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信师信法就没有做不好的事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看了三百零六期明慧周刊湖北同修写的《修出对师父的正信 堂堂正正证实大法》的文章后。我感到写的太好了,说出了我心里要说的话,因为我小学都没毕业,在写文章方面提笔忘字、白字、错字很多,所以思想方面有障碍怕写文章,看完同修的文章后,感到在写文章这方面我还是有怕心、对师对法还是不相信。我想;为了去掉这个怕心我要试试,看我能不能写出文章来,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把大法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写出来,通过写这篇文章的本身也是在证实大法、修正自己。

一,关于辟谷问题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一九九八年四月三十日,我忽然全身痛的象肉和骨头撕开一样,眼睛也睁不开、坐都坐不住,但我坚信这是在消业,叫丈夫把录音机打开放师父讲法,女儿有时间就给我读《转法轮》,到炼功时间就叫丈夫和女儿把我架到炼功场。奇迹是一到炼功场就好了,回家又不行了。

到五月三日早上三点多钟起来炼静功,不觉的就双盘上了。一盘就是四十分钟、炼完静功后,什么“病状”都没了。因三天了还没吃东西也不饿,我想《转法轮》中讲“他这一法门里边有辟谷,可能会出现这个现象”。就认为不吃就不吃吧,这是净化身体。可是师父下面还讲“但是它不能够普及,都往往带着徒弟密修、单修的。”因学法不深,片面的去理解师父讲的法,还觉的挺好,就“挺好”这一念,一个星期都不能吃东西连喝口水就得吐。

后来觉的不太对劲,我就跪到师父法像前合十,对师父说“师父您也看到我这一星期没吃没喝了,可我还要上班,再说我们这一法门也不辟谷呀,为什么不能吃呀?现在想起来挺可笑,还问师父为什么。这时我就看到在我心口也就是胃口,有一根黑线的东西,慢慢的向下走走到肚脐时不见了,一下饿的我前心贴着后心腿都软了,我满脸泪水赶快给师父磕头说;师父叫我吃饭了,师父叫我吃饭了。

二,整体抵制邪恶

二零零一年四月,在被非法劳教时,有一天恶警把我们二十二名大法弟子忽然集中到会议室,当时不知道叫干什么?我们思想都没准备。后来才知道是看录像,但大家同时发出一念,不能叫它诽谤大法,叫它放不出来。就这一念发出恶警怎么也放不出来,又去拿了一台录像机还放不出来,它们说奇怪刚才还好着怎么现在就不行了,快一个小时了还不行,只好叫我们都回去了。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为什么,高兴的不得了。

过了几天,恶警叫我们到别的大队去看录像,我们就互相说和上次一样,叫它放不出来,可是它放出来了,放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好多同修开始头痛、恶心、难受、有的还吐出来了,这时我们就乱开了,没看完恶警就叫我们回去了。回去后大家都说怎么这次不管用呢?当时也不知道向内找,也不知道是我们的人心促成。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欢喜心、显示心,所以叫邪恶钻了空子。

三,只有一念,突破技术难关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被解教回家了。当时的资料点大部份给破坏了,看不到师父的经文,周围的同修不是经济条件不好、就是家庭环境不行。我就对师父说;“我想买电脑和打印机做资料,求师父帮助”。当时根本没想太多,就想看师父新经文。奇迹就出现了。从没动过鼠标,到现在还不认识拼音,只能用手写板写字的我。几年来在师父的安排下,在同修和家人的帮助下,突破了大陆的封锁网,在明慧网下载经文和各种真相资料,还学会了编排小册子,修改图形和图片的处理、编排所有的图片如护身符等,制作B5《九评》和四合一小《九评》,打印和切割装订,护身符的塑封,光盘的刻录,图片的艺术字,文本的格式等我全都学会了。周围的同修需要什么我很快就能给解决。

我丈夫至今还未修炼,但十几年来他一直是我的好助手,到处去讲真相证实大法,有的时候我还不如他。就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二年邪恶最猖狂的时候,他都没有害怕过,面对一二十个恶警他都敢讲真相证实大法,他一直为大法做事帮助大法弟子。所有的同修到我家,都说是到了自己家了。我想师父就在我家里。所以同修才有这种感觉和我今天超常的成绩。

今天用了一天的时间就突破了怕写文章的心,我现在才感到写文章并不难,难的是人心的怕和放不下人的惰性,真的是只要真正的信师信法就没有做不好的事情,此时说不出的幸福。谢谢湖北的同修对我的帮助。

如有不符合法的和不足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