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将我们带的很高很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一、得法

我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得法,得法前我虽然信佛很多年,但多种疾病缠身,和丈夫离婚后怨恨重重。得法后,我身体健康,放下怨恨向再婚的前夫洪法,我们善解了因缘。

二、法会

得法一年半,迫害开始了。我和许多同修一样不知所措,当时明慧资料很少,我从别的地方得到一些明慧网材料。可是当时能走出来敢收材料的同修很少,有的学员家属看的很紧。我们很难联系上同修。这样我们就在学员家附近默默等着,等到同修偶尔出家门的时候,我们跑着迎上去主动交流送上明慧资料。

渐渐的局面打开了,能联系上的同修多了,敢看明慧的人多了,但还是没有形成整体交流环境。怎么办?同修们商量,觉的应该召开一次法会。经过师尊加持,大家努力,一天晚上,我们地区召开了“七•二零”之后的第一次法会。来的人比我们预计的要多。当时有同修出于安全考虑,问我:“这么多人,法会还开吗?如果都知道是你送来的明慧资料怎么办?”我说:“开!好不容易组织的法会,一定开!”法会开起来了,开的很热烈,很好,大家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可是开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气冲冲的闯進来一个人,大家一看,是参加法会的一位同修的家属。此人進屋就骂,拉着同修就走。为了顾全大局,这位同修走了。这一下气氛紧张了,但同修们经过短暂的交流后,坚定正念,法会继续开!一直到法会圆满结束。

几天之后,提供法会召开地点的那位同修对我说:“那天法会刚一开始的时候警察就来了。”我一听,心想:也没见着警察呀?她又说:“警察走错屋了,走到我对门邻居家,進屋后坐到椅子上就睡着了。邻居知道我们在开会,也知道大法好,不想惊醒他,一直等到法会结束,邻居才叫醒他。”通过这件事大家感受到,师父无时无刻不在慈悲呵护着我们。

三、走出来

通过学法认识到進京上访讲真相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地区有许多同修走出来進京上访讲真相、证实法。可是被邪恶的江氏集团非法关進拘留所(也包括我),其中有的同修在邪恶的谎言欺骗下说出了同修们开法会的一些具体事情。警察带着他们了解的所谓证据来非法提审我。他们有伪善的、凶恶的、变着花样的,让我承认他们手中所谓的证词。我知道他们了解一些事情,但我更知道我是来证实法的,不是来证实“供词”的。恶警吼叫:“我劳教你。”我不怕!我决不出卖同修!我在心里说:“师父,我不怕被劳教,可我学法太少了,我不能被劳教。”(当时二零零四年没悟到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由于我坚定的一念,恶警再没提审我。让我体悟更深的是,当时很多被拘留的大法弟子被带回派出所,再次被逼迫写保证,才能放回。而我却被拘留所告知:“你没人管了,自己走吧!”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拘留所!后来听派出所的警察说:“当时把你给忘了。”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的神威再次坚定了我助师正法的正念。

四、用行动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

得法前单位同事都知道我争强好胜、得理不让人,又有影响力,是个让领导“头痛”的人。特别是我的班长,我已经成了她的“心病”。因为我经常找她麻烦,我们各自心中结下了怨恨。

得法后我变了。再上夜班时,很多时候同事们都偷偷的找地方睡觉,而我却坚持在岗位上。当班长分配任务时,很多次班长一离开同事们就溜走了,等班长再回来时,只剩下一个默默的我了。得理不让人的我话少了,班长感动了,我们成了好朋友。当时我被非法关押时,她主动到领导办公室去说:“某某学法轮功变好了,她不该被抓,法轮功好啊!”很多同事找领导谈:“某某是好人啊!”总经理亲自来看我说:“你的口碑真好啊!”而且班长在我后来被迫害流离失所、满身疥疮、女儿又被迫辍学时,她主动帮助我,给女儿找了一所学校,而且她还告诉我:“就是因为看到了你炼法轮功的变化让我相信法轮功是好的。电视上说的是假的。”听完这番话,当时情绪低落的我,流下了眼泪。

二零零零年多次被非法拘留后,我给派出所的所长、警长、片警写了一封劝善信。我将此信复印后,分别送给单位经理、车间主任等。这封信在单位传开了,总经理偷偷的对我说:“你这封信写的真好啊!”以后的日子里无论外面怎样邪恶,在单位,在车间,只要不影响工作,都是我学法、炼功、讲真相的公开场所。总经理、车间主任、所有员工,无一举报,无一反对,无一迫害我。我就是在被非法拘留期间,我的工资都照发(只是没有奖金),工资照常,单位分东西都给我留着,等我回来再给我。

由于证实法的需要,我要离开单位,我找到总经理送给他一本《转法轮》和一盘《普度》,他当时没敢收,但我看的出来,由于我的离开他很难过。很长时间我没回单位,我以为被单位开除了,可后来才知道总经理还在等我回来上班。为了我的安全,单位给我提前退休了。想起这些明白真相的众生,我真正的体悟到是大法改变了我,让我在证实法的路上越走越宽。师父啊,谢谢您!

五、形成无脉无穴的整体

二零零零年我市大法弟子前赴后继的進京上访,回来后学法交流,向内找。全市各地区大小法会经常开,形成了不可阻挡的证实法洪流。但是周边地区,特别是农村,“七•二零”之后已成为一盘散沙,有的同修间不敢来往,也有坚定的但看不到资料。对于这种情况,我市有一大批同修走出来,到周边各市、县等地区,与那些地方的同修切磋、交流、学法,将掉队的同修找回来,跟上正法進程,形成整体。由于证实法的需要,我也汇入这一洪流中来,共走了六个县,参加了大小二十七个法会,这其中有经验,有教训,更有收获和提高。教训是:当时由于我学法不深,对什么是走出来没有深刻认识,只是单纯的觉的从家走到北京就是护法走出来了。带着这种心态,到各地交流,强拉硬拽,致使有些法理不清的学员抱着“大帮哄”的模糊认识去了北京,造成一些负面影响和损失。但凭人的情感去做证实法的事教训是惨痛的。我深感愧对师父,愧对同修,愧对众生。随着学法不断深入,修炼不断成熟,我逐渐认识到:走出来是从人走向神,放下自我,走出个人修炼状态,汇入正法洪流,以神的状态在不同层次上走出去救度众生、证实法的修炼路来。仅举几例:

二零零二年冬天的一个傍晚,我和另两位同修来到农村的一位同修家。这天停电,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同修和另几位同修接待我们。烛光下,男同修用怀疑的眼光盯着我们,许久问:“你们要是特务怎么办?”(大意是这样)我笑着说:“如果我们是特务也已经知道你是炼法轮功的了,说什么都没有用,既然我来了,就听一听我这个‘特务’怎样学法的吧!”然后我们就拿出当时师父的讲法、经文及明慧文章等交流了我们对法的理解和全国的证实法形势。渐渐的气氛和谐热烈了,同修的目光由怀疑冷漠到热情亲切,我们形成整体了。切磋中知道,此地同修已处于封闭状态,今天来的都是亲属同修,通过交流大家找到了不足,提高了认识。

有一个黄昏开完法会后,由于安排上的失误,我们没有住宿的地方。农村不比城市,我们嘴里啃着早上买的已冻硬的麻花在一片银色的旷野中漫无目地的走着。“到我家去吧。”我们回头一看,是一位默默跟着我们的女同修。她朴实、真诚、亲切的望着我们。在她家过的这一夜让我很难忘。因为她家里很穷、很简陋。当晚找了几个同修切磋,交流中知道,这个村的同修很精進,没有真相材料,自己用手写。其中这位生活困难的女同修,用卖苞米的几十元钱辗转交给县城同修复印真相。结果在几经传递的过程中,被其他地区的同修发出去了,女同修眼巴巴的等着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没接着。看着她贫困的家,她那救度众生的责任感,她那目光中流露出的真诚深深的触动着我们。我将她带回家,让她与我市的同修一起交流,她走时我们当地的同修给了她一些真相资料。当她看到厚厚的传单时,眼中流着泪哽咽着不停的说:“谢谢……。”我的好同修啊,你那对大法真诚的心我们相差的太远了。

二零零一年元旦我来到国境线附近一个偏远山区的农村。这里地广人稀,大法弟子少。就是在“七•二零”之后几乎都不来往了。这个村子共有两位同修,是大伯哥甲和弟媳乙。这两位封闭很久的同修看到我之后象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倾诉着失去环境的痛苦和迷茫中的失落,甚是不敢相信在邪恶如此的打压下,还有大法弟子从遥远地区向他们走来。交流中他们知道了什么是正法、证实法;为什么要進京上访;什么是走出来。他们认识到要从自己身边做起,讲真相,证实法,救众生。乙同修表示要回娘家去讲真相救亲人。

还有一件非常感人的事,就是甲同修有一双儿女。儿子十五~十六岁。女儿十三~十四岁。遗憾的是两个孩子都是傻子,平时很难学会一句完整的话。一日我对俩兄妹说:“师父来救我们了。你们快说,师父救我啊!”俩兄妹静静的听着,然后大声说:“师父救我。”并且目不转睛的看着师父的法像,那份凝重难以描述。我的眼睛湿润了。师父说:“这世傻下世不傻,元神不傻”(《转法轮》),这俩兄妹也是为法来的呀!他们那样艰难,生在这偏远山区,自己又是傻子,是慈悲的师父没有落下他们,他们的本性是多么渴望着被救度啊!

经甲同修介绍,这一大片地区,只有一位同修能与其他同修联系上。这位同修是一位女乡长,但现在不知还修不修了。由于怕心甲不敢与其联系。通过学法、交流、向内找,我深感责任重大,最后决定我单独见一见这位女乡长。

我一人坐车来到乡长住的镇子,到乡长的办公楼前一看,派出所就在附近。我上了办公楼,找到了女乡长的办公室。等到办公室没人的时候,我很有礼貌的打过招呼之后,告诉她我是大法弟子,是从城里来的,想与她谈谈。她惊呆了,好一会说:“你在外面等我吧!”我等啊等,足足等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我的思想确实進行了一番正与邪的较量。望着这白雪皑皑的小镇,唯一能离开这里的一辆公交车驶过来了,走?留?再不走就没机会了。如果那个乡长……?一连串的负面思想连接而来。雪地上留下了我踏平的一片脚印。望着驶去的公交车,我坚定的想:师父的法能洪传到这里,我这个助师正法的弟子,就能正到这里,决不落下一个同修!什么国境线不国境线。使命无限!留!

两个小时之后她出来了,我诚恳的说明了来意,她非常感动,把我带到她家。经过交流她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正法洪势是什么样的,大法弟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师父讲的法是怎样说的。她们看到了在邪恶的打压下,在严冬里仍有大法弟子从遥远师父的家乡顶着压力向他们走来,他们并不孤独,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最后乡长同修表示一定要把周围的同修协调起来,共同精進,并且将她母亲的地址告诉我,希望我能去交流、切磋。

我走了,眼前浮现着他们那依依不舍的神情。我深深体会到,大法赋予我们责任的重大和大法造就生命的殊荣,更加体会到师父慈悲苦度的艰辛。这是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和常人无法理解的。“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精進要旨》〈挖根〉),珍惜吧!我祝愿他们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将大法的福音星火燎原。

在各地云游交流中,有风险,有考验,有私和我心灵的碰撞,更有在法中升华后那种境界的超然。我的体悟是:无论前面是什么,师父要的,是正法所要的,就是我们要做的。放下自我,“做到是修”(《洪吟》〈实修〉)。说白了,师父咋说,咱咋做,这就是悟,这就是修,这就是正念,大道至简至易,一切尽在其中。

六、狱中证实法

我协调过一些事情,做了一些证实法的工作,自认为小有“名气”,就把自己当作“官”了,渐渐的找不到自己了。例如:本地同修开法会没有叫上我,我就在自己家里又召开一次法会,一比高下。如此膨胀的人心,没有及时向内找,终于在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被邪恶钻了空子与另两位同修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被迫害期间,有一天狱警将一位正在绝食的同修送到关押我的监室来,企图灌食。我站出来大声制止:“不许灌食。”并与其他两位同修形成一个圈,用身体护住绝食的同修。当时监室共有三十人,大法弟子只有四人,其中还包括绝食身体虚弱的同修。而犯人有二十六人,其中大小牢头和四、五个训练有素的打手。从表面上看两方面力量相差悬殊,可我们的正念和我们正义的举动,当时就把她们吓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大小牢头叫喊着:“上,把她们拽开。”正邪较量开始了。我们拼命的护住绝食的同修,同时不停发正念讲真相,告诉她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和善恶有报的道理。她们这些人就真的拽不开我们这四个大法弟子,四、五次冲上来都没得逞。可是邪恶并不死心,几个打手喘着粗气被牢头硬逼着再次冲上来,渐渐的绝食同修被按在地上强行灌食。看到此景我眼中含泪心中急呼:师父哪,救救弟子,不争气的弟子没修好,不能保护同修,求师父加持呀,师父,师父快救救弟子哪。

与此同时值班狱警走过来,大声说:“什么事?都住手。”给同修灌食的打手立刻停手了,没有灌成。我们向狱警讲明了真相后,狱警说:“别灌了,都睡觉,找你们管教解决。”当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管教真的来了。我发出一念:我要给你讲真相。当管教把我叫到管教室的时候,我对她说:“我认为管教是你的工作,而我只能尊敬的叫你一声大姐。”接着我就心平气和的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和大法的美好。最后,我们肩并着肩的走回监室。因为这种走法不符合监规,所以等走到监室门口时,管教说:“你在前面走。”我没有照做。我想:我不是犯人。我笑呵呵的回到监室。监室里的人以为我会被打的很惨,结果看到我却是谈笑风生的回来了。后来打手们偷偷的对我说:我们再也不给大法弟子灌食了。大牢头第二天就开始拉肚子,全身疼的不行。绝食的同修拉着我的手说:“我看到了整体的力量。”

一个月后,我被送到劳教所。劳教所拒收,说我有心脏病,于是派出所就把我放了。这本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本应吸取教训向内找。但我却把自己当成了“英雄”,把狱中证实法当作“过五关斩六将”的壮举,又飘飘然了。出来直接就到同修家里,大谈特谈我在狱中多么“能耐”。就在同修送我回家的路上,被跟踪我的警察将我与同修一起又抓到派出所。刚被放出来一个小时,就又被抓回去了,还连累了同修,同修给我的经文和师父的法像,都被抢去了。

这回我清醒了,我终于知道向内找了,我哭的已泣不成声了,悔的无地自容了。我仰望苍天叫着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知道我错了。知道什么是显示心、欢喜心了。我知道这些心多么害人了。万丈深渊就在眼前,邪恶要毁灭我,师父哪我要跟您回家,再拉我一把吧!渐渐的我平静了,正念又起。我冲到警察面前,大声说:“放了我同修。”警察没人敢动我,真的把同修放了。所长用手揉着师父法像,我将法像要来,并向他讲真相。所长后来对我说:他错了,他亲自把师父法像用复印机印平,还给我,将我无罪释放。这两進两出让我深深的反思了自己。

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修炼中的任何一颗人心都是危险的。修炼中做的好的事情,是师父在做,是法的威力。我们只是同化了法,同时我们也在被救度之中,实在是没什么可炫耀的。做的不好的事情,是我们的人心,阻碍了师父正法,让师父又为我们操心承受。能使一个满身罪业的人修成神的是大法,能把一个修炼人拖入深渊的是人心。写出此经历意在惊醒同修,吸取教训吧!

七、背法中向内找

我与同修发生矛盾了。我是为了整体,我是为了同修建资料点,我是为了……,同修不理解,不配合;同修应该向内找,同修在起干扰作用。我不去这个学法小组了。我满脑子挥之不去的都是她们不好的言行。忿忿不平的我,寝食难安。我也知道向内找,可是找不着呀!我看我都对哪!

我知道自己不正了。怎么办?背法。开始很艰难,嘴里背着法,脑子里想的是同修的不足。我就坐在床上,眼睛盯着墙,一个字一个字的背。背、背、背。最后背的,在一段法中,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个标点符号全部都在我眼前展现了。我内心的那个祥和、宁静无以言表。就觉的我转身的动作都非常优美;话的语气都非常动听;周围的一切都非常亲切。连向内找的概念好象都没有了,觉的我的同修是那样的可爱可亲!我又回到整体中化解了矛盾。

我对向内找的认识:走正路,站在正法的基点向内找。找我们是否做好三件事,用心如何?偏离任何一件事都是没有走正。走出个人做好三件事的状态,汇入正法洪流,站在整体大局向内找。走出表现自我、执着自我、证实自我、有怨有执的向内找。站在无私无我、为生命负责、为他人而无怨无恨慈悲的向内找,才是真正的向内找。到此我觉的修炼很简单,难的是“我”难放下。

是师父将我从地狱中捞起,是大法将我洗涤,并给我无私的勇气,用大法弟子的一句话:正法将我们带的很高很高。

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