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北京与在家里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当时并不懂得什么是修炼,只因退休了没事干,为充实生活而已。可是当我读了一遍《转法轮》以后觉得很好,就一遍一遍的读起来,越读越爱读,越读心里越亮堂。小时候听老人讲故事时提到过“天书”二字心想:这就是天书吧?于是我就走入了修炼。

修炼不到半年奇迹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各种病不翼而飞,连准备动手术治病的白内障都好了。我激动万分感激师父的恩情。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真正自修的人看此大法时,也会给你清理身体,而且你家里的环境,也得清理出来。过去你供过的那个狐、黄的牌位,你赶快扔了它,都给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于是我就把原来供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都扔掉。赶紧安排好位置把师父的法像摆好。

一、去北京证实法

正当我修炼很精進的时候,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并不允许老百姓炼。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我立即挺身而出去北京证实法,不料半路上被恶警抓回。当时在那种铺天盖地黑云压顶的形势下,在那邪恶势力红色恐怖的打压下,我违心的写下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尽管不是真心的,这也是不光彩的一页,什么时候回想起来就感到惭愧,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二零零零年六月份看到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后,学员们一批一批的去北京证法。去天安门广场贴标语散发真相资料,打横幅,轰轰烈烈的很是壮观。我羡慕也想去,可是胆子又小,怕心很重不敢去。到了旧历年底,俩位学员约我一同去北京,我同意了,便约定好了时间地点车辆。到了腊月二十九晚上我穿好棉大衣带上行李,大踏步的走出家门走向车站。到了约定的地点,不见车影也不见人影。同修由于家人的原因去不了,心想好了,回家过个安稳年吧。现在想来多么可笑:带着怕心,带执著圆满的心去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年底,这年我看到师父的经文《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又动心去北京,认为再不去北京将来会遗憾。这一次打算一人去,不约伴。这时我已经学法五年了,自觉得心性有了很大的提高,去掉了一些执著特别是怕心。

我原来胆子很小,怕心很重,恶党刚开始迫害大法时,我看见个白车头就害怕,看见警车警察更害怕,不敢走出来活动。后来经过学法,下决心去掉怕心。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我悟到我没有了怕心,师父就把怕的因素这种物质给我拿掉了。后来我就开始出来给同修们传递师父经文、讲法、传递真相资料。出去给世人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开始由三份五份,到十份八份,几十份,这样慢慢的胆子就大起来了。

到了二零零一年年底,我自觉得成熟了,心中底气十足了,我觉得是胸有成竹了。于是我就和老伴说:“我去沧州走姐妹家去。”这样我一个人穿戴好,带上该拿的东西,坐客车到了沧州,晚上坐上北去的火车去了北京。我坐车上一点怕心也没有,很轻松,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是去北京证实法的,是做一件非常伟大的事。第二天清晨到了北京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去了天安门广场。这天正好是元旦,很热闹,人很多。警车也很多,一辆挨一辆,警察也很多,一帮一帮的。可就是看不见大法弟子,看不见打横幅的。我心中感到孤独、心虚,有些消沉。可我马上镇定起来,提醒自己:这是干什么?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来证实法的,有师父在怕什么?我静下心来开始观看地形和思考行动路线,心中有了个小计划。于是我先走向中山公园。我去的早,公园游人很少。我顺着走向树林深处,里边有石桌、石凳。我把准备好的几幅大法真相标语贴在树上、电线杆上,马上走出树林。这时又有一群游客走進去。我走出中山公园向广场的西南角走去。那里有去西站的电车有游客,没有警车、警察。我选择了一片离电站比较近的人群把事先准备好的几十份真相资料撒向人群,转身跑向电车,刚上电车,电车就开动了。没来得及看人们拾资料的情景,到了西站坐上南下的火车顺利返回。

这一次去北京证实法虽然比前二次有了進步,但还是没有把心完全放在法上,深挖起来还是有点抱着完成任务的心理。师父讲过:“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二、我的变化带动老伴的变化

今天我还在继续证实着法,哪里也没去,就在家乡顺其自然的做。现在我明白了应该怎么做。

通过几年来的修炼,我明白应该按着师父所说的多学法、多学法、多学法,处处事事时时按着法的要求去做,时时刻刻铭记师父所说的遇到矛盾向内找,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就是很好的证实法。

年轻的时候,我和丈夫两地生活,他在外地工作,我在家乡教书工作很忙,双方老人轮替着给我忙家务、看孩子,我什么都不管,连洗衣服都不管,只管给孩子吃奶。同事们都说我命好,都羡慕我,我自己也觉得很好很知足。可是没想到半辈子没干家务活,到双方老人都老了,不能干了,我也退了休,轮到自己干了,可就犯难了。家里忙的一团糟,老伴也退了休,天天在一起,孩子们也都另有住处,因此老伴天天挑毛病,天天和我吵嘴、打架。天天除了挑簸箕斜就是挑笤帚歪,使我觉得心里很苦,认为自己命不好,找了个脾气不好的男人。当然我也不让他,天天和他针锋相对的干,谁也不怕谁,谁也不让谁,家庭成了两个人的战争场地。后来修炼了,师父说过遇到矛盾向内找。于是我想我是应该忙好家务。经过一番努力,家务活忙好了,每天忙好一日三餐后,把屋子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干干净净。从此老伴高兴了,也就不和我打仗了。

可是还是有时候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嘴,我很委屈,觉得他得寸進尺,所以有时控制不住时也是火冒三丈。可是心想:不对呀,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转法轮》)。老伴还从没动过手打过我,只是爱批评人,爱挑剔,我没有向内找,被人一批评就来火。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是自己不对呀,得向内找,得忍。这样我慢慢的做到了忍。

我下决心向内找、下决心改变自己的家庭环境。这样从二零零二年到现在已经五年了。这五年的修炼过程中也是非常艰难困苦的,我离家出走过,我对着师父的像哭过。现在想来当时没有向内找,是委屈的忍,没做到坦然的忍。后来通过学法慢慢修正自己,通过集体学法,同修们切磋,通过看《明慧周刊》上同修们的心得体会,我慢慢的不知不觉的很多时候能做到了坦然的忍了。

老伴看到了我的变化,他喜在心里。看到我炼好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又能忙好家务,心性提高了,事事能够忍让。他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对于我炼功,他由反对到支持到最后走入修炼。首先说明一点,他开始并不反对这个功。后来恶党一迫害,他就出于怕心,怕我被抓,所以对我炼功干扰很大。现在好了,在家里我可以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学法、炼功、发正念。我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散真相资料他也不反对了,也很支持。给几个小组送讲法经验经文、真相资料等做证实大法工作他也很支持。有时我们共同学法、炼功,出去参加法会,看到师父讲法录像等。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看到了大法的威力是无边的。常人有句话说“山好搬,性难改”,可是在大法的威力面前,这句话就反过来了。

最近一些日子我做梦或者打坐时,出现一盆水满满的,有时还溢出来。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继续提高心性、换大的容量。我就又静下心找一找自己存在哪些执著、哪些不足。经过一番向内找,我发现自己还有许多常人心和执著,例如:虚荣心、自尊心、怕心。怕心很多,怕这怕那,怕别人不高兴等。我还有惰性等等,有很多常人心和执著,有待我再刻苦的修炼修掉。

我写的很啰嗦,层次也很低,悟性也不高,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