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广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位农村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初有缘得法,现把这几年来自己的点滴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進京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打压法轮功后,别的同修都相继進京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还在徘徊之中,心想:“师父传我们‘真、善、忍’大法,教人重德向善没有错,对个人和政府都是有益的,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师父和大法?”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心头,以至于自己彻夜难眠。通过学法和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后,自己有了更深的认识,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并于二零零零年底走上了北京证实大法之路。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我走上北京天安门,准备在天安门城楼挂上横幅,还没等我上到城楼顶上就被那里的便衣抓捕并送到前门派出所。在那里有些警察问我:“你是一个农民,为什么要到北京来?”我的回答是:“因为我的师父遭到恶人的栽赃陷害,把修炼法轮大法的人说成是跳楼自杀,破坏传统等不实的报道。我和这么多大法弟子都到北京来,为什么没有跳楼,没有做损害国家利益、人民利益的事?正因为我们都是以宇宙大法‘真、善、忍’来指导我们说真话,做真事,与人为善,忍让宽容他人的修炼者,你说‘真、善、忍’好不好?”在我的催问下,警察说:“好”。我笑了:“你说好,为什么还要来打压这些好人呢?”警察说:“这是上面的命令。”我笑着对警察说:“那你就把这里的真实情况反映给他们,还我师父清白,给我们一个自由的修炼环境,我自然回家。”

在北京某看守所期间,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一天比一天多,警察每天把我叫去问话,在一次的问话中我给他们讲了很多大法弟子怎么样以“真、善、忍”为标准修心向善,净化人心,健康身体的真实事例,但他们还是不肯信师信法,最后我说:“我的师父是最慈悲的,为救度众生遭受恶人的侮辱陷害,我们师父是真正救你们来的。”这时,三个警察反诬蔑说我们害的他们星期天不能回家、孩子无人接送。这时我大喊三声:“我师父是救你们来了!”整个空间都在回荡着“救你们来了”的声音,我看见师父的法身显现在我的面前,三个警察下跪了,跪在我们伟大师尊的法身面前。我激动的眼泪象水一样往下流,我的心情象飘在空中,舒服又喜悦,我真正感到我们对师父、对大法的真信达到高纯度的时候,任何的奇迹都会出现。

在问话完毕之后,我回到监舍半夜不能入睡,心想:“师父啊,您的弟子今天到这里来是为证实大法的,看守所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在这几天内回家,到那里去讲真相,使我所到之处的世人都明白在北京所发生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就在当晚两点左右,我看见自己住的房子金光闪闪,看见大法弟子个个脚踩莲花云,象电光一样飞去。

第二天中午,警察叫我拿衣服回家。从此我走上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光明大道。

二、讲真相,救众生

二零零一年七月,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形势非常严重,为了讲真相,大法弟子各尽所能,利用各种能使世人明白真相的办法,如:贴不干胶、散发真相传单、发放真相光盘、面对面讲真相等各种形式做着自己应该做的。

在农村,寺院庙会很多,我利用庙会人多的机会去讲真相,晚上贴不干胶,发传单,在古庙门上贴“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在当天夜里,我看见了另外空间的景象:我看见一颗参天大树,枝叶茂盛,果实累累,有葡萄、桔柑、苹果,还有一种特大特红的果子,我看到树下有许多修炼人站在下面看着,我问他们:“你们想吃吗?要吃赶快摘吧。”他们都说够不着。我说:“这样低,你们赶快上去摘吧!”我却顺树干一直往上飘,飘到了很高的地方,看见一个象篮球那么大的果子,非常鲜艳,自己继续往上爬,快爬到果子跟前时,才看见那个果子上面有一条直径三米大的蟒蛇看守着,口水在往果子上滴,据说这就是龙颜果。当时我什么也不想,只想把果子拿到手,抢前一步将那大果一把抱回,落到地面。那大蟒蛇张着口直奔我而来,吓的我不知所措,急忙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赶快跑远。那蟒蛇窜下直撞地面,将一身的肉全部撞落在地,只剩骨头架子,身体有十里路长,象盘圆钢筋一样,一圈一圈的在两米高的空间飞行很慢。这时我才悟到,大法真相传到哪里,那里的邪恶就解体,师父的正法口诀是这么法力无边。由这个邪恶大虫在另外空间被解体销毁的过程,才想到了师父叫大法弟子发正念的重要性,才悟到了师父在《佛教的论述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份》中讲的“修炼的人持咒可得到高级生命的保护”的一层涵义。我们大法弟子所做的每一件讲清真相证实大法的事情在另外空间的变化都是极其洪大,妙不可言的。

二零零二年八月,通过反复学习《转法轮》和新经文,我悟到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就是学好法,证实大法,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世人。我心想现在应该把讲真相的范围扩大,要做好其它地区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大事。当时我一人一晚上要走六、七里路,背上资料,送往每一个能得救的世人家中。

过了一月后,我又到那一地区发资料,没有发正念。只想今晚的路远赶快走,可是在山路上走了几个小时找不见村庄,还在山顶上迷路了。我意识到今天晚上又是邪恶黑手恶神在干扰,定下心坐在路旁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让我走向能够有村庄的地方,使有缘人得到真相资料。坐了十几分钟后,我顺着沟边一条小路又翻了一道沟,竟神奇的走到了一个村庄。我非常高兴,这是师父把我领到了这里,开始发资料,但是给第一家刚把资料放下,从院里突然走出一个人来,我赶快往旁边一躲,那人出来一看什么也没有,就到其他人家去了。这时已经夜间三点了,心想:“这么晚了,又哪里来的人呢?”实际当人出来时,我有了怕心,担心我一个人,这地方从来没有来过,是否能走出去,当这心一出来马上空中有一个声音叫的非常吓人,这时我心里更加害怕。忽然我脑海出现了师父的话:“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想到这,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因为害怕而使发真相资料出现这样那样的干扰。我定下心来默念了几遍师父的《除恶》经文后,继续往前走。可是那空中怪物继续跟着叫,这时我心里很平静,没有了害怕,你叫我就发正念,单手立掌清除,见路就走,结果顺利的走回了家。

通过几次周折,我才真正认识到大法弟子的修炼过程就是在学好法、发好正念、讲清真相的过程中去发现自己的各种执著心,然后连根挖掉,用师父所讲的法去充实自己,而达到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与标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我和一位大法弟子到山区散发真相资料,走时天色阴沉,到半山腰时有一群世人跟在身后,一直跟到半山腰,干扰资料的发放。我和另一同修相互沟通,今晚是在这一片地方救度众生来的,为什么这些人我们走快,他们也走快,我们停下,他们也停下呢?我给另一同修说:“这肯定是邪恶旧势力安排干扰破坏的。”说完我们两个就在山坡上发正念,发完之后,那些人不见了。我们继续发真相资料,当发上山顶后,突然濛濛霖霜下到地上立即结成了冰。但我们来这里一趟不易,一定要把资料撒遍能得救的人手中,我们又走了十几里路,见墙就写,见门就放,可是眼睛的能见度已经不到两米左右,我们两人如没有声音,紧走几步一个就已找不见一个了。在既看不见村庄,又找不见路的情况下,我们两人为能够多发几份真相资料,结果越急走的越快,但是走来走去还在一个山头上转,并且走的小路都是在悬崖峭壁之上,手电筒已快没电了,霖霜变成了雪花,我心想:“越困难,越要心静,牢牢记住‘真、善、忍’”,默记师父在《转法轮》宝书中的讲法。

在没有办法行走的情况下,我们又找自己心性上的问题,究竟问题出在哪里,找来找去,两人都认为自己有了想完成任务的想法,给自己定了一个今晚要完成多少地方发放资料的目标,让邪恶钻了空子,制造了这样一个迷局。我们又发正念“清除一切证实法路上的邪恶黑手烂鬼,彻底解体一切邪恶旧势力和被它们所利用一切邪恶因素”,经过发正念后,我俩顺路又往回走,路上已全成冰溜,我俩坚定信念,心想:“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一定能走出迷局。”一边走一边写,感觉时间不怎么长已是早晨四、五点了,不知不觉走到了村庄前与回家的路上,当资料送到谁家,谁家的灯就亮了,好象在欢迎我们。

在这一夜的行走之中,真正感觉到了慈悲的师父随时不离大法弟子,呵护着大法弟子。当快到山下时,路的崖壁上到处可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世界需要真、善、忍”、“停止迫害真、善、忍”的红色大字,自己心中真正感到了无限喜悦与幸福,没有了疲劳,没有了困惑,走向了又一站的征程。

二零零二年底各处大法弟子利用中国新年外出打工人员回家之际,向这些人讲真相,救度他们。我背上资料,踏上征程,在发了五、六个村庄时,忽然一个人从巷道窜出,我当时正在放资料,看见后我赶快离开那里往村子中心走,可是那人一直跟着,那地方我又不熟悉,進了一死胡同。我想这怎么办,这怕心一闪即过,心中立刻想到:“自己做这么神圣的事,谁也不能干扰。”然后蹲下等那人过来时,我猛站起朝那人走去,和那人擦肩而过,资料照样发着未停,并转向其它方位,朝河堤方向走,结果那人没找见我又返回来跟上了我。这时我才感到不对,心想:“今天晚上走了这么多地方,明天一定象一颗原子弹一样在这里炸开,有多少世人会明白真相,从而得救,决不允许任何邪恶干扰。”我立刻在河堤上发正念,那人继续往我跟前走,眼看还有三十米远时,我心里确实慌了,往西走就到派出所了,往东南走那人已挡住路,往北走是一条河。看后我顺河堤急下,再要往下走时,又碰上了看园子的人与正在狂吠的狗,引的其它地方的人都捏着手电筒朝我走来。这时候我想:“哪怕是什么事都不能让邪恶带走。”

我淌進了冰冷刺骨的冰水之中向对岸游走,当自己爬上对岸时一身的水,看见堤岸上有汽车的灯光,还有人。我觉的今晚这是怎么了,一定是自己有什么执著,向内找,就在冰天雪地趴了一小时。但那辆车灯光闪亮,没有走开的迹象,我心想这车不走,自己被逼在河堤的石坡上怎么办,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资料还有几十份,心想让这辆车赶快离开,要不我在天亮之前回不了家。就在这时,汽车同人一起走了。我赶快往回赶,走到一个商场时,将所剩的资料放到了各个铺面的门缝中,这时我的棉袄及棉裤已经是冰块了,象出征的战将穿的铠甲一样,走起来都有响声,可是自己从未感到冷,相反,是暖流遍全身。

当回到家里时,女儿和老伴说:“你怎么一身的冰块呢?”我将经过一说,她们都会心的笑了。这就是大法给了我力量,大法给我的胆略,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大法破了自己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