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圆容好家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七月喜得大法的。得法之初,由于学法不深,对师父和大法还停留在感性认识上,平时注重怎么炼,对“修”的内涵体悟比较浅。一次,我怀着一颗很纯净的心看《转法轮》第九讲时,突然一道蓝色的金光伴随着飞机起飞时发出的轰鸣声从大法书中射出,当时把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好大好大的一个“修”字凸现在眼前。这正象师父在《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所说:“只有你们在修炼过程当中不断的提高,才能够渐渐的自己领会、悟到。在看这部法的时候,法能点醒你。”师父通过这种方式鼓励我,让我在大法熔炼中精進实修。从此,我开始注重扎扎实实的修,遇事无条件向内找,心性提高很快。

有好几次,炼完功刚一到家,丈夫就堵在门口破口大骂,我没有吱声。有一次,我弟弟来我家串门,正好碰到这情景,对我说:姐夫也太不象话了!我说:“你不懂,没事。”每当他这样对待我时,我就会想起师父的教导:“可能刚一進家门,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转法轮》)我想我是修炼人,要守住心性,自己的魔难就得自己承受。一天早上,我正在炒菜,丈夫从屋里出来大吵大嚷说你放的菜不对啦,我说那你做吧!他回手给我两个耳光。我一点也不生气,说:谢谢!他一下愣住了。他回屋后,我回过头一想:他竟敢打我,这要在修炼前,我早就和他对打起来。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和他一样。紧接着,弟弟来家跟我要自行车,我连想都没想就说那就拿去吧!于是他把我刚买一年的自行车骑回家去了。

通过不断的修炼,受益匪浅,过去身上六种病不翼而飞。丈夫从我身上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终于信服了,一九九七年他也得法了。不久,丈夫红光满面,别人说他年轻多了,脾气也变好了。过去,不会盘腿,盘起来象个高射炮。经过不断的学法,心性提高上来,功也长上来了,从不会盘到单盘,最后双盘竟然达到一个小时。他喜欢打坐,他说他不是一般人,过去曾经想出家当和尚。从那时起,他天天和我一起学法、背法、炼功,共同开创了家庭实修环境,那时他确实進步很快。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迫害大法,为给师父和大法讨个清白,我两次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抓回拘留所迫害十五天。一次开法会又被抓,邪恶之徒打算把我送劳教所迫害,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呵护下,在看守所九天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丈夫看到我一次次被抓,吓的功也不敢炼了,而且也不让我炼。我严肃的对他说:我的命是大法给的,谁也动不了我修炼的心。他看我这么坚定,就说在家好好炼吧,别去北京了。我说:北京是首都,人人都可以去,有机会还去!他一听可火了,不容分说扇我十几个耳光,边打边气急败坏的说:我让你上北京!这时,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看他也太可怜了,太可悲了。那一宿我想了很多很多,才真正领悟师父所说的度一个人很难很难的内涵。

为了不让我与同修接触,丈夫把屋里的门都上锁,把我关在屋里。当时我觉的可笑,那么好吧,我在家好好学法吧!并且跟他讲真相,他说:你跟我说也没用,你越讲我越来气。后来我就不说了。师父说遇事向内找,我就找自己的哪儿有漏,找来找去终于找出自己的执著,就是怕心。我找出执著后不久,他把门打开了,并说怎么胳膊疼的抬不起来了。我说你遭报了,他不吱声了。

那时邪恶非常猖狂,派出所、六一零、单位、社区的人动不动就上门骚扰。一次两个片警到家问我:你还炼法轮功吗?我坚定的说:炼!“炼”字一出口把他们震得半天才醒过神来,满脸堆笑的说:她还炼呢。我接过话头说:这功太好了,谁不炼谁是傻子。然后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好就在家炼吧。

可是一到他们所说的敏感日就上门干扰,我就和丈夫说:他们再来干扰不给他们开门,决不能配合他们。他说:“我这么大岁数了,你不怕我怕,咱们离婚吧。”我说好,同意,说着眼泪也流了下来。他一看我这样,没说什么。可是只要派出所或社区来人,他就用离婚来威胁。后来,我一想:这样下去也不对劲儿,我就找我自己,是哪颗心没放下。原来是情。后来,他再次提出离婚时,我不再流泪了,心态平和的说:如果就因为我炼法轮功你怕受迫害,我可以给你办手续,可是也要知道过去你也是受益者,自己有体会,你怎么能跟邪恶站在一起呢?他一听笑了,再也不提离婚的事了。

过去,邪恶利用丈夫的怕心对我進行干扰,虽然没有丝毫动摇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的信念,可我内心深处对他产生了怨心。由于整天忙于证实法的事,经常把他一个撂在家里,他也常常抱怨我一走一天,也不往家里打个电话。家庭魔难大时,脑子里甚至冒出离婚的念头。同修也经常提醒我要处理好夫妻关系,有的说:我觉的你其它方面做的很好,怎么就处理不好家庭问题呢?一提起这些,我真是哑口无言。

我也经常在想,大法天天在学、在背,可是一遇到事还是用人的观念对待,没有在法上悟法,把这场迫害当作人对人的迫害,没有站在法上看待一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师父再也没有给我们大法弟子设过什么要过的关,都是自己执著心放不下,被邪恶黑手烂鬼钻了空子,制造一桩桩魔难。在魔难中,丈夫怨,我也怨,两个“怨”加在一起,被邪恶利用放大,掉入它们设置的家庭矛盾中。师父让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在家庭魔难中,虽然我做到了忍,但是距离大忍之心还差的很远,更没有做到善。这几年在与同修交流中,同修也给我指出善心不够,有争斗心。通过向内找,的确存在这个问题。通过学法,读《九评共产党》,我也找到了根源,我的不善和争斗心源自邪党灌输的党文化流毒所致,恶党搞了几十年假恶斗,我也深受其害。我们大法弟子是按照宇宙的法理“真、善、忍”同修,我与丈夫既是缘份很深的夫妻,他又是我昔日同修,我们来到世上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们曾经是同门弟子,都是师父的亲人哪!有什么理由不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缘份哪。

我痛下决心归正自己。从此,我用大法衡量自己在家的一言一行,放下人心,圆容好家庭。平时善心的对待他,生活中体贴他,关心他的饮食起居,出门打招呼,问寒问暖,这样,家庭环境大为改善。一次他心脏病住院一天就要回家,刚一進家门就说:这家太好了。我借机劝他恢复修炼。去年年末,他又开始修炼了,并且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过去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

一次我问他:你为什么恢复修炼?他说你做的那么好,我也就修炼了。我常常回想起七二零以前,我们夫妻共同开创的整体修炼环境。七二零以后,在邪恶高压巨难下,邪恶钻我们夫妻的执著的空子,破坏了家庭的修炼环境,丈夫中断了修炼,我也陷入家庭魔难之中。丈夫恢复修炼后,我们又恢复了家庭的修炼环境。这个环境从开创、中断到恢复,历经漫长的十年风雨之路,尽管过程中磕磕绊绊,毕竟我们走出了沼泽,在师父引领的正法修炼路上精進。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