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修炼苦与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记得童年时代,我就时常仰望天空苦苦的在追寻着什么、在向往着什么,时常莫名其妙的冤屈的哭个不停。几十年来风风雨雨的承受、生活的煎熬、道路的坎坷,简直是苦不堪言。好苦好苦!好累好累啊!直到四十岁那年,我有幸得大法,好象自己心里一下子敞亮了许多。

在大法中修炼至今整整十年了。下面我想回顾一下自己的修炼路程,谈出来与同修共尝修炼中的苦与甜;共享大法的超常神圣;共感师恩的浩荡。

我九七年八月份得法,我从拿到《转法轮》的那一刻开始,我的世界观就变了,拿过来就修,没有认识过程、没有犹豫过程。当时就觉得自己好象突然明白了好多事情一样;好象自己心里一下子敞亮了许多似的;似有漫漫长夜已见光明的感觉。回到家后我第一件事就是主动清理了自己以前看和练的乱七八糟的气功书等东西。吃过晚饭,丈夫跟我说了一些我们俩闹纠纷的事(得法前我俩经常打仗,打得很凶,这次已是第三次闹离婚外出回家了),记得他当时跟我说了不少话,印象最深的是他说:这次我外出和往次不一样,我出去这几天他反而心里特别踏实平静。还跟我说他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看到一个大棺材,紫红色的很新很大,就在他的头前放着。醒来后觉得这事很特殊,从来很少做梦又不信什么解梦的他,这次却产生了想问个吉凶的念头。于是他就想办法找我家原来一本叫《周公解梦》的书看,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无意中却发现了我家的一个小纸扇,上边竟然有这方面的东西,拿起来一看:“吉星高照”。说到这里我丈夫显出很高兴的样子。当时我说:“很好!”不知怎的,我还没来得及看这本《转法轮》,就知道他做的这个吉祥的梦一定与我得到的东西有关。

其实我在得法的前几年,尤其是前半年就经常做一些非常清楚而又奇特的梦。这些梦往往都很神奇,还与天上有关。比如:有一次我梦到:不知是什么从我大腿上掏了一个大窝子,象鸟巢一般,从里面掏出了柴草乱麻等很多脏东西。醒来后梦境非常清楚,当时我就觉得这个梦可能会给我带来好运。因为我从小到大积在心底里的不如意简直太多太多了!这些不如意的东西象肮脏的基石天天沉沉的压着我,使我不得欢心,不得轻松!有一次我梦中看到蓝蓝的天空中天门天窗宽大无比;还有一次梦境中的太阳在我身后追赶着我,把我从梦中赶醒;有时我还在梦中躺在月亮床上,自由自在的看着红红的太阳,那感觉特别舒服;还有一天早上起床前,朦胧中看到从我盖的被子上突然抽出两根金线,闪闪发光,直冲天空而去!总之奇怪的事很多,似乎无法细说。离得法时间最近的一个梦是:早晨起床时分,我似醒非醒,突然有一封长信送到我的枕边。信封很大是土黄色的,大约二十厘米、宽约十多厘米。我一看信封正中一个大大的“缘”字,右下方落款是:“鑫”。我一边看一边思索着从梦中醒来,这是天已大亮,我就穿衣起床了。说也巧合,后来给我《转法轮》引我得法的同修他的名字竟然就叫“某鑫”。记得当时这位大哥跟我说了很多话,其中最牵动我心弦的一句话是:“你想上天你得找梯子,你找的梯子不对,你以为离婚就找到好处了?人各有命啊!”当大哥说到“上天找梯子”之几个字时,我的心“咯噔”一下,我立即瞪大眼睛靠近了他一步,侧耳倾听他究竟在说什么。当时我脑中即刻返出:“我就是要上天,就怕没梯子,只要有我一定能上去!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

后来得法后,这些迷也就迎刃而解了。我一个迷失已久的生命终于得救了!在红尘中风雨飘摇,千万年的轮回,简直把我轮迷糊了,假若我要再不得法,说句老实话,我就真的迷糊了,没救了!现在我终于找到了家,找到了亲人,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归宿——真、善、忍!每当想到这些我就哭得泣不成声。

我从得法开始到今天,基本上什么也看不见,也听不到,更不知道自己炼出的功什么样,也没有什么感觉,可我对大法对师父的心坚如磐石。因为我从看完《转法轮》这本书的第一遍我就认定这就是天书天法,并且越来越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十年来我从没动摇、没犹豫过一次,师父怎么讲我就怎么信,并尽力去做。每天我都如饥似渴的去看师父讲的法;废寝忘食的去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处处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在师父的呵护下终于走到了今天。

得法前我简直被苦和累给吓怕了,特别害怕生病啊,吃苦啊,受累啊!得法后我抱定这条路,我一定要走到底。记得有一次,那位大哥对我说:“你还年轻,这条路很好但很艰难,你可要有思想准备啊!”没等他说完,我就坚定的回答:“大哥,你放心!我今生今世若不得法,绝对没有今天的我。那时摆在我前面有三条路:(一)离婚,妻离子散;(二)得精神病;(三)寻短见死去。今天的我就是师父大法给的,我人生的路早走完了。”后来“七·二零”以后有人还劝我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要为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家庭好好想想。”我当时就说:“我要不修炼早就死了,哪还有今天的什么自己,什么孩子、什么家庭?我修炼了,虽然冒了很大的危险,但我的家庭、孩子、自己的身体还是好好的嘛! "”

在“七·二零”以前,主要是学法炼功修心性。我每天把学法摆在首位,学完了再干别的事,真是事半功倍。做事的效率比以前大大提高了,以前上班时总觉忙不过来,整天精疲力尽、疲惫不堪,精神负担很重,总感到身体承受不了。白天的工作干不完,还要晚上周日带回家接着干,这样休息不好不说,还是觉得很多事没做完。经常累得生病,一病就是三天、五天、十天、二十天的甚至几个月,时间长了,孩子丈夫对我也不满,自己也深感做事力不从心、未老先衰,常为生活的艰辛而暗自流泪,望而生畏。修炼后,我在单位工作有条不紊、轻松自如,再也不往家带事情做了,而且还当了班组领导,比以前工作量明显增大了,可我精神很旺盛,干起工作来一点也不吃力。这可真如师父说得一身轻。因为我把名、利、情那些肮脏东西倒掉了,只是干工作当然就轻松多了。想来是师父帮我卸下了压在我身上的几乎把我压垮、压傻了的重负,把我从肮脏的名、利、情中救出来。我曾和别人开过玩笑,我说:“别说这些工作,再多我也干得了。”因为心里没有了从前那些怕和忧,身体就象换了个人似的,再也不三日两头请病假了。每年一度的免费查体,我从来未去检查过。同事们问我:你怎么不去呢?我告诉他们:我从上到下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我去查什么?还是给单位省着点吧!

在消业方面,我在身体上承受是比较大的。大大小小消过很多次业,过了很多关。记得刚一得法时,我可真是头上长疮,脚底流脓。先是脚底下开了一个大纹,每天都向外流脓,痒得很厉害,流出的东西使脚和鞋都粘在一起,那滋味很难受。这样很长时间,脚刚好了点,脖子上一直到头上又陆续长出了六七个疖子,疖子头鼓起来尖尖的白白的很吓人。丈夫劝我赶紧用药治疗,否则会越来越厉害。我信师信法,我认定就是消业。我对丈夫说:“我不怕!”就这样坚持着消完了这次业。当时头也不敢顶,脖子不敢歪,拖累的上半身骨头都酸痛。还有一次记得是夏天,我突然觉得全身瘙痒,象过去患风湿病似的感觉,继而越来越痒得特别难受。后来竟发展到两胳膊及脖子就象牛皮癣一样,厚厚的痒的非常厉害。在这期间不管怎么难受,我都从法上去悟,从心性上找自己哪做的不好,实在找不到,我就认定是还业,再苦我也承受着毫无怨言。最后这皮毒到了脸部,我的脸上火辣辣的非常痒,就连鼻孔里头、眼皮上都感觉象有无数的小虫在蠕动着、折磨着我。实在忍受不了,我就把脸浸在盛有凉水的脸盆里泡一泡、洗一洗。洗时手触到脸上的皮肤,就感到有无数的针尖刺着自己的手心,那感觉真是无法形容。脸盘肿的大大的、红红的,一照镜子那简直就不是我。白天上班还行,晚上开始剧烈的发痒,第二天早上就肿的厉害。我每天出门上班就非常犯难,怕我的样子会把别人吓坏。到近中午就开始脱皮,脱下的皮屑一抹哗哗的往下落,下午就消肿了。第二天又肿起来了,重复着上次的样子,重复着上次的难受;下午又消肿了,又脱了一层皮;这样断断续续反复了五、六次。最后我的承受达到了极点,我想:“这可怎么办?我去找同修吧!”找到同修,同修切磋说:“这是过关,咱们一块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吧!”这样我们一起看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就这样在听法中不知不觉一天天好了起来。这次消业前后历时四十天。在这次消业过程中出现的几件事很神奇:(一)这么厉害的病痛可我没请一天假,在家照常做饭、做家务;(二)当我的脸肿的连我自己都不敢看的时候我去上班,别人却没看出与平常有什么差异,有的同事还说:“我看你最近好象胖了”,这简直无法解释;(三)消完这次业后,全身感到轻松,并且心里还有一种说不上的幸福感。我的相貌在人中属于一般,从小很少有人夸我漂亮、白之类的,但这次消业之后,同事们都说我脸色好看人变白、变漂亮了。在街上遇到熟人他们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这么漂亮!”

还有一次过大关,这是“七·二零”以后了。这次历时四个多月(后来我想那次不是消业,是因为我心性上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对我肉身進行了残酷迫害)记得那是二零零二年的春天,我开始觉得气管不好,主要症状是咳嗽。本以为哪做错了从心性上找找就过去了,可是越来越厉害。每天早上、晚上尤为厉害咳嗽不止。再往后几乎整天咳嗽,咳得把裤子都尿湿了,一天换几次内裤都不行。这样持续了近五十天。有一天我和丈夫一起去散步,正好走到医院门口,他说:“你咳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好,我跟你去查一下吧!”我当时没守住心性,心想查就查吧。真是“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结果一查炎症很厉害,肺部感染,需要赶紧吃药治疗。那时我坚持不吃药,可这下惹出了大事。除了丈夫外,姐姐、哥嫂等家人都跑来给我施加压力,劝我一定把药吃下去。我看他们那着急的样子,就想:我就把这些中药当饭汤喝下去吧!这以后他们可算放心了。但此后的日子,丈夫每天把中药煎好后给我拿来叫我喝,记得足足喝了十几瓶吧,可一点没见好。吃完中药吃西药,可还是不管用,天天咳不止。身体越来越瘦,感觉浑身无力真象得了重病一样,不知从口里吐出多少的痰,最严重的时候我的五脏就象气球一样就要爆炸似的,彻底崩溃了,气也不敢再喘了。白天上班难受的无法形容。我打开走廊的窗子仰望苍天,心想:再苦再难我也要走到底。

那时丈夫对我说:“你已经咳的近三个月了,再不好就转为气管炎,肺心病了,如果那样就一辈子没得治了。”我深知问题的严重,因我父亲就是肺心病去世的。我亲眼看到病魔是如何将他摧残的痛不欲生。但我又一想:父亲是常人,而我是修炼的弟子呀,与他走的路不同,这些东西吓不倒我。我有师有法,再苦再难我也要跟着师父走!于是我就天天一个劲的学法、炼功。丈夫看我学法就和我打架,甚至把我的书都撕碎了。我从地上拾起的第一块碎片上竟然是“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转法轮》),这时候我真正体悟到了修炼的严肃感受到师父对我是何等的用心良苦!再后来我彻底去掉了依赖常人的心,坚定的修炼。恩师说:“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这句话时刻回旋在我的脑海中。就这样这一关持续了四个多月,我的身体逐渐的好了起来,精神也越来越好,从那以后很少再咳。这次丈夫虽嘴上不说,看来他也服了,因为他自此再也不劝我吃药打针了。这次过关很显然是旧势力的迫害,否则师父是决不会在正法时期给弟子安排那么长时间的消业。不过我还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闯了过来。通过一次次的消业,使我真正从根本上放下了很多常人之心,坚定了自己修炼到底的决心。

在心性方面,尤其“七·二零”后自己经历了数不清的魔难,每一次魔难中大法都能使我领悟更多的法理。在恩师的指点下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明智;越来越清醒;越来越走向成熟。记得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上,我照常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一進门口感觉气氛不对,大家都紧张兮兮的,人也明显少了许多。我预感一定是上边形势发生了什么变化,随之同修告知:全国范围内大肆抓捕学员,我们省市辅导站的辅导员都被抓了。这时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我是经历过文革的,某某党的厉害我是亲眼目睹的,心里十分清楚这件事情关乎自己的生命安危。就在心烦意乱时,正念使我稳住了心性。我想:我们是一群最好的人,走着最正的路,有什么可怕的?既来之则安之。我就拿出我带的一本《精進要旨》主动的领他们学。最后又一位同修说:“明天我们上市府也反映一下情况吧!或许能管用。当时我想是应该去但没明确表态。那时我家有上班的丈夫,有上学的孩子,还有近八十岁病重老人,当然这些我几乎都没想,我只是想了一个问题:我们每走一步要慎重,看自己的行动是否在法上,不能感情用事。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我到底应不应该去?去的目地到底是什么?记得当时我明确的想法就是:“真、善、忍”是金刚不变不破的天理,大法圆容众生,给众生带来了美好。众生就应该维护大法,如果不是这样,天理不容,良心不容;如果不是这样,宇宙就没有美好!当然也想到了这样做可能带来的后果。最后我还是不想做那种苟且偷生的人,决定明天一定要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了床,心想给家人做好饭如期去反映情况。刚要做饭,那位同修给我打来电话:“不去了!”急促的三个字,不容我问为什么就放下电话了。到了中午我才知道他家已住進了警察。从此以后我们失去了那可贵的集体炼功的场合,每个真修的人都在默默的承受着铺天盖地的舆论,污蔑大法带来的压力。我仍然在家坚持不懈的学法炼功,看到电视那些污蔑大法的东西,我立刻闪出了“唐僧取经”的一幕幕故事。我就想这是我们修炼路上的妖魔,想要动摇我们的心,决不可能!从此用我亲身感受告诫亲人那是诽谤、骗人;在外边我毫不畏惧。有人问我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主要是修,把自己修成好人绝对没错。我还说我查字典上“真、善、忍”三个字都是好的词,没有不好的因素。他们听后也无可挑剔。以后再也没有当着我的面说大法不好的人了。就这样在我的影响下,在自身的变化下,家人没受邪党的毒,单位同事也都不断的正面认识了大法。

再后来,我就根据正法的要求讲真相、救度众生。当时难度很大,也不知从何做起,但我有一念:就是一定尽全力维护法,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所以我首先在亲戚朋友中由以前的被动讲,逐渐变为主动讲。当时这方面的材料很少,我拿到后就想办法把它传到更多的人手中,让更多的人见到真相。另外我还买了复写纸,用手变着字体写。一次复印五份,然后悄悄送给别人看。开始走出来做这件事情确实害怕,但又一想我不是在做好事吗?做的最正的事吗?有什么可怕的。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胆子越来越大了。

几年来,我一次次的走在楼区、走在大街小巷上、走在村庄里、默默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最正、最神圣的事。为了方便,我越是下大雨、下大雪、刮大风,越是出去发真相资料。夏天人们喜欢在外面活动,在门口聊天,我就在中午最热的时候,趁人们午休时出去做。有时跑上十几里路去做。在这期间也遇到过很尴尬、很危险的时候,比如:刚放下资料回头在不远处却站个人正看着我,并追问我是谁或找谁,这时我就镇定自若应付过去。正如《转法轮》中所说:“凡是遇到这种情况都不害怕,可能以后会后怕。”的确如此,想来真为自己捏一把汗。

《九评共产党》发表之后,我看过几遍,自己思想中一点障碍也没有,因为上边说的句句真实,这书确实是一把揭露邪党本质、击中其要害的利剑。如何叫更多人知道在当时确实是个难题。对于我们来说又是一次极大的考验,我顶着风险坚持做这件事。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知道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恶党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日趋低下。我想应加大力度广传《九评》,于是我就自己买了复印机。开始不会用,我就自己一次次的实验,浪费了很多纸和粉,经常急的满头大汗。后来摸上了点门路,那时丈夫看的我很严,家里房子又小,机器没处放,我就把它包起来放到被子里,用时再搬出来。还要瞅着丈夫上班后,自己上班前的空余时间做。就这样一本一本的送出去。

现在想来当时做得好吃力,真是感觉另外空间干扰太大了。正当我用的比较得心应手时,丈夫不到下班时间却猛然闯進了家,我实在躲藏不及,他借着喝了酒发起了酒疯,把所有的东西连机器摔了个稀巴烂,严重干扰了讲真相。后来我就想办法又买了个机器放在同修家里,他家里开始做的时候更不顺利,不是没有电就是印不出来或颠三倒四,经常是两人半蹲在那里几小时印不出几份,我们经常发一会正念印一会,就这样勉强运作了一段时间后来同修之间出现了矛盾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当时外界形势很紧,我只好又把机器转移。后来同修告诉我与我联系的某某同修都被绑架了,我却忽略了正念。结果第二天,七八个“六一零”邪恶之徒闯進我家就开始满屋乱翻。其后,我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我感觉自己就象在老虎嘴里似的,我不敢再想下去,只是害怕,冤屈的昂着头哭啊哭!!冷静下来想起师父那慈祥的样子,想起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情,想起了那些等待我们救度的世人,心里一下子畅快了许多,没有书我就反反复复的背《论语》,背已经记住的法;更加注重发正念,除了全球大法弟子的四次集体发正念,只要一有时间就发。受迫害劳动时,睡觉前,吃饭时我就寻求机会给每个人讲真相,揭开他们对大法疑虑和心结。当然有时候人心也常翻出来,老担心什么时候才能出去?每当这时总感觉师父《洪吟二》中“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深深印在我的脑中。就这样我正念用了二十天闯出了魔窟。

回家后,邪恶还是不死心,还让我每天去“六一零”报到,并且还声张说要给我整理材料送劳教所迫害。那段时间我心里压力很大,一方面看到丈夫为我的事操心而身体不好难过,另一方面为自己是否能承受住被劳教的苦而担心。那段时间这些执著笼罩着我,使我觉得心里闷得很难受。就这样经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外出坐车在车上我就想:劳教我也不怕,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无怨无悔,走好我的修炼之路。况且修炼人的一切师父说了算。刚想完,手里的手机响了,是丈夫打来的,他高兴的说:“明天不去报到了,放你们几天假。”这下我总算出了口气。“好坏出自一念”师父讲的法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现在想想当时的思想不也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吗?以至于到后来“六一零”邪恶之徒单刀直入的逼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啊?”等等问题,我还不知道如何应对,怕不配合他们将我劳教怎么办?我哭着双手合十向师父说:“师父,弟子实在不愿意配合他们,我可怎么办好哪?”我在邪恶的洗脑班经历了半个多月的精神迫害,还自以为在那严酷的环境中魔去了很多不好的心。回来后,立刻投入背法,使我更加高标准要求自己也意识到了自己一直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走旧势力的路。

面对着回家后单位不给我发工资,来自社会来自家庭的压力很大。原先同事都很尊敬我,可现在却躲着我,越是亲密的、越是如此,这在我精神上是个不小的冲击,自己知道了这也是干扰后,加大力度的正念否定。不久单位又开始给我发工资了,在同事、朋友面前我的心情也沉稳了许多,讲清真相效果自然也好了。

邪恶就是邪恶,它就是要干坏事。恶人时不时到我单位及家中所谓的“查看情况”,这给我家属带来巨大的思想负担。我一方面充份理解家人的难处,不断给其解除顾虑;另一方面我对邪恶之徒不放过每一次近距离解体其另外空间旧势力邪恶因素的机会,同时向他们发出“真、善、忍”的强大讯息,希望他们能立刻接受这来自宇宙中的最高法理,早日觉醒得救。就这样,他们对我态度也好了,起初来过家里两趟,以后就很少来了。

在接下来就是怎样改变丈夫对大法的偏见和对我的误解了。我一炼功他就跟我连摔带打,闹得很凶。起初我尽量理解忍让他,可他老是跟我这样,守不住心性就想:这人怎么这么坏,是不是不可救药了。对他越来越失去信心,最后干脆和他打起来了,以致失去了一个修炼人应有的状态。我俩的矛盾尖锐到离婚的地步,还几次把我摔出家门,弄得我是十分狼狈,有时投亲投宿不成就只有流浪在街头过夜。在师父的点化下,我一下子解开了心结:我原来情很重,加上没有真正的为他这个生命负责,没有静下来考虑到丈夫的难处。他为了保护我、营救我,整天跟着担惊受怕,心里的想法我也从来不管不问,就是针对他发正念也是带着气,怨恨的在发。这与“真、善、忍”差的多远呀!我真正的放下自己想起恩师《道法》中“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后来他很快对我好起来了。我时不时和他讲起修炼的事,他还表示愿意听。随着讲给他的真相越来越多,我真切的觉得这些都是法的威力在他身上的体现,使他变得越来越好了。我也真正明白了为什么恩师叫我们多学法,三件事情的头一件就是学法,因为自己向内修向内找太重要了!什么时候忘了修,什么时候就会迷路。我们只有不断精進,提升自己,做好三件事情,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众生,才不失于大法弟子的风范。

随之而来的是自己的成熟,周围的人际关系也和睦了,姐妹兄长因我的宽厚、忍让变得对我敬重多了;邻里隔壁因我的真诚、善良所感动,变得对我热情起来;孩子潜移默化的受到大法的影响而越来越善解人意懂得孝敬长辈了。

总之,十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如没有恩师的慈悲救度、没有师父的精心呵护,没有明慧网这个弟子交流的平台,没有弟子相互的支持指正,我真不知道我会倒在那里、我会去往何方。庆幸在这亘古未有的正法洪势中自己能有机会闻听佛法,去救度更多的迷中众生,宿愿在了,深感师尊佛恩浩荡无以言表!再次向师父合十,弟子一定在最后的路上做得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