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看到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征文的通知,我心想,一定要写出自己修炼的心得体会,但还是不时的迸出这样的念头,自己修的不好,没啥写的。前三次交流会征文也是在这个念头下放弃了,写到这,我清楚的意识到,这不是正念,一定要清除它,一定要写出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正念正行,给证实法留下见证。

一、建资料点,做遍地开花中的一朵

二零零四年底,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走出来证实法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单靠同修从外地背资料已远远不能满足当地证实法、讲真相的需求,明慧网也提倡资料点遍地开花,本地小资料点也先后建立了起来。我通过和周围同修的交流,发现都有想在小范围协调起来,建小资料点的想法。我和协调人说了这个想法后,她就鼓励我买台小型复印机,放在我家,由我承担做资料,我当时虽然没有一口回绝,但也是忐忑不安,主要是怕心。

没想到我又见到她,她就把买复印机的钱给我了,我当时心里确实没底,但还是当天上午就买回了一台小型复印机,由上网的同修提供底版,印每期的《明慧周刊》和讲真相所需的真相资料、经文、《九评》等,供周围和周边同修用。

刚开始做的时候,怕心还很重。刚买回机器一星期,一个同修到我家说本市又要开始办洗脑班了,我听后怕心起来了,当天中午地上的积雪还很深,我就把机器包起来,踏着积雪把机器藏到自认为邪恶还没发现的同修家里,趁同修家人(未修炼)不在家的时候做资料。由于当时《九评》刚出来,需求量很大,但靠中午下班后做资料已不能满足需求,有时同修需要资料做不出来。协调人鼓励我把机器放自己家里,说很安全,另一位同修见到我,也鼓励我放自己家,做证实法的事,放自己家安全。

我想可能是师父的安排,让我做资料,只要是师父的安排我就走下去。在这种情况下,我又把机器搬了回来,放自己家比较方便,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做资料了,每星期除供应四十多本《明慧周刊》外,还可以出小册子三百多份,《明慧周报》二百至三百份,《九评》八十至一百二十份。随着做资料,我的怕心也慢慢去掉了很多。

二、信师信法,去掉夫妻情

在宇宙正法时期,资料点一直是邪恶最怕的,在另外的空间紧盯着的。在做资料不久,先是邪恶看到我还有名利心没去,利用单位的领导以我修炼大法为由打击我,背地里叨咕我,使我一时难以承受,陷入一种低落的情绪,无法自拔。当时心里真是感觉到暗无天日,愤愤不平。

修炼是严肃的,这一关过不去,下一关就上来。接着,在建立家庭资料点还不到半年的时间,一件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和我丈夫都是修炼的人,本来夫妻感情不错,从没有想过他会有外遇。在社会道德下滑的今天,常人有几个不吃喝嫖赌的?我对他从不怀疑,主要是因为他也是修炼人。我们两个在结婚前都没有和其他人谈过恋爱,感情比较专一,我为此常常有一种幸运感,我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在这件事情发生前一段时间,我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我俩的夫妻情怎么去?写到这,我发现了是我这个不正的念头又被邪恶钻了空子。

结果发现了我丈夫有过外遇,这使我一时接受不了。当时真象天塌了一样的感觉,我一下被击垮了。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吃不下饭,也无法静心学法,精神低落到了极点,做资料也不想做了。我跪在师父法像面前,求师父:我该怎么办!我班也不想去上了,真是觉的暗无天日,但我还有清醒的一面,我是修炼人,我一定要振作起来,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能走过去。

我反复的读师父的法:“条子我都解答完了。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通过反复读反复背,使我的正念不断增强,心里也不那么翻腾了,可是这不好的东西还不时的会往出冒,搅的我心烦意乱。由于自己心不静,机器也出毛病了,去修一回还是不行,做资料的质量也在下降。我知道邪恶就是想干扰资料点,想干扰救度众生。一天我去文具店买东西,偶然碰到了很长时间都不见的一个老年同修。他问我怎样,我不好意思直说,只说我心烦,心不静,甚至想一走了之,到南方去打工。他说:“都是魔的干扰,就读师父的法,再大的魔敢与师父对抗吗?!敢与大法对抗吗?!师父的大法一句话一个字,就能消除魔。”听了他的话,更使我增强了正念,我就背师父的法,使不好的东西不断的往下消,邪恶想让我修不成,想把我拉下去,可是我是最伟大的师父的弟子,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坚信我一定能走过去,我一定要配合好同修,做好救度众生的资料,直到法正人间。我一下轻松了许多。

通过学法,增强正念,使我象卸掉一个大包袱一样,夫妻情放下了,心里平静了,机器也正常了,我很快过了这一关。

三、坚定信心背大法,消除怨恨心、名利心、争斗心

我在单位一直是一个老实能干的人,修炼大法后,工作中处处以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更是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在这个过程中不知不觉形成了很强的名利心。在做资料不久,邪恶想方设法利用我没去掉的心進行干扰。

在梦中,我梦到有人把死人的尸体盒用我的被子包着放在我家桌子上,尸体水流的被子上都是,我被恶心的梦吓醒了。在这个空间的表现就是单位领导在「六一零」找了一套答卷,非要逼迫我答。我想师父讲了“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我找同修帮着发正念,我给领导去讲真相,可领导还是逼我涉及大法的可以不答,但还是必须答卷,后来又在单位作为政治思想得分進行公布,修炼的人当然得分最少。在年底考评时,领导又专门把对大法的攻击列上去,并找几个人背后叨咕我,让一向先進的我在单位考评时倒数。这触动了我的名利心,触动了我的观念,我认为我工作兢兢业业,业务又好,领导不应该对我这样,一下使我受到很大的伤害,升起了怨恨心、争斗心,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再也高兴不起来了,把旧势力的迫害看成了人对人的迫害,陷入旧势力的漩涡不能自拔。

学法心不静,炼功心也不静,一打坐满脑子就是跟领导争斗。由于名利心没去掉,邪恶在另外空间看的很清楚,越想越被加强,越想越有理,越想越愤愤不平。我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加强正念,但是还是很难突破,被旧势力利用,也给救度单位的同事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给在单位证实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我在梦中又梦到邪恶冒充我的亲人死了,我近前一看,她突然又起来抓着我手,握的很紧,眼越瞪越大,瞪的象鸡蛋那么大。我很害怕。我这时想起了发正念,我一发正念,她又倒下死了。

醒来后,我更清楚的知道这是邪恶在另外空间在干扰,邪恶对我恨之入骨,死死的抓着我不放。我下决心要去掉这不好的心,使邪恶自灭。后来看明慧网学员的交流文章,看到很多同修都在背法,我也开始背法。我第一遍是一段一段的背,背了十多天背一遍,然后我又背第二遍。当背到第八遍的时候,我开始不拿书了,就这样一遍一遍的背,到今天为止,我已背了一百遍《转法轮》。通过不断的背法,不知不觉的怨恨心、争斗心被消去了,心里平和了,炼功也能静下来了。随着人心的去除,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了,人际关系又和谐了,旧势力对证实法的干扰被清除了。

四、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增强正念,修去怕心

家庭资料点建立后,虽然也干扰不断,但购买耗材、打印资料、传递资料一直在平稳的运行,开始胆胆突突,随着不断做资料怕心也在不断的往下消,二零零五年底,我又购买了电脑,很快学会了上网下载,资料点進一步独立,免去了协调的同修传递底版的程序。

但去年春开始,我们地区又出现了迫害的加剧,相继有同修被抄家、绑架、劳教。我怕心又上来了,但是在同修的鼓励下,自己不断的加强正念。突然有一天,有人敲门,我没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应声了,结果是恶人来了。我马上把东西放好,开门后,恶人先是要我主动把东西交出来,我没交,他们就抄家,问我电脑啥时候买的,上没上网。在师父的加持下,恶人一无所获。

恶人走后,我想一想:“为什么邪恶会来?”在这件事发生的前一个多月,我家卫生间便池一直是漏水、漫流,检查也没啥毛病,我想:是我哪有漏呢?也没认真对待,还老梦见过世的亲人,醒后知道是邪恶冒充的,说明自己的空间场已不纯净了。我认真的向内找,一找,还真吓一跳,很长一段时间了,半夜十二点没发正念,都没有听到闹钟响,听到闹钟响下意识摸着就关了,中午十二点下班,发正念是边走边发,有时发着发着就忘了,再加上整天忙于做事,邪恶的干扰自己没引起重视,被邪恶钻了空子,才出现这样的事情。

认识到后,我决心加强发正念,半夜一定要起来,中午下班回家后再补上。这时漏了一个多月的便池也好了,不漏水了。

可是这件事过后,我的怕心也上来了,晚上不敢开灯做资料,白天做资料一开机器,脑子里就会不停的出现恶人又来敲门的想象。我知道这念头不对,可就是排斥不掉。接着,我一天下午下班回家,走到小区门口,又有一个穿警服的人在注意我。我注意到后,他骑车到我前面進小区跑了。我把车放在车棚,他又骑车从迎面走来。

我怕心更重了,回家不敢开灯,坐下来不停的发正念,我甚至不想做资料了,想把机器推给别的同修,但我知道这不是正念,这是邪恶想达到的结果。我曾经在师父法像前发誓,我一定要做好资料,保证资料点的正常运行,直到法正人间。此后一段时间里,我加强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干扰。

后来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交流文章,铲除邪恶强加的邪念,我下一子清醒了,一开机器就怕恶人敲门,这不就是让邪恶钻我的空子吗?我坐下来针对这不正的邪念发正念,不到一个星期,这不好的念头消失了,怕心也逐渐小了,我又能心态稳定的做资料了。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