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圆容师尊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四日】

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能参加这神圣的法会我感到无比幸运!我是大陆女大法弟子,今年三十多岁,大学毕业。我从一九九三年就接触大法,一九九四年六月份有幸参加了师尊在济南举办的济南第二期面授班后才真正的开始走入大法修炼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以后,我几次去北京上访,一次被非法关押拘留所,二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邪恶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想把我非法劳教,在体检时,他们说我全身是病,就把我送回洗脑班想继续迫害。我不愿消极承受,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正念闯了出来;之后至今,我一直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回顾这八年多的证实法之路,我由被动的等师尊给我安排一切,到能主动的和同修切磋,交流怎么做好三件事;由刚开始的送资料,到后来的自己做资料;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慢慢的成熟了起来。

在这八年多的时间里,出现了许多很神奇的事,感到时时沐浴在师恩里。下面是一些自己的经历:

有一个乡需要换人接资料,同修只告诉了我她儿子的名字和她所在的村子,我骑着自行车一直到了她的家门口,一问正是她家。

有时去做证实法的事,去陌生的地方需要走很远,半夜十二点也能在最需要的时候出来两个老太太给你指路。

在同修家做完资料想走时,门口很多人,发正念:下雨,等到我们出来村子后就停,不要淋了资料。果如所愿,走出村子,雨立即停了,天空中出现美丽的月牙和无数的星星。我们修炼人都知道这都是师尊的慈悲呵护。

二零零二年初,由于当时的形势,各种因素的干扰,那时我们地区的资料都要到几百里地以外用自行车驮回来。其中一个同修已经六十多岁了,新经文一来,马上不分昼夜送到同修手中。这么远的路,对我这个从小上学,最远骑自行车超不过五十多里路的体质的人来说,真是个奇迹。

每次出门以前,我都要发正念,在路上先想自己是个神,在做宇宙中最神圣的事,请师尊加持。和自行车(从旧市场花了七十元人民币买来的)以及路上的风、路边的植物沟通,告诉它们也要参与帮助证实法才行。结果骑自行车象有人推一样,全身非常舒服,骑多远也不累。

有一次给农村同修送经文,回来时,在刚下过雨的路上,刚骑上自行车就摔下来了。扶起自行车一看原来这里是胶泥地,车子里边沾满了泥巴。我们找来了木棍把泥巴弄掉后,走了没几步又走不动了。正发愁之际,看到对面有一个人扛着自行车走过,并告诉我们只有这一个办法最好。从小我一背东西肩膀就胀,怎么办?有师在,有法在,没事!由于是在晚上,也看不清路上的沟,刚背上没多远,脚下一滑,连人带车摔倒在地上。心中想:今天是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天上人间共贺,这点苦算什么,没有比能及时让同修看到师尊的讲法让我感到更高兴的了。于是,背着自行车走,走了将近三个小时,终于到了柏油路上。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向前推進,资料点要遍地开花势在必行。由于我总认为电脑是外星人的科技在人间的体现,虽然自己是大学毕业,但对电脑也总是抱着消极态度。

我发正念请师尊安排我证实法的路后,就顺其自然。很快同修问我想学电脑吗?愿意让我做卡片。在教我的时候,还有一个同修甲也想学,我认为谁想学都是好事,可教技术的同修只教我。等我再见到甲时,我和甲友好的打招呼,她一扭脸不理我。我看到了同修被执着控制,我于心不忍,就发正念解体干扰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邪恶因素,解体干扰整体配合的邪恶因素。我从内心里尽量扩大自己慈悲的容量,尽量的对同修比以前更好;并且我也和其他同修切磋了这事,一块发正念。等到第五次再见到甲同修时,甲同修已经心里没有任何隔阂,对待我又和以前一样好了。

同修教我电脑技术时,告诉我必须用的要学会,其它的不必多学。这句话正符合我当时的想法。我认为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尤其要学好法。如果技术学习多了,就要耽误学法时间。可是我现在看来,当时对大法法理理解的有些偏激,因为现在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大家开始在各县建立资料点,在人间对表面技术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我做了一段时间卡片后,有的同修建议我自己直接上明慧网。由于我对电脑的抵触,所以对电脑知之甚少,对于上明慧心里没底,认为自己要协调很多事,不管怎样,只要不耽误同修的真相资料和每星期的周刊就行。当时一直在清除自己的怕心,很多同修也一直在鼓励我说:你是大学毕业,又会英文,你还是多学点技术吧,我们这里安装电脑技术需要你。

通过静心学法,向内找,我明确了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有一天忽然感到自己头上紧紧捆绑着的一层黑色的“怕”没有了,对上明慧网的恐惧瞬间消失。我也能很轻松而神圣的上明慧网了。我下载时把这一星期所有的每日文章、小册子、以及技术资料里的小册子全部下载下来。我把从网上看到的技术资料――同修用的最普遍的机器、怎么维修等打印下来,随着发资料渠道发下去;有时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例如:我打印下来明慧网上刚登出来的,怎么安装新唐人卫星天线的小册子,送给了一位爱好安装天线的同修。过了几天我一看该同修和其余几位同修按照小册子,经过一下午的调试,第二天成功安装好了天线,并且迅速把此技术推广到了周围几百里地;使能收看新唐人的用户越来越多。

还有一件事是由于安全问题,很多同修不用手机,不好联系。有一次我看到一篇文章,有个地方的同修用明慧网站内的信箱联系,我告诉了一位同修,几天后,他和同修申请了信箱,解决了协调人联系困难的问题。还有同修在网上提供的机器型号对给小资料点买机器提供了非常大的方便,节省了救度众生的钱。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法身的具体安排。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技术也逐渐提高,慢慢的也学会了安装电脑系统,维修一些简单的机器故障。我每次买机器时都对机器发正念,在心里对它说:如果是参与帮助证实法的就跟我回去。并从微观一直到表面对机器发正念,对其归正。在干活时想自己是个顶天独尊的神,在做宇宙中最神圣的事,请师尊加持。并且和周围的物品都沟通,希望它们都参与帮助证实法,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随着资料点的遍地开花和讲真相救度世人的需要,既要买耗材做资料,大量做《九评共产党》,又要教技术,其实也是一个严肃的心性提高的过程。面对的学技术的同修,有小学没毕业的,有七、八十岁的,教他们时,有的年轻同修有一定知识的一下午就学会了基本的上网、下载和打印。有的同修学的就慢点。而有的同修很多天连最基本的也学不会。我发现有的同修非常愿意学的,学的就快;而有的同修只是从法理上认识到应该做,尤其是没有文化的老年人,学起来就慢,这真能魔炼我的耐心。但是他们很多人的正念非常令人佩服,他们相信自己一定能学会。这也促使我必须负起这个责任来,无论怎么难,只要证实法需要,我都要教会他们。

一般情况下,我教时都给他们写好很详细的步骤,给他们演示几遍,然后让他们自己看着写好的练,如果觉的不清楚的地方,让他们用自己能看明白的方式再写好,然后等我走了以后接着练,我再来时,如果有不会的地方我再接着告诉他们。可是有的同修不愿意看写好的说明,有的同修写的说明都不知道放哪儿去了。

有一次我到了一位老年同修家里,教他最简单的输MP3,他又给忘了。我告诉他看看说明,他就是不看,我心里马上开始难受,觉的他一定按照自己的办法,也不怕耽误同修救度众生的时间。可是我转念一想:如果我带着气恨心、争斗心、怨心,更没有威力,我必须首先保持一颗慈悲的心才行。于是我也没说话,立即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背师尊的经文〈何为忍〉:“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着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终于我的心平静而祥和了,我又仔细的告诉了同修怎么操作。其实同修已经七十多岁,为了证实法,他付出了很多。他有他的思维方式,有他世界里需要证悟到的法理。

师尊说:“大家知道啊,大法弟子有许多事情要留给未来。不一定是留给人,也许在宇宙中,你们在证实法嘛,在某些方面看行不行,走出未来的路。虽然他表现在地上、在人这儿,可是如果放大了之后,在不同境界那就是另外的表现了。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得走出自己的路,修炼中的路大家互相都是不同的,就是说每个人修炼的路都不同。宇宙中各种各样不同层次的未来生命状态,可能在你们这都有一定的体现,就看你们在证实法中自己的路走的正不正、好不好、能不能行,还带有这样大的因素在里面。”(《法轮大法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我悟到,我必须能做到善意的理解、洪大的宽容才能让他学电脑学的更快,利用这个法器更好的走出自己的证实法之路。

本来有很多话想说,总感觉自己写出来的话无法表达自己对师尊的感恩之一、二,唯有今后更勇猛精進,继续平稳的做好应该做的三件事,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上面是我修炼的一些体会,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