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点滴中感受师父的慈悲救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十日】当我拿起笔写一写自己的修炼体会时,发现修炼过程中的许多看似平常的事,都包含着师尊的苦心安排与慈悲救度。

我在一九九九年初得法。刚炼功几天,一位老年同修就带我到书店把师父在国内外所有的讲法共有十几本全部请回了家。在通读师父的所有讲法时,我以前对人生的思索,生命的意义和许许多多在课本里、书籍中都找不到的未解之迷,都一一的得到了解答。那时的感觉就是自己太幸运了,从此人生有了目标,生活变的充实了。

后来,发生了邪恶的镇压,失去了宽松的修炼环境,在心性方面的干扰与考验就是不断的方方面面的。由于后期学法跟不上,在修炼这条路上走的是跌跌撞撞的。幸亏师尊的慈悲与呵护,才使已经迷了路的我能从新走回来,直到今天。

下面是我二零零四年下半年至二零零五年修炼过程中的一些经历和回忆。

二零零四年下半年的一天,一位同事把我给她看的真相册子上交给主管。老板把我的介绍人找去说,给我几天时间考虑,如果配合他们还可以继续留下来上班。几天后,我找到了老板跟他讲真相,当时没讲通。老板肯定了我的工作表现,也表示非常信任我,但不敢留炼法轮功的人,他不敢得罪共产(邪)党。我辞了职。

当时我并不懂得向内深找自己,只觉得自己是在救人,更没有意识到自身修炼存在的漏洞。工作丢了之后,家里的压力就大了,家人冷言冷语的,自然就刺激到了这颗心,真的不好受。

一天晚上我在学《转法轮》第四讲,当时是掉着眼泪看完“得与失”“业力的转化”“提高心性”这几节的。因为师父的法都讲到我心里去了,一下子就解决了我在那一段时间所面对的矛盾与魔难。我又知道今后的路怎么走了。经过一个星期之后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我竟然得到了一份我满意的工作。这让我体会到了柳暗花明的感觉,更亲身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家人对此感到不可思议,尽管她们嘴上不说,心里还是高兴的。

拘留所中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中国新年前夕,邪恶之徒又要开始新一轮的迫害,那阵子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可惜我没有真正悟到。又有同修来提醒我,我也没认真对待。最后那两个跟踪我的人让我当面撞见,弄得那两个恶警不好意思的躲开了。当时我却没有悟到要加强正念清除自身的空间场,只想着等过完元宵节放假就可以有时间学法了。但实际发生的事情,令我三件事哪一样都没做好。

在元宵节的前一天晚上恶警非法抄了我的家,又到我上班的地方把我绑架了,并说他们在监视我的过程中发现我房间的灯总是亮到下半夜,怀疑是我在印资料。听起来挺滑稽,这也成为绑架的一个理由。我告诉他们这一切行为都是违法的,我不会配合你们的任何非法要求。那几个恶警是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

被关押在拘留所里的那段时间,我认识了一位姓许四十多岁的阿姨,这是一个命运坎坷的女人。当她明白了大法真相后说:幸亏遇上你这个大法弟子否则出去后我就要自尽真是没脸见人。我告诉她:我师父在《转法轮》里谈到了杀生的问题。这件事情太严重了,你千万放弃这个想法,因为自杀也是杀生。

所以,我首先教会她师父写的《志坚》那首诗,她当时说:写的真好,就象在说我一样。之后她背会了好几首《洪吟》里边的诗,每天除了睡着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默背那几首诗,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真的很虔诚。

在得知我将送非法劳教的前几天,她对我说:你要走了,这件事我得告诉你。自从听你说了大法的事,我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心脏病再没发作,而且抽了十五年的烟一天要两包,现在彻底戒了。那几个吸毒的坐在我旁边抽烟,每次我闻到那个味道都想吐。还有我脸上长年长着一点点的小红痘总是很痒,一抓长的更多,用药也只能暂时抑制一下,好不了。你瞧,现在全好了,我脸多光滑。你们大法真的神奇,我回去后也要炼。

珍贵的短暂相聚

在我第二天就要送走的那天晚上,仓门突然打开了,被强行推進来一个人。原来是我认识的一位老年同修,她刚从家里被绑架到这,因为只有一个女仓,所以恶警只好让我俩同仓。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交流机会,在里面呆了那么久,外面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正因为这一次交流对我在后来的劳教岁月中能够坚定正念不被迷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位同修告诉我发正念要加铲除共产邪灵和共产党在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大家都要声明“三退”,我告诉她自己许多法理都记不住了怎么办,她说你就反复的背你记住的那些。于是我们就一起发正念,背法,在当时那种环境下真的觉的很珍贵很难得。我们抓紧着分分秒秒,尽管两个管仓的不高兴,其他人觉的既新鲜又奇怪,你们怎么这么认真,而明白真相的人直冲我们微笑。同修转过脸对那两个管仓的说:我们背大法对你们和这个环境都会有好处的。第二天,当地“六一零”与国保成员把我非法劳教,同修被非法送進洗脑班。

小华的变化

在劳教期间,同班有一个人小华(化名)算是老乡吧,因为属同一个地区的。小华二十七、八岁,因吸毒打针把自身的手脉脚脉打坏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非常缓慢。连拿线穿针都颤颤巍巍穿不过,穿珠子打结都没力气,简直废人一个。所以每月单工都罚分,分数累积到一定程度就加期,像她这种情况只能是无限延期。所以,她整天以泪洗脸,但是我听别人说,因为我到那个班之后没见她哭过。小华脾气不好跟班上的人关系处的也紧张。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经常把《转法轮》里我能记住的法理告诉她。也讲因果报应,小华向我承认,她十几岁就和黑社会的老大在一起,确实没做过好事。我说:你以前做了那么多坏事,现在遇到的磨难,痛苦正好是还债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的太重,一切都会过去,你一定会出去的,放心好了。而且经历这段痛苦你以后都不敢做坏事了,所以这是一件好事。她表示再也不敢干坏事了。我又说:我师父教导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所以你不要和班上的人发生矛盾,同时也给她讲了《转法轮》里“失与得”的法理。我说我知道在利益和矛盾面前真的是很难做到的。我师父讲法时曾送给我们两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看着这件事难忍你说一定能忍,看着这件事难行你说一定能行,你真能做到一定会柳暗花明,我今天也把我师父说的话送给你,你一定记住对你会有帮助的。

她认真的听了,并时时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而且在实际生活中真的能把利益让给别人。我心里暗暗佩服她,更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在劳教所里人与人之间利益最看重,为一点小事就可以大打出手。而我只是把师尊的一点法理告诉她,竟使她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小华的脾气也变好了,时常面带微笑。那些“赌博类”的人都对我说:自从你来后,小华变了个人。我知道大法的美好在小华身上得到了体现。虽然,小华没有修炼,但是她有一颗向善的心。在她生病的时候,师尊替她消去了很多业力(她出去后的生活也很美好)。

班里的人都知道这和大法有关,在私下议论着,班上有人已在默念“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因此受到班长的恐吓不许和我走的太近否则加期,同时也受到了大队长的暗示。小华并不怕。

勇敢的阿莲

夹控我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叫阿莲,四十多岁人。她和我说:班上的人私下议论,你和小曾(因宣传基督教被劳教二年)都信神佛,可是你们的表现太不一样。小曾拼命打单工,为了材料和人争争斗斗,只想多得点奖分早些出去,回去后还要继续宣传她的基督教,可是面对干警时却说放弃了。而你们法轮功不但不要奖分还不怕罚分,就是不配合干警的要求。还敢对她们说你们就是要炼功,真不明白你们,你们多拿奖分回去炼不行吗?

我告诉阿莲:我们这么做不是针对干警,其实她们也很辛苦,工作时间长还要值夜班。我们就是针对那些压制我们的所规队纪,我们修“真善忍”并不违法,根本就不应该到这里来,我们就是要抗议对我们的非法劳教,但是这是和平的抗议。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人更不能为了眼前的一点利益在强权暴力面前说假话。这么多年了,我的那些同修就是这么做的,许多人被打死了,更多人受到了酷刑折磨,更多更多的人被劳教判刑……阿莲说:跟你在一起知道很多事,回去后我要把这些告诉邻居。我告诉她,她这样做是在做好事。

在一起的日子,阿莲背会了几首《洪吟》的诗,调走时,她不愿离开,伤心的哭了。阿莲是唯一一个当着大队长的面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好。

师尊点化

在被隔离强制学习期间,我只有靠着头脑中还能记住的法,一遍遍的默背。因为不是专管大队所以不需要看揭批材料,只看专门歌功邪党的教育片或电视连续剧与一些所谓的爱国影片和一些指定的书籍。看完后要求写作业,奖惩分和学习态度,作业成绩挂钩。如果再不行就关禁闭。刚被要求写作业的前一天晚上,我在梦中见到自己孩童时经常去玩耍的那条河。河水不再清澈而是水流湍急见不到底的洪水,我要走过去又担心。最终挽起裤腿走过去,走到中间的时候,我才发现水只漫到我的大腿,水也不急我很容易就走了过去。和刚才看到的情景不一样。

醒来后,我想这应该是师父在点化我,此时面对的一切是假相,我会走过去的。在写所谓的作业的时候,真的是有怕心的。我不可能按她们的要求去写,可是我写了真话,她们要如何处置,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在想面对酷刑我是否承受得了,然后我又想,师父已经点化我,我还怕什么,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做好现在的,而且只有利用这个机会那些干警才能明白真相。所以,看碟或书的时候,我从不认真看,因为那些结局早就一目了然,我只需要利用里面的某句话或某个片断,反过来讲真相就可以了。

然后,我每次写作业之前,都请师父帮助我,给我智慧,让我知道怎么样才能写好这些真相。实在写不出时,就静下心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边走边默背法,这样就能理出思路来。作业交上去,几个队长,中队长都抱着好奇心看完后再交给大队长。一次大队长对我说:你的字写的不怎么样,文化程度也不高,但是你的写作水平挺高的。我说:哪有水平,顶多一半,另一半来源于大法。这个水平是大法给予的。她又说:这几天我要去开会,你就安心在这住吧(她原打算申请调我去专管队,意思是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大法破迷

这期间专管大队的一个警察,来找我谈话。她恶意攻击明慧网,说了许多令人容易邪悟的话,我根本就不听她那一套。由于在外面时消息就比较闭塞,国外同修证实大法的事知之甚少,国内同修的情况也是不清楚,对于上网的事也是一窍不通。那么她攻击明慧网时,有些问题我得思考后回答她。她走时说还要找我谈。

她走后,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又默默背《洪吟二》。我记得早几年,师父说过,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我想:明慧网不可能有假。正好背到《法网》:“明慧救度有缘者 新生可去脑中恶 人民刀笔鬼生愁 法轮大法是正见”。

我心里一亮,师父再次肯定了明慧网,能看到明慧网的世人就能被救度。她既然能看到明慧网还要去造谣,我跟她还有什么可谈的,更不用想她说的那些。奇怪的是,她再没找我谈话。只是悄悄找夹控了解我的情况。

这个大队除我之外,还有六个同修,我所在的一分队有四人,二分队有三人。从第一个同修被隔离后,二分队有两个同修就先后开始不配合恶警的所规队纪。一个夹控告诉我,队长交代了,千万不能让她们有见面的机会,法轮功的人厉害着哪,一举手投足,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互相明白对方的意思。她接着说:你们法轮功真团结,虽然见不到面,做事情却是一样的。我当时笑了,告诉她:我们是同一个师父,修的是同一部大法,当然是一样的。

在大家的配合下,通过写作业,一次次的谈话,大队长知道了许多事。不再要求看那些歌功邪党的东西,也不必写作业了。她有时会象朋友,但是邪灵的毒素在她身上时有反映。特别是开会,学习回来一谈话,邪党那套东西又装在她头脑中了。《九评》所说“党性”与人性的双重性格,在她身上得到了体现。

后来,被隔离的其中一个同修在元旦前期满解教。我们三人则在中国新年后调往专管队。

在这个过程中,我能感受到师尊的慈悲呵护。特别是在我人心重感到无助困难的时候,师尊总会让有缘人来到我身边,既帮助我又让她们得救。大法弟子的威德是师尊给予的。在这些看似平凡的一件件小事中,我感到了大法的威力,更相信师父的话,也更坚定我修炼的信心,为我后来在洗脑班坚定正念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明不足 更努力

我发现在整个过程中暴露出自己许多不足,和各种执著心。如:怕心,欢喜心,急躁心,不慈悲心,争斗心,依赖心,求安逸心等等,而且这些心直至今日还时有表现。

师父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警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