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三岁,从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我小学才念了三年半书,正赶上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基本都没有怎么念书,所以我不敢写,又不会写。《明慧周刊》里边有很多大法弟子写的心得体会,有不少也是没有太多的文化的同修写的,我看了深受感动,今天终于拿起笔来写下了这篇文章,把我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一同分享。

在看守所周围贴真相资料

我没有学法之前有很重的风湿病、腿肿疼、头疼、小腹每天都是冰冷的,每天做饭时都顺便烤小腹,常年吃药,每年都得花五、六百元钱,自己心里也觉得很苦,经常哭。后来我知道法轮功后就想上炼功点去看看,那时候,孩子的爸爸还没有去世,我就和他商量,后来他也同意了,还非常支持我,两个姑娘也都支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我开始走出去证实大法,那时候我从农村搬到城镇已经八年多了,就在看守所的墙外住,那时候监狱里经常关着大法弟子,我们周围住的很多都是公安人员,监狱周围墙上都安着灯,岗楼上武警两小时一换岗。

二零零零年冬天的时候,我一个人出去发真相资料,一般出去时,一出门我就把鞋脱下来用手拿着,穿着单袜子,一半都是晚上十一、二点左右踩着小武警换岗的脚步出去的。

记得是二零零一年秋天,我也是光脚出去的,左手拿着装真相资料的包,还拿着鞋,右手提了一个凳子,那时夜里一点多钟,出去后遇到一个大概六米高的电线杆,我一层一层上去了,刚贴完下来时一下子把凳子踩翻了,小武警听到声音把枪“咔嚓”一拉,我绕了一个大圈回来了,真险哪!

在看守所接待室贴大法真相

二零零二年秋天大法弟子一直是不断的去北京上访,那时候我的心里非常难受,就想了:是不是大法弟子都得去北京上访才算是走出去,否则还是没有走出去?于是我就想去看守所接待室去贴大法真相,但心里还有点害怕,心里左右摇摆拿不定注意,连做饭都没有心思。

大概深夜一点钟时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去了一个大市场,大市场里人山人海,人一个挤一个,我穿了一套深蓝色西服,从西头一直走到东头,一步一步的走出去了。市场里每个人都在那看着我,我面带微笑的走出去了,到了三点钟,我听到有人在拍大门……。

这时我忽然醒了,我悟到这是点化我走出去,于是我穿上衣服,准备出去。那时还不到四点我就等着,到了五点,我就装出去倒灰,出去两趟没找到机会;第三次出去时差十分钟到七点,大姑娘还在炕上睡觉,我告诉她我去换些零钱,兜里就揣了二十元钱出去了。

那天正好是星期四,是看守所的接见日,接待室的正门对着的那户人家是一个公安人员的姐姐。当时他姐姐在院子里站着,脸朝西,道上还有一男一女也在那站着,南边有武警在那吃饭,旁边也是公安家,门还开着。在心里默念发正念口诀,接着就走到接待室门口在黑板上东边贴上一个大真相、西边贴了一个稍小一点的真相,贴完了我就往回走,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原来在院子站着的公安人员他姐姐也没有了,道上那一男一女也没有了,我走回来的时候一个人也没看见。真正让我体验到了正念的威力。

去农村发真相资料

有一次我和大姐同修去农村贴大法真相,那是二零零二年的冬天,我俩从晚上九点一直贴到凌晨三点,去贴的时候路过一位同修的亲叔家,听到外面有声音,以为是偷猪的,他们家人拿手电筒出来找我们,他家的草堆就堆在河沿上,上面是雪,下面是冰,我的鞋让同修大姐拿走了,也不知道在哪等我,我就穿着袜子坐在草堆跟前的冰雪上发正念,大概四、五分钟后,拿手电筒的人回家了,我这才起来走。

这时同修已经把鞋送来了,我又穿上了鞋,之后我一直走了很长时间,腿上也没有知觉,就感觉腿象两根棍子一样,等贴到第三个村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追我们,我们俩从地里一直跑到河边,然后就坐下来发正念。那个人找不到我们就回去了,我们后来到了我妈家,那时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等到五点,我们才回了家。

二零零五年“四•二五”的前两天,我又和同修大姐俩人一起上架电线的铁架子上挂横幅。我们发完九点的正念才出去的,挂的时候我发完正念往上爬,同修大姐同时在下边发正念;上到能有三米高时,我就觉得好象有吸铁石在一下一下的吸我的手,挂完条幅下来时,感觉身体晕晕的,同修大姐一直扶着我。回家后一点没事,过后才觉得后怕,原来铁架子上有电,要不是师父慈悲替弟子承受,真不知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去大市场发真相资料

二零零三年正月,我去一个大市场发真相资料,拿了不少的光盘、小册子、小工艺品,卖菜的人很多,我就一边拜年一边发光盘和小册子,很多人都在抢。

一位大叔走到我跟前问我还有没有光盘?我说:没有了,就剩下两三个小册子了,给你一个小册子吧;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能幸福平安。我还说:等下回有机会,我还来。

他站在我的跟前说:你看看我长这模样,下回来你能不能记住我?我说:能,下回我一定来送给你。

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走到我跟前还是跟我要光盘,我说:没有了,给你一个小册子吧,她接了。我发完资料往回走,走到市场门口我回头一看市场的人都在那看小册子,雪白一片,当时我的心情非常激动,回想起我一排排发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好象坐在飞机上往下发传单似的。

正月十五那天我又去了,也是拿了光盘、小册子,另外还拿了几个小工艺品。去到的时候人特别的多,我就边发边给他们拜年,结果没发完叫一个恶人把我的包抢去了,包里还剩下五、六个小册子,后面有一位妇女告诉我:你赶紧走吧,他们想打110。我赶紧走了。我悟到也许是因为自己起了欢喜心,念不纯才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得益于大法 同修帮我度难关

我没学法头几天到医院去拿了两副汤药还没吃,同修大姐跟我说了,学法轮功的人只是学了都受益无穷,后来我就走進了大法学习班,学了三天我的风湿病就好了,到了一个星期,身上的病全好了,后来我把药都扔了。我炼了三天,就看到大书上那个法轮,每天学法快快乐乐就是有很多很多的生字不认识,有时候两个字和一个字都分不出来,我就每天学法都弄个小本拿着,不会的字我就问,往小本上记。我现在读《转法轮》,不但没有生字,有时还能背几页。

有一次在家炼静功的时候,有那么三、四分钟突然觉得脑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我一下子害怕的心再就没有了。

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前后,孩子她爸爸出车祸过世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很多同修不断的来看我,告诉我:你要挺住。我听了同修的劝说,我真的挺过来了。

自从修炼大法以来,我每时每刻都要严格要求自己,时刻检查自己,用法来衡量,坚定信师、信法。我们要共同精進,按照师父教给我们的“真善忍”去做。

希望所有的同修都能够走出来,救度更多的众生;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把“真善忍”牢牢记在心里,紧跟师父走好、走正回家的路,决不能停步。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