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四日】尊敬的师尊好,同修好!

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是光明而坦荡的,在这十几年的回归路上走过了腥风血雨的时光,其中有许许多多的体悟和感慨,我写出的只是沧海一粟。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尽我对师尊救度之恩的感激,只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来回报我们伟大的师尊!

一、有缘得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的。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是夏季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在一颗生长茂盛的大树干上挂着一幅刺绣着法轮图形的锦旗,旗下有一群人在炼功。那祥和的音乐伴着优美的动作顿时吸引了我,尤其那法轮图更让我觉的玄奥。我不由自主的溶入了那群人的行列,从此我走上了一条随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回归路。

刚去的第二天我就有幸请到一本《转法轮》。其实那书是他们提前定好了的,发书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多出一本。辅导员风趣的说;“是给你留的。”回到家里,我就开始拜读,谁知这一看就放不下了,这真的是一本好书、无价之宝。

那时我家里供着所谓的“仙”。在我如饥似渴的看书时,那些低灵的东西纷纷出来干扰我,让我的头、太阳穴象裂开一样的疼,晚上看书用的日光灯,那电流声出奇的刺耳,象轰炸机似的。不管怎么样,我就是想看,就是放不下。

我终于用了一天一宿的时间一字不落的看完了一遍《转法轮》。从中我明白了许多道理,人生的真谛,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在人生苦海中苦苦挣扎的我,看到了希望、未来。我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在呐喊,这就是我要找的,我要得到的。

学法以前我和大多数人一样疾病缠身,腱鞘炎让我站不稳、坐不牢,其它疾病更是紧随相伴,在痛苦中挣扎着求生存。得法的第三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还清理了我家里的环境。师父给了我生存的希望,让我得以重生。

于是我把大法的美好、殊胜、神奇,以及无病一身轻的喜悦告诉我的亲戚、朋友、同事。让他们与我共同分享。我那时也正象师父说的;“因为学了功,总喜欢炼”(《转法轮》)。每天不间断的学法、炼功、修心性,还抄法,洪法。忙的不亦乐乎。

因为有了法,我的内心很充实。我丈夫看到我的变化,在九九年初他也走入了修炼的行列。

二、坚定信念 法是正的

正当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幸福的沉浸在师尊洪大慈悲的救度中,沐浴在佛光普照中。无形中一股邪风铺天盖地而来,师父受到诬陷,大法遭到迫害。一时间到处都是诽谤大法的声音。我不知所措,我的生命象断了根一样,整天魂不守舍、无着无落的。我内心信守着一念: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

我们真正做了什么,我们自己清清楚楚。我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我要走出去,找说理的地方去。于是我和同修相约一起去省城,去北京。当时由于学法不深,完全用人的理念去证实法,觉的放下了生死,刀架在脖子上也不畏惧。结果遭到了绑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被动的承受着旧势力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迫害还在升级,弥天大谎越来越烈。不能等,要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宇宙大法。于是我坦然的送走丈夫(去北京证实法)后,走出家门,大量的传播着真相,发传单、贴不干胶。我只有一个心愿:把环境正过来。我心系大法,一心扑在证实法上,不再担心我丈夫在北京如何。

后来他被绑架,非法判四年半重刑,被送往铁北监狱。后来我一边证实法,一边往返于监狱之间。在探视的时候,我想到的不是给他带多少好吃的,或存多少钱。而是在法上鼓励他。我知道他需要什么,是宇宙大法!因为我经历过,我被非法关押的时候,我最渴望的是看到大法书,修炼人是离不开法的,那是修炼人的精神食粮,生命的寄托。于是我都悄悄的带给他师父的经文,还用小的日记本,精心抄写了《转法轮》。先是一、二讲带了進去,第二次抄了三、四讲,也带進去了。虽然是手抄的,却给了同修们极大的鼓舞,他们之间互相传阅、转抄。

身处魔难中的同修,他们那颗坚定的心,更加坚定,一身正气,金刚不破。这小小的手抄本竟然还让一个刑事犯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得了法,而且表现很坚定,因修炼被关了小号。我丈夫写信说同修们夸我做的好,给他们雪中送炭,坚定了他们的信念。

一时间我的欢喜心起来了,我把余下的五、六、七、八、九讲,用了三个小本子抄完,一股脑的带了進去。结果被搜了出来,剥夺了我的探视权,还把我带到了狱审科,進行非法审问。我没有惧怕,心存善念,一直在正视着他们,和他们讲大法怎么美好,我们没有犯罪。

那科长屋里屋外的来回走,一时有些理屈词穷,不知说什么好。那个带我过来的管教趁科长不在屋的功夫,翻阅我抄的大法。我心里感到一丝的欣慰,想他生命中还有善的一面。最后那科长说;“我打个电话就把你抓起来,你这就够判的了(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现在不追究了,但是不许探视。”我没吱声,心中充满慈悲。这慈悲的、正的力量抑制了他恶的一面,使他没有再更多的造业。

三、执着心让我摔跟斗

时间在飞逝,正法在推進。这时的我由于外边的忙碌,家里的琐事,及精神的压力,我对正法结束产生了一种期盼。这种期盼形成了一种执着心,我没有及时的去除它,而由它发展下去,越来越顽固,在修炼的路上我开始懈怠,讲真相由主动变为被动。

从春到夏,从秋到东,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一切都是依旧,忙忙碌碌的人们也是依旧。我开始淡漠这一切,觉的法正人间无期。我的意志在消沉,回归的脚步在逐渐的放慢,由快步到慢步,由大步变成小步,最后蹒跚不前。我不再给我丈夫传送经文,也少了在法上鼓励的话语。在家里更是寻求所谓的精神安慰,过起了常人生活,一时间忘了自己是个炼功人。我的一只脚已经踏空了。

我这样不争气,师父没有放弃我,借同修的嘴开导我,帮助我,我却难以入耳。有一小弟子三番五次的来我家,劝说我:“回到大法中来,跟上正法進程。”我都听不進去,还找借口搪塞。

后来他严肃起来,站在法的基点上,指出我的执着心、我的人心、和我存在的不足,话语很严厉,但都说到了我的要害。我一下愣住了,马上明白了,师父在用重锤敲我这不争气的弟子。“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洪吟二》〈梅〉)这是多么洪大的慈悲。我对着师父的法像,忏悔着:师父啊,我错了,我差点走上了绝路,您的救度之恩我永生难忘。

四、回归正途 修正自己 做好三件事

回想那一年来我都干了些什么,我惭愧、懊悔,更无地自容。它象一根根无形的钢针深深的刺着我的心灵,每想起它我都很痛,那是一种剜心透骨的伤痛。我不能再消沉了,不能辜负师父的期望。我从新站了起来,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去的一切损失。走过这段可耻的弯路之后,我不再执着时间了,在修炼的路上用心的做好今天,奔向明天。过去的阴影不让它在我的空间中存留。

我开始认真学法,把所有的经文,包括一九九九年之前的,逐字、逐句的看了两遍。书中的法理一个一个的接连不断的展现在我的面前,我感觉我从新回到正法中来不是在走、在跑,而是超越时空的在飞,是师父超越时空的在推我。

我首先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点一滴、一举一动,把它贯穿在我的日常生活中。亲戚、朋友、邻里之间,一声问候,一个微笑,我都注重自己内心是否带着慈悲,语气中是否带着善意。我觉的这是修炼人应有的境界、状态。在今天重现实的世人眼里,我们大法弟子的言行就代表着大法的形像,我们做的好,世人会觉的我们可亲、可信,那么对他们讲真相也就没有障碍,也就愿意接受。对恶党的造假宣传,会去揣摩、分辨,不屑一顾。因为我们的作为就是现实的例子,实实在在的就在他们身边发生着。如果我们平时都做不好,就会形成反差,会把世人推向另一边。

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我和她并不熟,她每次见了我都说我好,还和别人说:“她真好。”我知道她不是说我人好,而是说大法好,我们是法的粒子,当我们每个细胞都溶于法中的时候,我们的言行、状态都渗透着法的庄严、神圣,呈现着法的辉煌。

我和同修甲互相配合,每天都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履行着我们的历史使命。并且还恢复了我们的学法小组,大家互相交流、互相促進,共同提高。和同修交流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同修们点点滴滴的正念正行,有许多我都没有做到,常常自责自己修的如此差劲。大家同是大法弟子,同修一部法,在做“三件事”中会不约而同的溶合在一起。

有一次,我们在某处讲真相,那里有许多退休的老人在乘凉。我们先是讲,讲的差不多了,我就从兜里拿出小册子发。有一卖雪糕的(她没说她是同修,可她有一种超越于常人的那种境界)一直在默默的配合我们。我们讲的时候,她在边上时不时的插上几句,补充几句。看我们发小册子她争着要,本来有些人不敢接受,在她的带动下,都不约而同的伸手来要。那同修不露声色的配合我们讲真相,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很令我感动,整体的力量能形成一个正的场,它超越于一切。

一次讲真相,有一同修在那卖小商品(同她讲真相才知道她是同修),我们在她的摊位前停下来,和来来往往的行人讲着真相。又遇一年岁大的同修,她说她从来都没讲过,看到我们在讲她也加入進来,此刻我们四个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世人走了一拨又来一拨,我们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公开的讲着真相。整体的力量显示出它的神奇。邪恶在疯狂的间隔我们,就是怕这整体的力量,师尊告诫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所以我们同修之间要配合好,互相宽容、体谅,要做到是很容易的,只要不是为私,处处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就能做到宽容。

在道德水准低下的今天,不知有多少生命需要救度,师父传与我们宇宙大法,给予我们充份的神通。我们不能辜负众生所望,更要做好三件事,不管走到哪里,真相就讲到哪里,让世人明白法轮大法好。世人在迫切的等待着。有一个老太太坐在路边,地上摆了几颗蔫了的小葱。我们路过她身边,她轻轻的说:“你买吧。”我微微一笑就走过去了。无意中我再回头看的时候,我怔住了,她正向这边依依不舍的望着,那目光里含着泪花带着希望,饱经风霜的脸上写着沧桑岁月的摧残,在期盼着,祈求着,希望我们去救她。于是我们返回去和她讲真相,告诉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忙不迭的道谢。这样的生命我们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不知遇到过多少了,那期盼的眼神让我感到有些酸楚。有的人看上去似乎在等着我们,我们讲完了他也起身走了,这是师父将有缘人推到了我们面前,让我们去救他。

有时候讲的顺的时候我还回顾一番,感慨一番,其实没什么可感慨的,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救人的是宇宙大法,是师父。所以我们讲真相的前提是学好法,学法是基础,法学的扎实,基础就牢固,谁也动摇不了,讲真相的时候就能够得心应手。

五、随师正法 救度众生 责任重大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家庭资料点在遍地开花,这对救度众生起到了非凡的作用,我们该走哪一步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都是正法的需要。

我们那儿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做真相资料的电脑、机器设备因此转到我手里。我想是正法把我推到这一步了,让我再上一层台阶。于是我就开始了学做资料。学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一个很好的修炼过程,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这其中出现过许多波折,反映出许多执着心来,每次被这些执着心困扰着走不出来的时候,都有师父指点迷津。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给我们安排的用来提高的每一关每一难都不会超越我们自身的极限,都能过的去的。

由于我对电脑一点也不懂,一时还联系不到懂技术的同修,着实的难了一阵子。在师父的加持下,竟然也能摸出点门道,机器也能哼出欢快的曲子来,我自己都觉的不可思议。后来联系到了懂技术的同修,他们给了我许多帮助和支持、信任和鼓励,在这里我由衷的表示感谢,感谢同修在修炼的路上帮助了我,拽我一把。当我看着第一次成功的亲手做出来的资料时,心里不免有些欢喜,还自我陶醉,觉的自己聪明过人,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能做什么呢?

因为有师父在,我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出现过许多奇迹。一次我在打印《明慧周刊》的时候,没粉了我把硒鼓拿出来灌粉,灌完后往回放,可怎么也放不進去,我往里一瞅,有个带动鼓芯转动的零件掉下来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我尝试着往上安,可怎么安也安不上,是根本不知道怎么安。我有点懵了,这怎么办呢?周刊还没打完呢,我心里一急,手里拿着那个部件,一边说:“师父啊,这怎么弄啊!”一边往上贴。只听得“啪嗒”一声,好了,一切正常了。

还有打印《九评》书皮,是四合一版的,同修给我一些裁好的A5加长的书皮纸。我电脑下载的版本是B5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需要重排,所以就直接用A5现成的书皮纸打印,结果打印出来的书皮和四合一版的《九评》书正好一般大。同修来后,我让他把书脊的字缩小点,这样更好看些。他一看这不是B5的吗?你怎么打的呀?我说我正常打的呀,怎么啦?他连说两声“厉害,厉害”。

象这样的奇迹还有很多,都是人所不能及的,是超常的。象我这样没经过学习、没经过训练,就能做出精美的资料来,怎么可能呢,这不都是师父在做吗?我们做的只是表面的形式而已。

我潜在的嫉妒心在做资料中也翻了出来。一个懂技术的同修教一新学做资料的同修,教的挺认真的,还看着她做,一直陪着直到她完全掌握了为止。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嫉妒心就起来了,觉的教我的时候都没上心,指点一下,告诉告诉就完事了,都没有看过我是怎么操作的,更别说是陪着了。

我心里有些不平,我向同修流露出这种心态,还掩盖说羡慕人家有同修陪着做。同修说:“你这更好,有师父亲自教你。”是啊,在我这出现这么多奇迹,有的东西,没看过,没学过,没用过,但是拿过来不假思索的就能够灵活运用。这不正是师父亲自教的吗?我不应该去嫉妒别人。师父让我们走出自己的路,我怎么能看别人如何呢?

当然也有不顺的时候,感到有些无助,心里也挺烦躁的,又不能找几个人来商量商量,实在没法子了,只有求师父。有同修说我有正念,知道求师父。都不知道师父为我操多少心呢,我感到愧疚。

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做资料,独来独往,独处一室。渐渐的我感到有些孤独,这孤独感让我的心有些忐忑不安。楼道里的脚步声、门窗的响动,都会让我的心为之一颤,学法、发正念也静不下来。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困扰着我,一时难以摆脱。

一次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资料点同修不孤独》让我很感动,想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心中有法,身边有师父,有整体,我怎么会孤独呢。这是旧势力的迫害,让我不能安下心来做证实法的事,我一定要清除它。那几天我不停的发正念解体这些不好的邪恶因素及清理空间场。清除了这种障碍之后,我什么都不想,心无杂念,内心一片宁静,抛块石头都不会起涟漪。专注的做眼前要做的事情,怎么用心的把它做好。在这种纯净的心态下,我做的资料很少有废纸,就连包装纸我都利用上,把它压平,做成精美的不干胶,也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

有一回,我从资料点出来,夜幕已徐徐降临,天空下起了小雪,我踏着雪,抬头望着天空,看那飞舞着不由自主飘飘落落的雪花,犹如纷纷坠落的生命。我感到一阵心酸,顿生慈悲,想到我们的历史使命,随师正法,救度众生,一种强烈的责任感油然而生,充满我整个空间场。我想此刻就是境界的升华吧,这种感觉在我心中回荡很久……

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