停稳的情况下,就把车门打开,一条腿已伸出车外。当时我的念头一闪:跟我有什么关系?随即快速的举起手做打车样。那个警察也没趣的抽回腿,车也没停又从我面前开走了。这一次,我又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讲的:“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的法了。

四、既要时刻把法放到第一位 又要做到整体互相配合

有一次,在同修家学法被恶人举报,几名同修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宿,后又被送進看守所十五天。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场面,被一群警察强行要带走时,我一边连声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一边和警察拉扯着想挣脱开,被两个警察撕毁了外套,揪着头发摔在路边,后被拖上警车。那时我也在默念发正念口诀,可是心还是一个劲儿的跳个不停。在派出所里,我不停的默念:“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并背诵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讲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他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他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凡是能想起来的法我就背。刚开始没人理我们,我们几个同修各自坐着。

突然我想到:不能这样,得齐发正念,随后盘腿打坐,立掌发正念,紧跟着同修们也一同发正念。虽说《洪吟二》〈怕啥〉一直在背,没有刚开始那样心慌,但还是不能做到稳如泰山。直到在警察问话时,我请求师父加持弟子,给弟子智慧。警察的一连串问话:“你叫什么?你丈夫叫什么?你孩子叫什么?你家住哪?”一下子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一段话:“从哪儿来的?我从里来,从外来,我从没有中来,形成了有,出现在苍穹之顶,又从那里一步步下到了三界最表面,没有生命知道我是谁。”打入脑中,溶入了我的整个身心,那一刻真的感到了师父就在我身边,想到师父的慈悲,我的眼眶湿润了。此后的我真的能“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尽管警察百般哄骗、恐吓,但此刻我们几个同修就是个整体,我们要一同進来,一同出去。虽然有同修多少配合了邪恶,可是我就是一句话:“我脑子一片空白,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别问了。”但心底我对自己说:“我只知道师父,知道大法。”警察说:“人家谁谁都说了什么什么,我们只是向你核实一下。人家都配合的挺好,就你一个人顶着,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一个人能扛的下吗?”我还是不语,心里说:“我是大法弟子,我能,无所不能。”最后,警察折腾了一宿,对另外来的警察说:“我都懵了,笔录都没做,你随便照着别的笔录写一下吧,她不签字就不用签了。”我心里大声的喊着师父,深深的感到了师父的慈悲!离开审问室见到了同修,我在眼眶打转的泪水终于止不住了,失声痛哭。我告诉了她整个过程,我说:“你知道吗?我很难,因为你们什么都说了,但我挺过来了。记住:有机会告诉其他同修,我们什么都不承认,回答就是不知道,而且我们是个整体,一同進来,一同出去。”最后,警察要给我照像,可另一个警察说:“她照了。”其实并没有给我照。我知道,只要心中有师父,有大法,邪恶再没有漏可钻了。

在看守所,有一件事起初我做错了。警察说:“上边有规定,進来的人都得写保证,我知道你们都不写不炼的保证,我们也不让你写。但是你進来了,也不是我们让你進来的,你也不能让我们为难,你就随便写点儿就行。”当时也不知怎么了,一听没让写不修炼的保证,就说行,我写。之后写道:“我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在这期间,不给人找麻烦,该做什么做什么,听话。”警察看后说:“这是你写的保证,该做什么做什么,你挺有文化呀。”我没说话,心里还庆幸自己做的好。可是回到监室里,有一个被关的常人对另一个人说:“他们什么保证都没写。”我一听,这不是师父点化我们吗?我错了,那一刻,我傻了!我怎么了?这不是配合邪恶了吗?怎么办哪?过了一会儿,我对同修说:“不行!我们得把保证撕了,师父一定会给我们机会的。”

发出这一念以后,机会真的来了。警察喊我出去,在警察办公桌上果然摆着他们做的那些材料(他们称是法律文书)。警察开始问东问西,我只一句话:“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别问了。”警察说:“你昨天不是都写了保证了吗?今天怎么了?”我趁机说:“在哪呢?我看看。”警察说:“在这呢,你看。”我迅速的一把抢过来撕个粉碎。警察过来想抢过去,可已来不及了。她生气的说:“你今天怎么了?昨天不是写的好好的吗?”我回答说:“昨天我错了,今天我要弥补不足,纠正不足。”气的她喊外面的警察。一群警察一下涌進了只有几平米的办公室。上来一个警察过来揪住我的头发,打嘴巴,然后就是拳打脚踢。我大声的喊:“别做恶了!不承认的迫害是犯法的!赶快退出党、团、队,保平安!”警察没有停手。我知道是邪恶在指使着人做恶。我不停的大声喊着:“共产邪灵,灭!”连喊数声之后。警察似乎累了,停下来了,走出办公室。我也平静下来,继续对剩下的警察说:“赶快看看《九评》,天要灭中共!退出党、团、队,才能保住平安!”一个警察说:“你先让你老爷们儿(丈夫)退了再说。”我说:“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看你走哪条路,他自会知道怎么做。”那个警察不再说什么了,一群人也就都出去了。打我的警察回到办公室对女警察说:“撕就撕了吧,给她送回去吧。”女警察说:“这小丫头悟性真高。”

就这样,以后几天,我们就是找自己,哪里做的不足,不符合法了。最后发现我们只知道发正念,可是警察也是被迷惑的众生,被邪恶指使的。他们也需要被救度,我们没有动善念啊,所以警察才打我们。这都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们不承认它,彻底否定它。明白之后,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就是互相督促背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

虽然被抓后在派出所、看守所做的还算很正,可是,这件事情却给证实法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出了事了,想着如何用正念去对待邪恶,这是对的,可没有认识到为什么出现这件事,到底哪儿有漏了。直到事情被报纸、电视及大的网站报道出来的前一天,和同修切磋、交流后,才认识到自己以为在帮助同修没有错,其实还是没有站在法上认识法,做事之前,没有想想,这么做对法有没有负面影响,帮助同修的心是好的,可结果却是资料点被抄,几名同修被抓。外面有的同修也带出了各种心,有的抱怨、有的害怕、有的同修为我们捏了一把汗,尤其是认识我的同修想到我以前没有过这种经历,一下子面对这样的事情,能不能走过来呀?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我们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下都是个整体,时刻把法放到第一位,还要整体互相配合,互相弥补不足,这样才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才能真正的起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作用,才能在修炼的路上少走弯路。而且,无论在哪儿,都不要忘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一路喊着大法好,一路讲《九评》,劝三退。

五、圆容好家庭。

在常人眼中,我是个有福之人,有一个正直、可靠又有能力的丈夫,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在母亲的呵护下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在同修的眼中,更是不错,从我母亲开始修炼,丈夫就相信大法、支持大法,直到现在还是经常看大法书籍,经常对常人讲大法如何好,儿子更是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

我总觉的我可能修的太顺利了、太平淡了,在单位没有领导、同事为难、阻挠,反而经常羡慕、敬佩那些做证实法事多、被抓的同修。有时想:等我修成了,我有什么威德对众生讲?以至于设想过如果我被抓后如何做。其实,这种想法我们现在一听就知道真是大错特错了,这已经背离了大法,上述魔难不正是自己求来的吗?不但让师父多操心,又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还让同修及家人备受痛苦折磨。

在日常生活当中,由于丈夫比较忙,所以,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我来做,尽量让丈夫少费心。细心照顾丈夫,教导孩子。丈夫平时爱动嘴,少动手,总是唠叨我。说多了,我这心一时就难放下了,真是:“矛盾不触及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转法轮》)难受过之后,一想我是大法弟子,他一个常人,我怎么和他计较呢,我们要以“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更何况他也是为我好,用他的话说:“我不是给你提高心性吗?如果我不气你谁还敢气你。”之后,我就是多学法,我也知道当矛盾来时,是与法拧劲儿了。当你静下心来学法时,矛盾也就消失了。师父讲过:“‘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精進要旨》〈道法〉),也就是说,矛盾是不存在的,只看我们的心是否能放的下,能放下,矛盾也就烟消云散了。圆容好家庭才能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

现在的我丝毫不敢松懈,努力的做好三件事。最后用这句话与同修共勉:我就是信师父,信大法。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给予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