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时刻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五月有幸得法的。那时我身患严重的萎缩性胃炎和食道肿瘤,经几大医院诊治均无疗效,并被告知目前医学无法医治。求生的欲望让我寻找真正好的气功,在熟人的介绍下,我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幸运得法 师父时刻保护着我

我从小受上一代家人信佛的熏陶,对神佛比较信仰,也经常幻想真有一种方法能修成就好了,没想到这一次还真给碰上了,内心很高兴,可又感到要修成确实很难,不管怎么样,自己尽量好好修吧。结果不到一个月,全身所有的症状一扫而光,感到一身轻,第一次体会到人没有病是个什么滋味,人慢慢胖起来,脸色红润,近七旬的人看上去就象五十多岁的样子,这使我对师尊感恩不已。

在和同修切磋中,听到同修都感到法轮的旋转,而自己却毫无感觉,就又乱想起来,是不是根基不好、缘份小,是不是师父还没有完全管我。这种疑虑始终在头脑中出现。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下旬,我骑自行车过马路时,被一辆汽车连人带车一下子撞出去六、七米远,撞的很厉害,可我身上一点不疼,就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我想起师父的话:“司机是开快车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吗?他不是无意的吗?”(《转法轮》)于是我对司机说:我是炼功人,没有事,你走吧。司机很感激,也感到很神奇。

我回到家径直跑到师父的法像面前,一下跪倒,就出声的哭起来。从那时起我才真正认识到,师父不但管着我,还时刻在保护着我,同时也使我认识到师父在《转法轮》上讲的字字句句是真理。从此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动摇,而且下定决心,修炼再难,也要跟着师父修,用大法来严格要求自己。

没想到刚修了一年多,迫害就发生了,学员们也在用各种方式向政府反映情况。师父和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我毫不犹豫的用自己得法前后身心的巨大变化,以及在我身上发生的神奇现象,给政府领导人写了一封长长的信来证实大法,并署上自己的真实姓名、身份、单位、地址等。

此事被派出所知道,我被非法叫去审问,关了一夜,并派两个人看守。我给他们洪法,用自己的身心变化来证实大法,并在他们要求下给他们演示第五套功法。我平时在打坐前都要先把腿压一压,然后才能盘上去,可是那一次也没压就轻松的盘上了,感到腿很软,后脚跟直靠小腹,我感到很惊奇。后来我悟到是师父看我做的对,在鼓励我加持我,这使我更加坚定了维护师父、维护大法的决心。

证实大法,走上天安门

全国各地的学员都先后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四日,当时我帮女儿装修房子正在紧要关头,还有与他人一起合办的一件事情也等着结算,我和未修炼的老伴说:我也要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等办完这两件事情就去。只听老伴说:“怎么还要等办完事再去,要去就现在去。”我听了感到意外,看她脸毫无表情,好象不是从她口中说的话一样。我当时就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借我老伴的嘴说给我听,于是我当即决定马上就去。我找一张A4纸,用红笔写上“法轮大法好!李洪志师父好!”两排大字,拿了一本《转法轮》就启程上路了。

第二天下午,到了天安门广场,只见中央警车一辆辆的围了一圈,警察也一个个的围圈站着,两辆警车来回巡逻,充满了森严恐怖的气氛。我站在广场看四周有没有同修出来,我好和他们一起,看了一会儿没看到,当时我就想:“怎么办?等还是不等?”我立即决定:不管了,横下一条心,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接着我就把写有“法轮大法好!李洪志师父好!”的那张纸往地上一放,自己就坐下来盘腿打坐。没想到穿着皮鞋,腿非常软的很轻松的就盘上了,而且头脑感到“刷”一下,变的一片空白,什么思想念头都没有了。我曾在同修交流材料中看到同修在某种坚定的状态下出现这种脑子一片空白的现象,我当时还理解不了,这次我自己亲身体验到了,更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维护大法的决心。

我坐下来炼第五套功法,当我两手拉开,不到一分钟,就听到有汽车向我开过来,我闭目打坐不管。后来警察叫我起来,责问我,我就把修大法身心受益的变化讲给他听,后来他说:既然这功这么好,那就在家炼吧,到这儿来也反映不了。我说我只是通过这种形式,也通过你们向上反映,这功是正的,我们师父是最好的……。后来我被带上警车,再后来我与很多在那一天出来证实法的同修被非法关押在一起,一起背法时,我找到了与同修的差距。

看守所中维护法

到北京证实法后,为了让民众了解真相,那几年我靠双手复写一些真相材料。从早到晚,几乎不停顿的抄写,尽管手酸手疼也不停止,这样也能一天复写八十多份。因为顾虑笔迹被认出来,所以每次写总改变字体,可是这种担心成了一个强大的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二零零三年底,因被怀疑发放手写真相材料而被关進看守所。开始监室的犯人被指使利诱我写不修炼保证,我严词拒绝,并且把他们提出来的受到电视谎言毒害的问题一一解答。他们又变换招数,在地上墙上写师父的名字叫我踩,我不踩,他们拉我去踩,我瞅了一个空当,脚点在空当处一下跳了过去,并且把地上墙上师父的名字用手擦去。我的举动他们不但没有阻止,反而指着一位做的不足的学员说他是个冒牌货……

第二天我被换了一个专门喜欢打人的犯人头在里面的监室,他不但没打我,还告诉所有犯人:谁也不准碰一下这个老大爷。活也不用我做,我就坐着发正念。这一段经历,我深感作为大法弟子,无论在什么场合下,一定要坚决维护师父、维护大法,一定要真正做到敬师敬法,能做到这一点,邪恶就不敢迫害你,旧宇宙的理也不允许。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一直不配合邪恶,市有关部门的领导也曾到看守所做所谓的转化工作,都被我严正拒绝。我每天发正念,并默默的求师父,弟子不能在这里待着,弟子要出去,去讲真相、救众生,请师父加持。后来我开始绝食,抗议邪恶的非法迫害。监室的犯人头每次吃饭就劝我:大爷,你吃点饭吧,不吃身体受不了。我说:我不饿,没有事。就这样绝食了五天,第六天看守所就叫家人把我接回去了。

通过这次绝食,使我又一次感受到慈悲伟大的师父对弟子的呵护、为弟子的承受。我平时吃饭,别说哪顿不吃,就是哪一顿吃晚了,都会感到肚子饿的难受,可是我这五天绝食却没有丝毫饿的感觉,也没有丝毫难受的感觉,就和我吃饱了饭一样,非常舒服,这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的。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看到弟子对大法坚定的心,给弟子加持,为弟子承受。

正念破除迫害

在发资料方面,开始我怕心较重,只在市内、市郊找有信箱的地方发放,随着资料的发放,怕心也越来越小,同时感到只发信箱局限性太大,大部份家庭都看不到真相资料,而且容易重复,因此就把真相材料装在用红纸糊成的小袋里面,写上大福字,用透明胶带贴在房门上,并一幢楼一幢楼、一个单元一个单元一户不落的地毯式发放。

这样基本上把一定范围的市区、郊区、农村发了一遍,一切都很顺利。但在二零零五年,我在大白天去农村一个大村庄发真相材料,因前几天刚发了大半个村,剩下小半个村上午又去发,被一个邪恶操控的坏人发现时我还在继续发着。当时我心里没有慌,一边发正念一边朝他走去,我被带到村委会,他们从我身上搜出八十份尚未发出的材料,并把我带到公安局。

在经过各个办公室时,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最后在一个办公室,有两个警察非法讯问,我不回答他们,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合法的,在宪法和有关法律上都没有对法轮功定性,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我向他们洪法,把自己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告诉他们,最后他们什么也没有记,要我签字,我也不签。我告诉他们,我今天根本就不该上这里来。他们无奈的离开办公室。当时我心态平稳,没有慌和怕的感觉。他们一会儿回来问我家的电话号码,说要打电话叫家人来接我回去,当时还以为他们在骗我。近十二点,警察把我领到大门口,要我在那等家人来接,说完他们就吃饭去了。

就这样,我在公安局也就待了两个多小时,他们就把我放了。起初还感到意外,后来一下子想到师父的一首诗:“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又一次体会到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对弟子的呵护。只要弟子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师父一切都能为弟子做,我们还有什么怕的,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好三件事,多救度众生,一切都不用担心。

向内找,提高自己,更好的救度众生

二零零七年十月的一天,我的家被抄,恶警在我家等到七点多未等到我才离去,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又一次避免了被绑架的危险。那天上午我本来不用出去了,可是脑中一个念头就是想出去,就这样离开了家。下午得知一个同修被绑架、抄家,就想到应该通知其他同修,本来不应该花费太长时间的事情,却在等车的时候两次花费了意想不到的长的时间,恰恰是这段时间使我避免了邪恶的绑架,但是这次魔难使我暂时离开了家。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并回顾近两年来在我身边发生的事情:零六年开始,邪恶就安排恶人在我家门口蹲坑、监视、跟踪,近几个月又在家门附近安装电子监控器。我所使用的喷墨打印机也很奇怪,我要打印,它就显示出一个墨盒未安好,或墨盒没有墨水取消打印等现象。有两次同修来看,什么也没动,仍是我操作,打印却很正常,同修一走马上又出现上述问题而不能正常工作。

这些奇怪的现象说明我的心性有问题。我就对照着法向内找,在一次和同修的切磋交流中,我真正悟到自己存在的问题。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精進要旨二》〈路〉)根据自己的情况,在很多方面有一定的优势,如,在常人社会中,工作上有一定的成就,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能接触到当地很多中上层的世人;为人厚道,有一定的威望;特别是修炼后自己身心的巨大变化,大家都有目共睹,甚至感到惊讶。这些优势是很多同修不具备的,我完全可以利用这些优势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情上,开创出一条更有效的路来。

检查自己使我一下子警醒了,原来我没有按照师父说的去做,特别是在劝三退这件事情上。在以前的洪法讲真相、证实大法这些事情上我感到做的还算比较好,在心中基本上没有怕,没有顾虑,没有观念,只要能接触到的人,不管是熟人还是生人,不管是下层、中层、上层,我都能讲,而且效果都很好。

可是在劝三退方面,做的就差劲了。面对面劝三退,我只是在亲朋好友、同学、比较了解的熟人同事中讲,效果很好,基本都退了,可是在自己周围的熟人、同事、以及中高层的人中,讲的就很少。这是因为自己存在着两个不正确的观念,一个是认为这些中高层的人,由于在社会上既得利益多,即使把道理给他们讲清楚了,心中想退,也会担心万一被邪党知道失去既得利益,所以很难劝退;另一个顾虑是自己不知道他们的家,也碰不上。由于这两个观念阻挡着自己,就想用多做资料多发资料来弥补这方面的欠缺。其实这两个顾虑都是借口,而真正根子上的问题是自我保护,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的理在自己身上作怪。

其实你只要真心去做,师父就会安排让你遇到有缘的人,对于这一点我有多次体会。有一次,我出门办事,临走之前在师父的法像前发了一个愿,让我在外面碰到有缘人,我要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请师父给弟子安排。出门不远我忽然想起自己签名的一份材料,怎么口袋里没有了,是不是昨天在哪个地方掏东西时带出去掉地上了?这使我决定改变路线赶快去找一找。就在赶去的道中,我遇到了一个以前的老同事,他要我坐一会儿,我跟过去一看有五、六个人在那里呢。我一下悟到是师父安排好的,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了半个多小时多数人都明白了。我又向前走,快到目地地的时候,又碰上一位老同事,就又开始讲,还没讲完,又来两个。讲完后,无意识的用手向裤子的后布袋一摸,惊喜的发现我要找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失落。可我为什么当时就没有摸这个口袋呢?啊,是慈悲的师父看到弟子有一颗救人的心,用这种方式给弟子安排,引领弟子遇到这些有缘的人。讲完了,东西也找到了,当时我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在回头的路上,又遇到七年前给我家装修的人,又给他讲了真相。就这样一上午给十个人讲了真相,该办的事情也没有耽误。这件事情使我感慨万分,深深感到,大法弟子只要心中装着法,听师父的话,照师父的话去做,只要你真心有要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愿望,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一定会指引你,安排你去做。

师父说:“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现在虽然遇到了一些魔难,但是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芝加哥法会》)弟子一定听师父的话,在目前的这个环境中,一定要静下心来多学法,多发正念,从法上提高上来,修去不好的观念、执著,特别要修去在家中老愿意管常人之事的心,彻底把骨子里的为私为我的观念用大法来荡涤干净,做一个纯净的大法弟子,开创证实大法救人的新环境。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要结束流离失所的状态,走上最适合自己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路,按照师父的要求,救度更多众生,做一个能让师父满意的好弟子、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尊!谢谢各位同修!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