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退休人员,于一九九六年八月八日喜得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经过了风风雨雨的八个春秋,在魔难中都深感去人心难,但是再难也得去呀!因为我们是大法师父的弟子,是“大法徒”,这是宇宙中最殊胜的称号,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师父把我们从一个为私为我的生命度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们不经历剜心透骨的过程、不修去千百年来在人的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不在心性上从本质上转变和提高,是达不到新宇宙无私无我的正觉标准的。所以,我认识到我们在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的过程就是不断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们在实修中遇到的好事、坏事,遇到的各种考验或过关,就是直指我们的人心。我们的一思一念中就看你的心怎么动,因为神只看人心,如果我们的第一念在法上,那是正念,做事就会顺利,如果第一念不在法上,那就是人心是执著,一念之差可能会造成千古遗憾和悔恨!

下面我就把修炼中几件去人心的事情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進京护法,全家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恶党江氏集团向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举起屠刀,各种宣传在欺骗世人,对大法对师父诬陷的不实之词铺天盖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早晨我被邪恶绑架,在派出所邪恶逼我写保证,我坚决不写,并用亲身经历向派出所的人讲真相。不法警察们威胁我说:不写保证就送你上山去劳教。我说:法轮大法是好的,我们师父是被诬陷的,我修炼大法没有错。对他们的威胁毫不动心。下午他们强迫我和几个同修看电视,播放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看后我当场指出,录像造假和诬蔑,是不实的,我仅举录像中的例子说明是诬蔑,明显的造假骗人。所谓的公安部六条是无效的,因为公安部是执法机关,他所颁布的不能代表法律。

随着邪党的欺骗宣传,许多不明真相的人对大法、对大法师父产生误解。我是大法弟子,应该站出来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但是,一想到進京就会被恶党抓、坐牢、被扣发工资、收回住房等等,心中又产生了怕心,迟迟跨不出这一步。后来,在学法中,在功友们的帮助下,想到大法正在蒙冤,师父在受难,作为大法弟子,还在患得患失、怕这怕那,真是不应该。我决心上京护法,放下这一切,甚至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心归正了,不再为私心拖累。在师父呵护下,和几个同修一路顺利到达北京。

从北京被非法押送回当地,先后被关在戒毒所、拘留所。从拘留所出来,办事处、派出所、单位领导叫写所谓的保证书,没有写,就被他们每天二十四小时看管,不让出门,下午六点要到单位签名报到,连妻子出门买菜都有人跟着监视。当时没有认识到这种做法也是在配合邪恶,承认了迫害,认为只要不写保证书就行。后来认识这样做也是不对的,就再也没去签名了。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和妻子、儿子和其他功友被绑架到洗脑班。一天下午,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六一零综合办主任、办事处主任、派出所民警及地段警官来转化班上找我和妻子,要我们到拘留所劝我女儿不要再绝食了,我和妻子说:“我女儿绝食是她选择的护法之路,她用这种办法反抗你们无理迫害,我们不去劝她。”“六一零”综合办头目说:“你们不去,把你们押送去。”就这样我和妻子被非法押送去了拘留所。

当我看见女儿被人抱出来时,不省人事,两眼定住,脸色死灰,喊她她也不应,一动不动,全无知觉,生命垂危。此时此景,不由我悲上心头,我大声对在场的警察和关押人员说:你们快来看啦!我女儿炼法轮功做好人,只因進京说句“法轮大法好”就被他们迫害成这样。又对女儿说:“女儿不要怕,你为护法遭受迫害,不愧是我们的好女儿,就是为大法而死也是死得其所……”当时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吭声。

后来送女儿去医院挽救,医生说:腹腔大出血,必须马上手术,否则有生命危险。怎么这时候才把人送来?我就大声对医生说:我女儿是炼法轮功的,只是做好人、说真话,就被他们迫害成这样。当时在场有很多人围着听,警察怕了,一再阻止,不让我说。当我冷静下来想起师父说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在挽救过程中,办事处、派出所的人悄悄溜走了。第二天医院催交一万五千元医药费。

我们根本没钱,我一个人在医院门口走来走去,想不出办法,身心疲惫,孤独无援。我静下心来问自己:你觉得苦吗?你后悔吗?我在心中回答:我绝不后悔也不觉苦。我受这点苦比起师父为我们付出的、承受的根本不算什么。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魔难都能过去。我默默求师父:帮帮弟子度过难关吧!突然我想起一个功友的电话号码,我急忙拨通了电话,把事情简单向功友说了,功友安慰我不要着急,她马上和其他功友想办法。第三天上午我们就回家了。女儿受迫害的消息被功友们知道后,相识的和不相识的功友不顾天气炎热来帮助、安慰我们。看到功友们就象看到亲人一样,我感受到整体的温暖。功友们表现出的无私无我、一心为他人着想的精神震撼着我的心。

女儿从医院回家不到一个月,公安分局和派出所恶警又到我家来,说是有人检举我女儿在百货公司发资料。我当时问他们:你们诬陷也要有证据,我女儿在家没出门,你们整天看守的人都知道,何来发资料一说。他们坚持要把带人走,门外有几个警察、屋里有三个警察。我和妻子、儿子站在女儿前面挡着恶警不让他们带走。我女儿说:“你们要带走我,除非把我尸体带去。”我也说:带人走不行,要命有一条。这样对峙着,气氛越来越紧张。其中一个警察说:我们就是要带走。

我妻子心想:你说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刚想到师父,情况就缓解了,他们问了些情况就走了。凡是在魔难是想起师父,就是正念,就能化解一切,因为师父时时都在弟子身边呵护着。

在流离失所中救度有缘人

二零零一年底,我和妻子、儿子回老家讲真相。回去不久,听说女儿在家中被七、八个恶警从屋里抬上车绑架走了。一个月后,女儿放出来了回到了老家。不久办事处恶党人员开了两辆车来抓我们,邪恶抓不到我们,就把我们的亲戚用手铐铐上关起来,并伙同当地公安、派出所恶警逼他们交出人来,否则开除工作等等。我的侄儿、小舅子都是常人,他们无故遭受了恶党人员的迫害。

尽管当地公安局长猖狂叫喊:“只要他们在管辖区内,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找出来。尽管邪恶用尽各种恶毒手段、威逼利诱妄图毁灭众生,但明白真相的人摆放好了自己的位置。亲朋好友都知道我们在哪里,但就是不告诉恶人。我们每到一处都如实告诉他们大法和我们被迫害的真实情况。他们愿意学的,我们就教他们炼功,背下《论语》、《洪吟》抄录给他们,以后又把《转法轮》、师父讲法带、教功带等带给他们,让他们得法。

回到家里才知道来抓我们的恶党人员一直住在那里,我们回家后,他们才撤回成都,回去时两辆车都翻了,遭了恶报。

二零零二年七月,邪恶要抓我们去洗脑班。我们不能被邪恶迫害,决定离家出走,功友为我们找好了地方,叫我们第二天去,第二天我们去了联系不上该功友(后才知该功友当天被绑架了)。这样从早晨出来到下午都没有找到去处。一个朋友在电话里把我们介绍给他的一个朋友。等到下午五点过都没见人来。我心想:我们流离失所,难道连一个安身之地都找不到吗?妻子安慰说:“别着急,一切顺其自然,听,听师父安排。”果然不久那位朋友就开车来接我们了。

师父教我们修炼人到哪里都得做一个好人。第二天我们就帮他家收梅子,当时天气干旱,每天早上就帮着浇树苗、浇水,还帮着收庄稼、做家务等。同时我们还悟到师父安排我们来是救人的。我们就给他们讲真相,通过讲真相并用我们的行动证实着大法。

当我们要离开时,他们都说我们是好人,像你们这样的好人不多了。女主人说:我觉得奇怪,平时我叫他(指男主人)不要带人来,那天为什么见到你们,就邀请你们来家了,我说是缘份。我们要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六一零”头子、综合办主任声称找我去办事处商量儿子工作问题,去了以后就把我安放在办公室看管起来。我儿子、儿媳知道后马上到办事处叫我走。我们三人冲出了办事处,到了大街上,但被他们早已预谋埋伏在那的七、八个警察和联防人员围堵着。我向街上行人喊:我是炼法轮功的,被街道办事处骗来绑架去洗脑班迫害,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当时有许多人围观,有人说:“你们这么多人对待一个老人,太过份了。”一路上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在心里默默求“师父救我!”

从洗脑班出来,深感自己做得不好,写了“不参加法轮功活动”的话,有愧于师尊的教诲。我的人心在哪里?执著在哪里?!深省自己,是显示心、欢喜心和情太重?被魔利用钻了空子。这几年在证实法中做“三件事”、做真相资料,撒发资料、讲真相和功友们切磋都比较顺利。特别是讲真相,不管你是办事处的、派出所的、单位的,只要有机会,我就讲。我和妻子还专门去找院党委办公室主任、纪委书记、科研所所长、书记、办事处综合办主任、派出所所长等人讲真相,都没有怕心。认为自己讲得好,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的显示心、欢喜心出来了,还觉得自己正念强。在去办事处前一天就有人提醒我不要去,我说:“没问题。”当天上午还对功友说:“下午我到办事处讲真相,你们在家中给我发正念。”语气中充份表现出强烈的显示心、欢喜心。师父说:“显示心和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利用。”

我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由于恶党的迫害,都没正式工作。我对此深感对不起他们,他们都没有怪我的言行,可我时时自责,总想为儿子找一个工作。心中总有这一念,就形成了一个很强的执著心。当邪恶利用这一执著心来迫害我时,完全忘记了用法来衡量,忘记了邪恶的目地是要毁掉我。在洗脑班,他们利用我对“情”的执著,使我顺邪恶的安排去想,越想越怕,怕心越来越重。心想:儿子没有工作,孙女儿还小,无人照顾,生活怎么办?我的退休金被扣了,他们拿什么生活?这些都使我整夜难眠,又加上传来儿媳离世的消息。我儿媳看见我被绑架的,她本患有子宫癌,我被绑架后,邪恶不断到家中去骚扰、恐吓,使她又惊又怕,病情加重而去世。我心中十分悲痛,也深感对不起她。由于我的思想不在法上,被情带动,以致被邪恶利用,从而加强放大这不好的东西,做出了令自己千古遗憾的错事。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师父的法讲的这么明,为什么自己当时就忘了呢?关键是自己没有学好法,没有溶于法中,不从根本上改变这颗心,不修去千百年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人的观念,是没有用的。

建立资料点、去掉怕心

二零零五年五月份,我们到了一个地区。当时这地区的正法形势很好,“三件事”都很主动去做,劝“三退”也很有成效,每个星期功友们都能劝退一百多人。不久,这个地区资料点被破坏,设备被抄,抓走了三个功友,一时间很多人都产生了怕心,资料没有来源。在这困难情况下,我和妻子商量我们不能走,这地方需要我们,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想:只要是大法的事,我应该去做,我们应尽快的把资料点恢复起来;同时及时揭露邪恶,尽快恢复并建立起学法小组。通过和当地协调人的努力,资料点很快建立起来了,而且恢复并建立了更多的学法小组,形成了整体,经过两年来大家共同努力 ,本地区“三件事”做得越来越好。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们经受了各种干扰和考验。首先,要学会上网、下载、编辑、打印。在做的过程中,邪恶干扰不是机器出故障,不工作,就是出现带纸,错页,浪费很多纸,使我看着心疼。开始只知道在技术上找,越找反而问题越多;后来和功友交流明白了:修炼人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有你要提高的因素,凡是有问题只有向内找自己,一定能找到自己的执著,才能学好法,才能真正在心性上提高,使心从本质上改变。所以先修自己,学好的同时,把电脑、打印机、纸张等所用的一切都当成法器,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都在法上归正,都爱护它们。这样问题就解决了,特别是在突破封网上,我把使用的电脑、破网软件当成破网的法器。心生一念:我使用的破网软件能突破一切邪恶的封锁。从那以后我都能顺利上网。

再就克服“怕”,在我整个做资料过程中,法学得好,正念强,怕心就少或没有怕心,法没学好,人的观念出来了,怕心又有了或怕心很重。三件事做好了才能圆满。我就在心中想:做资料了,出去讲真相散发资料就少了,对我圆满有没有影响。这是一颗多么不好的心,是“私心”。怕心的根子还是“私心”,一切都首先想到的自己如何,是为私的。

我还悟到“私”是旧势力的本性,它们所干的一切都是为了达到它们所要的,都是为私的。我们不去掉私心,就不能成为大法造就的无私无我的正觉生命,只有心系众生,以大善大忍的慈悲胸怀,才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才能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层次有限,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